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2-29 13:54:58  1825788
林瑞源.2019年,期望有好政治
风起波生

2018年5月9日,国阵政府垮台让民众充满激情及兴奋。现在激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迷茫,因为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2018年进入尾声,2019年即将到来,人们在兴奋的高峰滑下,新的一年还能寄望政治为国家带来正面的改变吗?

其实,只是人们把政治人物想像得太好,他们本质上并没有改变。敦马哈迪以前推崇国产车,现在也一样,以前不赞同地方选举,目前也是如此;伊斯兰党以前反对穆斯林庆祝圣诞节,现在也是一样。

他们继续操弄种族政治及恐惧伎俩,比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指出,若恢复地方选举,华裔将主导吉隆坡、怡保、槟城、芙蓉和新山的大城市,酒精和赌博就会合法化。

右翼分子也和前朝时期一样嚣张,例如大马马来人阵线(JMM)主席阿兹旺丁恫言将号召马来人攻击警局。有这样的政治和社会领袖,政治如何进步?

总结来说,509大选换了政府,只是启动了改革列车,但过后因为政治人物保守的观念、怯懦及太多顾忌,造成列车行驶缓慢,甚至是转变了方向或停顿。

选民支持希盟是希望建立一个平等、自由及民主的新马来西亚,但这样的梦想日益遥远,因为在碰触“新马来西亚理念”时,很多希盟领袖退缩了。

所以,给予保护及特权的经济政策保持不变,童婚及性少数群体(LGBT)等课题没有进展,政府不会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承认统考文凭还要再等。

这还是旧马来西亚,如何吸引旅居海外的大马专才回国效力?

原本希盟承诺打造一个透明、平等及民主的领导团队,但敦马不受驾驭,让新政府慢慢变成“一个人说了算”的政权,这和国阵时期没有多大的差别,所以人们的热情慢慢冷却了。

希盟政府只满足于打贪、提控贪污的巫统领袖,以及落实一些体制改革,却没有制定新政策、提出新论述,让人看不清希盟的方向。

发生兴都庙骚乱事件确实不幸,但这不能成为让警方援引煽动法令、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以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进行调查的理由。希盟已经承诺废除及检讨这些法令,言而无信,是对政府信誉的最大打击。

记得在大选后,希盟非常强调公正,要公平对待反对党,比如柔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表明不会给予反对党议员拨款,马上引起同僚的反对,但是现在却以堂而皇之的理由压制反对党。

希盟上台没有前朝的宗教乱象,比如马六甲葡萄牙村耶稣雕像不再有争议,不过一样不可避免有政治乱象。土团党接受巫统议员的加入、希盟成员党互相攻击,让努鲁依莎厌倦无止境的权力斗争,辞去公正党所有党职。

与此同时,政治也是大染缸,举个例子,土青团团长赛沙迪在参选之前,为了国家,放弃英国牛津大学提供的6万英镑奖学金,成为年轻人的偶像,但他最近的言行出现争议,已经不再有高人气。

土团党接受政治青蛙,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势力膨胀;该党只着眼于眼前利益,又如何能够在代表大会上专注于改善国家的议程?

新一年的挑战非常多,特别是国家经济没有复苏,世界经济却很可能衰退。大马雇主联合会已经表明,许多雇主被迫在明年终止雇佣新员工,希盟必须先搞好政治,才能心无旁骛的振兴经济。

只有政治好,才能促使领袖尊重民意、兑现大选承诺、落实改革议程;只有政治好,才能有好的政策,经济才会好;也只有“好政治”,才能无所畏惧的抗拒种族和宗教极端,而不是频频U转。

希盟必须在新的一年让政治回到初衷、正本清源,才有资格谈改革与振兴。

作者 : peini0719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风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2.29 2018-12-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