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07 20:05:36  1819337
郑丁贤 ·大集会不是反ICERD而已
非常常识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星期六,会有50万人涌上吉隆坡街头吗?会发生骚乱吗?

或者,反ICERD大集会是雷声大雨点小,冷淡收场?

我的推测是,50万是一个心理战术,多过于是一个实际推算,目的是拉抬声势,制造群众效应。

在大马历史上,未曾出现任何集会超过10万人,即使在非常时期,包括烈火莫熄、净选盟等大集会,5万人就已经是峰顶了。

以目前趋势还称不上发高烧的政治温度,要催出50万人潮,那只是阿末扎希和哈迪阿旺的美梦。

然而,这并不表示可以掉以轻心。

第一、不能低估伊斯兰党的动员能力。伊党虽然不能在选票箱赢得多数,但是,它有庞大的群众基础,其中不乏死忠支持者。

只要伊党上层一声令下,组织机器一启动,就发挥了哈梅林吹笛手的魔力,会有人们一股脑儿的跟随。

这不仅是伊党的号召能力,更多的是宗教的力量。伊党掌握了宗教发言地位,很多人不会置疑动机和目的;宗教的特征就是服从,不是怀疑。

原本,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宗教没有直接关系,只有略提到“宗教平等”。哈迪阿旺捉住这点,声称签署ICERD是要破坏伊斯兰在大马的地位,还表示伊斯兰不可能和其它宗教平等。

一旦把ICERD上纲为反伊斯兰,牵动了穆斯林的情绪,就扩大了反ICERD的力量。

第二、巫统全力一击。沦为反对党的巫统,失去了既得利益,它放肆的炒作种族主义,而没有后顾之忧,ICERD课题成为它巩固右派和保守马来阶层的政治资本。

巫统号称有300万党员,有2千多个支部份布全国;反击当权的政府,是党内普遍共识。

第三、大集会不只是反ICERD,更不是为了庆祝反ICERD成功,更大的能量,是表达马来社会对当前政治环境下的不安全感,以及对希盟政府的反扑。

ICERD并没有威胁马来人的地位和权力,这一点,很多马来人都理解;但是,不满现状的马来群众,需要一个理由来宣泄他们对现况的不满。

这些不满包括经济低迷,油棕和橡胶价格下泻,失业问题加剧,生活成本高企,收入跟不上支出。这些不是新的问题,但是,希盟执政之后,并未如竞选宣言中乐观解决,反而更加严重。

参加大集会,不一定是为ICERD,而是对现实不满,对当权失望。

虽然大集会不会有50万人之众,然而,也不会是麻雀几只。

如果有数万人走上街头,就展示了一股震慑的力量,对巫统和伊党是注入新的活力,摆脱选后半年的颓势。

况且,集会固然宣称要和平进行,但是,几万人群众不容易控制,若是有别有动机的滋事分子,就可能难以收拾。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More than just anti-ICERD

作者 : yslee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非常常识‧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2.07 2018-12-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