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13 18:28:44  1820860
郑丁贤·龟咯岛之争的背后
非常常识

关于龟咯岛,表面上是一个环境和生态问题(国家公园和红树林),实质上是一个政治问题(政府和柔王室的角力),未来可能是一个宪政问题(柔州宪法和主权争议)。

龟咯岛早在1997年就列为国家公园。这个小岛是世界第二大的红树林岛,在联合国湿地公约下,龟咯岛列入世界湿地遗产之一。

龟咯岛的珍贵,在于它没有受到人为破坏,是许多稀有鸟类的栖息地,也是湿地植物的摇篮;它也有阻止土壤侵蚀,防止洪水的重大功能。

然而,10月间,龟咯岛的国家公园地位被撤销。

原因莫名。

接着,柔州王宫发信给柔州土地和矿物局,指龟咯岛已经成为苏丹领地,同时继续保留成为国家公园。

王储宣称,作为苏丹领地之后,龟咯岛的国家公园地位更加能够获得保障。

信件由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在他的推特宣布,才引起广泛注意。

这个课题带进内阁讨论之后,部长希维尔表示,联邦政府决定龟咯岛必须维持国家公园地位,以保护它的自然生态。

王储回应希维尔:“外人不要干预柔州事务。”

然后,马哈迪出声,指联邦政府不是“外人”,政府的立场是龟咯岛不能进行发展,希望柔佛苏丹能够接受。

王储回应,没有人说要发展龟咯岛,苏丹的用意是保护龟咯岛的自然环境,避免它被开发。

柔佛王宫和政府来去几个回合的交手,双方都口口声声的要维护龟咯岛的国家公园地位,以及确保龟咯岛不被开发。

问题来了:

1.既然各方都要龟咯岛保留国家公园地位,为何州政府又撤销龟咯岛的国家公园地位?

2.撤销之后,何以成为苏丹领地?成为苏丹领地,更能够保护龟咯岛不被开发?

3.谁拥有龟咯岛的主权,是州政府还是苏丹?

内政部长,也是前柔州大臣慕尤丁作出了诠释。他认为,龟咯岛一旦成为苏丹领地,地位产生变化,它就不再是国家公园。

由此引伸──

4.如果在宪报上恢复龟咯岛的国家公园地位,是否意味龟咯岛不是苏丹所拥有?

从人民的观点,要长久保謢龟咯岛的自然环境和生态,是依靠法律的制约,还是依赖王室的承诺?

而龟咯岛的争议,也带出更大的疑问。柔佛州的私人土地以外,譬如国家公园和政府土地,是否可以依某方面的意志,而转换成为苏丹领地?

这些广袤的土地,谁是终极的拥有人?

王储发表的声明说:“这里是柔佛州,一个在马来西亚存在之前,就有着本身宪法,自己方式的州。”

言下之意,苏丹的权力凌驾其他。

柔州的王室地位,早在英国殖民地时代就独树一帜,在独立之后也有和其他州属不同之处。

苏丹的权力范围,恐怕宪法专家也难厘清;或许,这会成为宪政问题,也是政治的角力场。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Kukup

作者 : peini0719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非常常识·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2.12 2018-12-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