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1 18:35:08  2008686
【编采手记】许钦斐·那一叠叠我舍不得丢的旧副刊
编采手记

(图:作者提供)


副刊储藏室里存放旧副刊的架子要满了。储藏室小小的,每一天的副刊都存几份,每一年就有两三叠,我却连早至2014年的都还舍不得搬去回收处,任架子越来越挤。


为什么?因为总觉得那每一份〈活力副刊〉和〈快乐星期天〉都还是有着饱满的生命力啊!


记者绞尽脑汁策划的采访报道,编辑费心耗神编排的版面,【星云】作者满怀期待写了投来刊登的一篇篇文章,【文艺春秋】那一篇篇将来可能在马华文学史读到的小说、散文、诗,即使捧在手上的报纸已微微泛黄,但怎么能忍心不当一回事的一叠叠搬去回收处,任它们被论斤卖化为纸浆?!


现在的年轻人不把报纸当一回事,如果连老读者和在副刊工作的自己也不重视这些报纸,那报纸就真的是可有可无了。


这些过期副刊真的并不是没有价值的啊!有时在校对书本时,发现一些作家在书中所注明的文章刊登日期都是上网找的。文章见报日和上网日不一定相同,上网有时迟数天,甚至迟一两星期也是有的。将来若有学者研究这作家的作品,欲翻查文章最初刊登处,按书上日期翻报纸遍寻不获,那可怎么研究呢!


对于这些旧副刊,我曾想过,或许迟些我可以为这些旧副刊编个简略目录,每天的存报还剩几份,专访内容是什么,有哪些受访者,【星云】和【文艺春秋】有哪些作者的作品,然后让有意收藏旧副刊的读者选择购买。我想,即使每份副刊卖50仙甚至1令吉应该也不算贵,毕竟您在其他地方要找也不一定找得到了,而且本来每份报纸的成本都超过报纸售价的。


这样做或许需要费很多时间和精神,但既然舍不得送去回收,也只能费点笨功夫了。


这想法能不能实行,如何实行,会否涉及其他部门,都未可知。或许哪天上班发现那一叠叠我舍不得丢的旧副刊都被人清掉了呢?也就随缘吧。


作者 : 许钦斐(副刊编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