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1-20 11:33:54  2002412
陈绍安‧还在苦等吉打飞起来!
天马行空

始终觉得,吉打已无好戏可上演!

始终觉得,政治版图都已划得一清二楚,无实际收入可支撑大愿景,难以推行大计划的现实中,槟吉玻三州都注定形成一叶扁舟,承载所谓的国家债务重担,因此都被锁在即定的经济模式中,大家不敢奢望惊喜,大家都只求风平浪静,只求安稳漂过2019一整年了。

尤其吉打。

全球经济趋软,国家也深受影响,放眼缩紧的联邦政策,区区一个落后的吉打,长期需要联邦支援的吉打,还图得了多少利益?对吉打人而言,“不敢奢求”这一说法,也说不上悲观,最多只能说“不够积极”,因为吉打真的剩下自求多福,自立更生了。

吉打人会不会因为持续太多年被锁在步伐缓慢,市场低迷的氛围中,今已养成随遇而安的生活习性,逐渐失去当有的斗志了?要说自立更生,今日吉打,真有能力在乏势中拔地而起的,究竟还有几人呢?

时至今日,吉打人还在期待,还在问的依旧是;几时才能看到真正的“发展”?

这所谓发展,要的是可牵一发动全身,可一举推动市场资金运转,最终确可流入吉打人口袋,进而让吉打人走入商场疯狂购物,让吉打商场重现活力的,活生生的“发展”。

近期,慕克力大臣重复传达“先进州”概念,唯有工业转型才有望解决经济问题,所以又重提霸级工程如吉打橡胶城、居林国际机场、黑木山将相城,一再强调拓展旅游工业包括运动旅游等,而且一再提醒州民紧贴发展步伐,不要让发展计划只惠及外来投资者,或只惠及资本强大的外来承包商。

也因此,在吉打,近日也才第一次听到“完全透明化”的政府工程投标程序,尤其慕克力大臣会见近2000名G1级小承包商之后,扬言官员再也不会提供推荐信,更不会再允许“代理人”或“中间人”从中牟利之举,充份展现吉打再穷也不与奸商为伍的态度,因为这些混杂在官僚群中的所谓“代理人”、“中间人”,正是推动官僚贪污、滥权、腐败的“合伙人”,是导致从官方到私营发展工程皆频出状况的始作俑者。

但是,慕克力接见的G1级小承包商,谈的都是政府相关机构发出的小工程计划,是要让这些小承包商得利于这些小工程,而且限制每一参与者只能标一工程,看起来就像经济萧条状态下,限制人口分面包的动作。当然,慕克力大臣也有特别强调,要从小工程开始训练G1级承包商,希望腾出时间、空间和机会让他们去充实、强化自己,以赶在霸级工程真正启动时,也有经验和能力去标一些工,去分一杯羹。

然后,一眼望去,这些G1级小承包商,逾90%都是土著,是一直都在等待发展拯救过程中,只能依赖政府工程优先受惠的一个群体。

至于真正的全民发展,至今都还在民间,都还寸步难行。

孰不知大可牵动全民经济所谓“发展”,早在吉打变天那一刻,率先触动屋业发展商级敏感的神经线;唯有调整土地和屋业政策,才有望重新激活吉打屋业,进而牵动上千与之相关的上下游行业,一举点燃经济火车头所迫切需要的熊熊烈火。问题在于阻扰屋业发展的土地政策,多少年来都卡在州行政议会的会议桌面上,很多阻扰屋业发展的繁文缛节,多少年来都卡在地方政府的官僚作风中,这一回就只期望新政府破解官僚,就只期望新政府松绑政策了。

现在,呼声依旧停留在呼声……因为在吉打,城市地区发展地段几乎都已耗尽,余下乡区甚至城市边沿都属马来保留地,凡马来保留地都涉土著权益,因此都受土地交换政策的捆绑,一大堆、一箩筐已捆绑了几十年的问题,岂是换了希盟政府就可迎刃而解的?

如果希盟等如改革,希望就真在希盟了。

吉打人深知,真正解救吉打的,是解决贪官污吏、发放政府工程之后,再松绑政策以让民间可快速、直接、高效的启动工程,而且要让很多很多工程挣脱牢笼、摆脱捆绑才能真正看到全民发展的力量,才能真正感受全民推动的经济流量,才能让更多更充裕的生活费流入全民口袋;这才叫惠及全民!

(作者为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作者 : 陈绍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1-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