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1-25 19:19:49  2004176
周志诚.预先讨论的年夜饭
星云


自两三年前阿嬷大病痊愈后,家中的炉灶换婶婶续起炊烟,阿嬷的苦恼交棒,从前婶婶母亲在厨房里的洗洗切切的场景依旧,唯独少了老佛爷使唤的身影。

几年下来,逢年夜饭来临之际,妇女团便会开始商讨合宜的菜色。毕竟缺乏大桌团饭的经验,能出现几道口碑不俗的佳肴已是谢天谢地,很难再有如大酒楼宣传单上那般极其浮夸,又硬生生套入喜庆字眼凑过年热的华丽菜色。但凡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无论生物存在与否皆能入口,毕竟是佳节,能吃就是福气的一种。

母亲婶婶为了年夜饭伤透脑筋,像是年终报告赶不出货来。看她们如此费神,我便开起金口准备提呈大众化且不失健康的菜单,第一项:苦瓜闷鸡。母亲的脸顿时拉得比苦瓜还绿,边吆喝我过年不能吃苦,否则会苦一年!我满腹冤屈道出第二道:药材鸡汤。母亲听了只差没拿起人参往我这里砸来,说:大过年的,不能吃药!

后来我才明白,这些要是出现在年夜饭桌上,别说大年初一,阿嬷的脸色会让我们的除夕过得极其狼狈。


副刊 ‧ 文:周志诚(士乃)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1-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