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18 11:14:35  1822483
2017全球人均净资产‧大马3.97万 排第35
财经



一个国家的总资产体现了国家是否富裕,而人均净资产可以体现出人民的生活质量,而你是否曾经数过自己的净资产有多少?

净资产,即是金融资产总额与债务之间的差额,所以除了管理资产和有效投资外,控制负债也是重要一环。

人均总资产增至7.5万

在安联集团早前公布的第九版《全球财富报告》中,2017年大马人净资产增长12%,是自2012年以来上升最高的一次,以人均8350欧元(约3万9687令吉)排名第35,按年增长10.6%,比去年上升一位,与波兰交换排位,而大马人均总资产也按年上扬7.1%,以1万5770欧元(约7万4978令吉)位居32。

家庭金融资产回升至8.6%

2017年大马家庭金融资产增长一改之前3年少于6%的低迷情况,回升至8.6%,主要由保险及养老金资产领涨10%,占整体的35.3%。

这也反映出大马人最看重的资产类别为职业养老金和保险,为未来进行规划。

去年大马家庭克制于借贷得到了明显回报,其负债增长速度减缓了,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也从2015年的89%降至84.4%,虽然仍超出亚洲(日本除外)的49.2%平均数。

资产与负债不平等

但基于大马资产与负债不平等分配下,如果遇到利息或失业率再次上升,处于收入最底端的10%大马家庭将直面财务困难的风险。

全球金融资产增7.7%

《全球财富报告》追踪全球53个国家在2017年的资产及家庭债务情况,其中全球金融资产净额成长上升至7.7%,全球资产总值增至168兆欧元(约798兆令吉)。

全球资产总值798兆

而亚洲方面,追踪10个国家资产总值增长9.7%至48.8兆欧元(约232兆令吉),仅低于北美的72.3兆欧元(约344兆令吉)。

该报告指出,尽管去年全球政治局势紧张日益加剧,但随着金融危机结束后,经济复苏下使全球经济同步回升,金融市场更是表现强劲,特别是全世界股市上涨20%。

金融危机后受到冷落的股票及投资基金,在去年大量资金流入其中,五分之一是新进资金。

中产阶级崛起 亚洲占62%

随着过去20年的快速全球化中,新的全球财富中产阶级崛起,亚洲人口所占比例持续增长,全球贫富逐渐取得平衡。

截至2017年杪中产阶级约11亿人口,其中有62%来自亚洲国家,而上流阶级也有42%是亚洲国家人口。

自2000年起,亚洲国家占全球中产阶级的比例剧增,尤其中国更是从少于30%增至超过50%,占约5亿人,现在甚至有超过1亿人已可考虑升至上流阶级。

相对的,西欧、北美或日本人民从2000年之前占据了中产阶级几乎一半的比例,至今仅剩四分之一。

全球化 贫富逐渐平衡

尽管全球化减少了全球贫富不平等,但却提高了国内贫富差异,尤其在工业化国家现象更加明显。

自千禧年后,许多国家的财富分配已逐渐改善,但也有部份国家在恶化,显示了国内贫富两个极端画面。

而情况恶化的国家大部份为工业化国家,从美国到一些面对欧元危机的国家及德国和日本。

所幸,工业化国家之一的大马并没有受到这些发展影响,财富分配仍保持不变。

然而,最新安联财富公平指标(AWEI)的调查数据却与之相反,结果显示由于大部份大马人口面对高债务水平,所以其财富分配也相对扭曲。

亚洲负债 远高于全球平均值

2017年全球家庭负债增长上升6%,比上年的5.5%略高,而亚洲国家里(除去日本),负债增长却从16.5%微降至15.8%,但由于新兴市场区域的信贷需求增高,所以亚洲整体负债增长仍远高于全球平均值。

尽管负债增长走强,但截至2017年杪全球金融净资产,即金融资产总额与债务之间的差额,达到128.5兆欧元(615兆令吉)的新纪录,比上年增长8.3%。

据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负债占全国生产总值百分比小幅度增长至64.3%,亚洲(除了日本)为49.2%。

在经济成长强劲下,许多国家的财富与债务状况都很好,但这些平均数据却也掩盖许多国家之间的巨大差异,事实上一些国家的债务水平和动态在过去几年已达到了危机数字。

该报告作者米歇拉指出,大马、泰国、韩国及中国的个人债务动态与金融危机前信贷过剩的情况相似,相关监管机构应该密切监督该国负债情况。

结语

有些大马人在收入可负担后就成为房奴、车奴或卡奴,却没意识到过高负债所带来财务危机。

作者 : yflen2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投资致富‧钱巢‧ 文:杨惠平 ‧ 2018.12.17 2018-12-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