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20 19:45:50  1823105
郑丁贤·努鲁,可以更勇敢一些
非常常识

努鲁辞掉公正党党职的消息,几个小时内传遍全城,大家也纷纷猜测她辞职的原因。

这些猜测包括:

1.她对希盟政府/政党的表现失望,特别是准备接纳巫统议员,或是准备和巫统一方合作,这将导致希盟的改革议程失去方向,甚至造成希盟的分裂。

(几天前,她大力反对接纳跳槽议员,认为这违背了人民的委托,让民主毫无意义可言。)

2.公正党的内斗并未结束,阿兹敏继续排挤拉菲兹派;作为拉菲兹的盟友,她辞党职以示抗议。

(宣布辞职后,她在推特回覆拉菲兹,称支持拉菲兹竞选署理主席是她的最佳选择。)

3.她对安华的一些做法无法苟同。安华过去通过妻子和女儿,对公正党强行贯彻自己的意志,一些做法努鲁并不同意,但又未能违抗,让她左右为难,惟有求去。

(马哈迪和安华的相位之争趋于白热化,互相拉拢巫统来壮大本身的力量。努鲁固然要安华上位,但她更希望是和平交棒,而不是恶斗交战。别忘了,大选前还是努鲁亲自到伦敦挽留马哈迪留在希盟,才促成政权轮替;这也让努鲁对马哈迪有另一番感情和感激。)

除了上述3个推测,有人猜测,安华已经回到政治主流,努鲁为了避免家族裙带风的指责,选择辞职以得到社会认同。

也有人认为,努鲁认为自己的政途发展有限,在安华出任首相之后,更加不可能父女一同入阁,于是选择淡出政治,回归家庭。

在这些推测之中,我不认为是任何一个单一的因素,而主要是1+2,也就是对政治现状的失望,加上公正党的内斗,让她意兴阑珊;当然,第3个因素也有可能,而且很重要,只不过,安华家庭的内情,无法得到证实。

在大马众多政治人物中,努鲁是一个让人可以看到原则,也看到未来的人物。

说得大胆一些,“烈火莫熄”的政改议程,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仕途工具,以及竞选时的廉价口号;只有少数人还有“烈火莫熄”的光环,而其中一人就是努鲁依莎。

这么多年来,努鲁没有变成滑溜溜的政客,还保留她的清新和纯真,获得朝野的认同,她的支持度也跨越种族和宗教,成为一种未来的指标。

或许就是这种坚持,让她对当前混浊的政局,无休无止的内耗,产生排斥,不愿泡在这个大染缸里。

在政治上,能够做出如此抽身的决定,需要有一定的勇气。努鲁做到了这一步。

不过,真正大无畏的勇气,不是选择抽身离去,而是坚持下去,不计成败的付出力量,改革到底。

选择退出,其实很简单;接受挑战,奋斗下去,才是困难,但也更可贵。

当然,如果这个大染缸已经污浊不堪,泡在里头只会污秽自己,那么,可以另辟蹊径,开创新的天空。

很多人等待努鲁,以及其他清新的有志之士,创立一个跨族群的新政党,有别于国阵和希盟的旧政治,实现一个新大马的想像。

开创新局,更是无比珍贵的勇气。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Nurul

作者 : peini0719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非常常识·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2.19 2018-12-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