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1-09 09:50:41  1828896
刘惟诚.金马仑的这场选战
纯粹诚见

屈指一算,第14届全国大选,已经是7个月前的事情。在这段时间内,包括即将在本周末提名的金马仑国席补选,我国至今已展开了5场补选,而更有趣的是,这4场补选刚好都分别代表着不同的政治意义,甚至是在考验着个别政党和不同势力。

比如在去年8月举行的第一场的双溪甘迪斯州席补选,原是公正党席位,补选时由公正党继续参选,挑战者是巫统,尽管最后依然由公正党胜出,但这代表着在朝第一大党,以及在野第一大党的一次正面对决。

至于第二场,即9月的无拉港州席补选,原是行动党席次,补选时由行动党继续出战,挑战者是马华,虽然马华最终落败,但这代表着获得最多华人支持的执政党,以及丧失最多华人支持的在野党的一次正面对决。来到同月份的第三场斯里斯迪亚州席补选,则是公正党对垒伊党,为验证伊党在509后影响力的标杆。而第四场补选,则是10月的波德申国席补选,同样是公正党对垒伊党,但这是安华重回国会的代表性补选,也是验证大选后军人票的方向标。

当然,本来波德申后,我们迎来的第五场补选,是晏斗州席补选,不过因为原任州议员兼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对高庭裁决该席选举成绩无效的结果进行上诉,所以补选是否能进行,最快也要等到下个月才有结论。如果巫统上诉被驳回,则这场补选的降临,将会是考验经历两波退党潮的巫统的影响力和战斗力的一场风向标。因为晏斗补选尚未成事,所以同样在11月被宣判选举无效的金马仑国席,在国大党接纳法庭判决后,成为我国变天后的第五场补选。

金马仑补选中的国大党,是国阵509后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面对补选的成员党。当然,这个参选政党依然有变数,因为有传言指巫统将和国大党交换选区,后者将用土著较多的金马仑,来换印裔选民较多的晏斗,虽然国大党主席威尼斯瓦兰已否认这项传言,但对现有的政治格局来说,国阵内由谁出战金马仑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因为在野政党的劣势依旧,再加上人民进步党宣布参选,民政党也蠢蠢欲动,若还有独立人士打算搅局,在多角战的相互围剿下,变数极大。

当然,原任国会议员即国大党副主席西华拉治因为贿选而被选委会发出参选禁令,党主席威尼斯瓦兰早前也宣布不参选,所以国大党一度传出无人可派,才会有交换选区一说,但随着西华拉治获得高庭准令挑战选委会,两造将在明日对簿公堂,让国大党有机会重派西华拉治出战金马仑,因为他能够留住一些土著铁票,若最终败诉,再改派另外一个副主席慕鲁基亚哀兵上阵,这种安排绝对比贸然换来的晏斗更强,因为国大党在森州的基本盘一般,容易得不偿失。

更何况,这场补选对国大党来讲,很重要,若胜,则有助提振国大党士气,还能够为内外交迫的国阵记上一功。不过,如果败选的话,则国大党将会步马华后尘,在国会内输剩一席(霹雳州打巴),甚至还会诱使国大党加强本身与伊党的联系,以探索新的合作模式。

此外,虽然马来人在此席中以33%居多,但华裔和原住民都各占28%和23.6%,是一个超级混合选区,所以对希盟来讲也是一个标杆,行动党需要在这里取得胜利,来验证希盟在原住民心中的政治地位。

肯定的,掌握竞选机器和联邦资源的希盟,在这场选举中是占了上风的,特别是希盟的准候选人马诺加兰,在大选时仅以597票微差败给西华拉治,若当地民意能够维持当初的状态,则希盟绝对有机会出线,不过,这里的变数同样也很大,因为希盟政府在过去7个月对原住民的扶助政策不太明显,后者未必会卖希盟的账,再加上国阵有日莱州议员,即彭亨州大臣旺罗斯迪旺助阵,以及每逢补选即偏低的“投票率魔咒”,将让金马仑这场选战,变得越来越有意思。

作者 : peini0719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纯粹诚见·作者:刘惟诚·私立大学讲师·2019.01.09 2019-01-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