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3 11:06:06  2009140
刘惟诚.假学位和真官位
纯粹诚见

如果要在过去的春节长假中设立一个大马春节热搜榜,我想,“假学历”、“野鸡大学”应该会是荣登榜首的关键词。自外交部副部长马祖基伪造学历疑云开始,数名希盟领袖也在接着下来的数天内陆续中枪,从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到国防部长末沙布,甚至还一度牵扯到财政部长林冠英,再加上在野党的频密追打,令相关的议题越演越烈,而且未有短期内会消停的迹象,让执政联盟头疼不已。


当然,在某些人的眼里,这些议题和当前急需处理的国家议题相比,是无关紧要的,因此纠结于这些正副部长、行政议员的学历,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搞政治本来就不需要专业资格,没有学位或拥有假学位,都不应该被放大议论。更何况,他们当中有些对所持学位不受承认的指控表示不知情,也有者表明未曾说明自己是相关学位的持有者,而是外界的一厢情愿,所谓不知者无罪,所以就此事对他们进行批斗,好像又不太公平。


这种思路,我是尊重的,因为我们确实不能排除这种无辜成份,在资讯不发达的时代,不是每个人都懂得鉴定大专机构的认证资格,有者甚至没有这方面的意识,看起来比较靠谱,就被骗进去,而一些被人追捧为某学位持有者的官员,也有可能真的不知情,只不过被人无辜地摆上台。然而,尊重并不代表认同,因为我们也不能排除他们其实是知情的:前者需要塑造高学历的专业形象,但又不愿意耗时专研,而后者则是打蛇随棍上,一边装傻一边享受本来不属于自己的荣耀。


因此,实情到底是怎样,也只有这些涉事的希盟官员自己心里清楚,纠结于他们是否知情确实毫无意义,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无论涉事官员是否知情,事情发展至今,这些议题已经不是他们“个人诚信”或“个人选择”的问题,而是整个执政团队的诚信问题,早已上升成能够冲击政府和国家形象的公关议题。所以,涉及者的辩解、党同胞的维护,都不应该是希盟目前的选择,而是必须以政府立场,来明确交待会如何处理拥有不受承认的学术资格的联邦和州政府领袖。


当然,这些涉及拥有假学历的领袖,本身所持的学位和文凭,未必和其自身服务的部门有直接关联,所以官位和学位确实是两回事,但我们同样不能排除官位和学位的间接助益,比如提升社会地位、塑造党内高知识分子形象,以期能够在政途、工作上更顺遂,要不,世界各国也不会有这么多党政领袖甘于冒着丢官的风险,而向野鸡大学买学位,比如美国国安部前副首席资讯官莱拉,以及前副防长查韦斯,在2004年就被揭为了营造专业形象而从野鸡大学取得博、硕学位。


因此,尽管马祖基等领袖所持学位并非他们当官的资格和条件,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在从政、从商的过程中,没有因为这些不受承认(或被误以为拥有)的学术资格,而在政党、组织或企业内获得某些程度上的帮助,所以希盟政府在这个议题中绝对不能蒙混过关,政府除了必须针对这些个案进行公开处理,向国人明确交待政府会否向相关部长问责(或其他对应的行动,总之不是静静地扫入地毯),也需做出公开承诺,明确表明政府在挑选官员、内阁成员时将会更谨慎。


政府若能公开处理有两项好处,除了重构希盟政府的诚信,更重要的,是可以向国人进行机会教育,包括向准备升学的莘莘学子们提供鉴定海外野鸡大学、认证工厂的方法,甚至能够向学生、家长和大专教职员传达持有野鸡大学学位的后果,一来让国人能够时刻保持警惕,避免落入圈套,二来也能够提升人们对野鸡大学的认知,让政府机构、企业雇主,甚至是社会大众,懂得辨别不受承认的海外大专和学位。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