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1-19 19:21:50  2002346
750年前从西加里曼丹迁砂·比达友族来自高山
我们


表演者身穿比达友传统服饰,演示一个个古老的传统宗教仪式,让观众了解比达友族神秘且久远的仪式。


东马有很多不同的原住民族群,在许多马来西亚人,尤其是西马人而言,对这些原住民都感到非常陌生。本期的《我们》,让大家认识砂拉越的比达友族。

海拔1000尺的布拉达山(Bung Bratak),是比达友人过去居住的地方,它坐落在石隆门伦乐路一带,距离砂拉越首府—古晋市中心约1小时车程。

迁砂后定居布拉达山

“Bung”在比达友话里,乃指“山”的意思。布拉达山拥有美丽的瀑布及天然山泉,比达友祖先相信,喝了山中泉水,久病不愈的人们都得以痊愈。

英殖民时代前,婆罗洲并没有国界之分,也无边界线,而砂拉越的比达友族基本上都是从西加里曼丹迁移,并选在砂拉越丘陵地及山林间作为落脚之处。

距今约750年以前,来自加里曼丹松冈(Sungkong)的比达友族离乡背井,来到砂拉越,并选择在海拔1000尺的布拉达山上定居。

据了解,松冈比达友族迁移的主要因素不外乎家乡土地有限,疾病或欲远离战争,而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及清洁水源的布拉达山,成为他们最佳落脚处。再加上,拥有肥沃的土地以供种植,对他们而言,布拉达山可谓世外桃源。

Nyigal Nguguoh是古老的传统宗教仪式,通常于6月1日达雅节当天凌晨1时至2时进行。

敌人袭击往山下迁移

他们当时兴建7座长屋,主要以务农和打猎为生,大家过安宁安逸的生活。然而,好景不常,这些资源因遭外族所觊觎,而在1838年5月1日,布拉达山村民被敌人袭击。

山上的7座长屋全毁于一旦,许多居民因而丧命,约有300名妇女及儿童则被掳走。

当时,村落只有老人妇孺,当地的比达友领袖库罗(Panglima Kulow)和其他男性村民均在其他地方耕种。因此,留守在村落的大家只能眼睁睁看着惨事发生却无能为力。

库罗曾尝试向汶莱苏丹求助,但却不受理。1841年,库罗在砂拉越白人拉惹詹姆士布洛克的协助下,成功救出逾百名儿童。那次战役后,村民便往山下迁移,并定居在甘榜西里京(Kampung Serikin)至甘榜瑟兰必(Kampung Selampit)之间的33座甘榜。

比达友族大叔敲打比达友乐器—锣。(图:星洲日报)

布拉达山遗产中心
纪念数百年前历史惨案

距离历史惨案的发生已过了数百年,为了纪念祖先及这段历史,布拉达山遗产协会(BBHA)便在海拔1000尺的山肩上建立布拉达山遗产中心(BBHC),并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

布拉达山遗产中心距离古晋市约38公里,从山脚步行至山腰则需约20分钟,驱车上山只需5分钟便可抵达。

据布拉达山遗产中心协会副秘书麦克受访时透露,该中心设有两座长屋及一座比达友圆屋巴洛(Baruk)。一座以长屋为概念的12间住宿,可供80名游客留宿。另一座长屋则作为会议室、小型博物馆和办公室等。

早期,巴洛是置放敌人首级之处,入内望建筑中央一看,除了会看到梁上悬挂祭祀用途的碗碟外,还挂有骷髅头,象征祖辈的辉煌战绩。

如今,时代进步,族人也不再以猎取敌人首级为荣,现代的巴洛也难以再看到梁上挂满的骷髅头。

麦克透露,在该中心的巴洛看不到敌人首级,毕竟那已是久远年代的事。不过,他们将邀请本地画家,在巴洛内以壁画方式,呈现布拉达山历史,邀请来自加里曼丹的雕刻师为建筑物雕上达雅图腾。

他说,至于小型博物馆则将展示比达友历史及古董,其中一些古董是在挖掘工程初期时被发现的,这些古董包括当时族人与华人物物交换得来的瓷器及比达友乐器,如锣等。

布拉达山遗产中心目前正积极展开第2阶段工程,包括开辟适合登山或健行者的遗产路线、瀑布步道及在山缘建设无边际游泳池、酒吧、度假屋,以及在山顶处建造观望台,一览石隆门及古晋市全景。

布拉达山遗产中心两旁是以长屋为概念,中间为圆屋巴洛。

比达友传统仪式

Nyigal Nguguoh:通常是在6月1日达雅节当天凌晨1时至2时进行,此乃一个古老的传统宗教仪式。当中,人的灵魂与精神会离魂,去到山都望山,而法师必须念咒语,再往离魂者耳边吹气,以让魂归来。若呼唤不成功,法师就必须再念咒语,并向离魂者撒黄米,以进行招魂。

对比达友社群而言,Nyigal Nguguoh可说是达雅节庆祝活动中最重要的传统宗教仪式。

Nyigal Biramak:此传统宗教仪式象征达雅节已来到尾声,它也被视为将祖先请回属于他们的地方,将灵界与现实世界的“通道”连接重新关闭。通常是凌晨4时举办,在最后的转圈牵手的步骤,大伙必须紧牵彼此双手,不可断开,直至音乐停止(代表仪式结束)。

Tolak Bala:Tolak Bala在比达友传统宗教仪式中较鲜为人知,通常是在收割季节前进行,以祈求上天为农民带来丰收,让家人远离厄运及危险。



星洲日报·报道:郑亦惠、李佩芝·2019.01.19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1-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