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09 20:14:05  1820158
【物外游】光头佬‧毛边本的“毛”
文化空间



中学时代,坐在光头佬背后那个身高六呎五吋的“阿鸟”班长,偶而会“失惊冇神”的哼几句急智歌王张帝的“毛毛歌”,记得开头那两句是“每个人的身上啊统统都有毛,我来给你唱毛毛…………”,一听到这毛毛歌,入世未深的少年光头佬马上就吃吃笑个不停,因为在那个青葱的年代,毛毛歌应该已被归纳为儿童不宜的黄歌了吧,尽管其内容其实也不怎么样。

“阿鸟”班长是个才华洋溢、品学兼优的好同学。当年,腼腆而内向的少年光头佬因有幸与他常混在一块,哥儿般的分享学习,方才认真的学点生活品味甚么玩意的,不至于让贫乏苍白的年少生涯空白虚度。

是的,“阿鸟”同学无疑是个不能相忘的生平良友之一,可惜自中五毕业,鸟哥飞赴加拿大留学后,音讯杳然,32年来一直没有再聚首。

毛边本是啥玩意儿

突然会“无厘头”的想起这支挺搞笑的毛毛歌,是因为最近在脸书上贴出水哥在光头佬怂恿之下特别印制的限量珍藏版————毛边本后,引起数名朋友好奇的问说毛边本到底是“哈蜜碗糕”?

当然,此“毛”非彼“毛”,毛边本的“毛”,带有毛料(raw),即毛糙、不细致的意思;凡是印制、装订后,但是未经裁切去除边缘的书籍,即为毛边本,是故,过去也有人称之为“留边书”。

据闻,毛边本是“五四”新文学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版本称谓,就像“初版本”或“创刊号”一样,极之受到藏书家的垂青与重视。追根究底,原来是大先生————鲁迅先生,一直大力倡导毛边本,不但如此,他还自诩为“毛边党”,一时形为风尚,影响颇为深远。

实际上,“毛边本”与人们一般所见到的平装本,在书的内容上是没啥分别的,仅仅是在书的形式上或样貌上,免去最后把三面书边裁切整齐的一道工序,留给读书的人自行裁切处理。因此,有一些人嫌它“鬼咁”

麻烦,有一些人却乐在其中,认为一边翻阅读书,一边拿著拆信刀做著拆书的动作,煞是过瘾之极,因人而异也。

记得,光头佬第一部接触的毛边本,竟是上个世纪末出版发行的夏宇诗集《摩擦•无以名状》,当时初初邂逅毛边书,觉得这个古灵精怪的诗人真麻烦,害读者“得闲冇野做”,还要一边拆开书边以便读诗,大吐口水一轮后,发觉紧接著相隔两年出版的新诗集《Salsa》又系一本毛边本,真是晴天霹雳!

后来的后来,方知这个诗人可是一位极尽“书之装帧”之能事的高人,她所有的诗集设计、用纸、排版,皆“令舍唔同”,让人爱不释手,譬如号称世上第一本可以躺在浴缸里阅读的诗集————《粉红色噪音》,是以透明的塑料印制而成的一册诗集,据说这诗集的制作难度之艰,成书率极低,促成这册诗集成为夏宇铁粉梦寐以求的梦幻逸品之一。

不知不觉中,光头佬手上集藏的毛边本也渐渐有一定的数量矣。光头佬最近才觉察到原来董公的《故事》初版也是一本毛边本,真是后知后觉,有时也没有刻意去找,有缘遇上便入藏一两本玩玩,说真的,是一时贪图好玩罢了。

话说回头,尽管书籍之出版有许多不同的版本,诸如初版、再版、新版、多少刷、修订版、纪念版,有毛边,或贴有藏书票,或有特别编号,或是限量版,更甚的是作家签名钤印等等等,真是眼花缭乱,老实说,如果不是专门研究抑或特别讲究,管它甚么版本,都一样是册书,读书而已嘛,何必自找麻烦呢?

“读书才是王道”这句老话,才是铁一般的硬道理,切记切记。

杨泽亲笔签名《新诗十九首》毛边及平装本,各限量50册。
由北岛主编的3册《今天》,皆为限量藏书票签名本。
诗人方路3册新著有特制毛边珍藏版。

应凤凰《文学起步101》毛边限量题签本、《画说1950年代台湾文学》毛边限量书票题签本。
韦力《芷兰斋书跋初集》(签名/毛边本)

作者 : yflen2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光头佬.2018.12.03 2018-12-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