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4 11:11:29  2009529
消防员阿迪验尸庭.“根据同僚说法推断阿迪被打”.第5证人:不曾目击报案后要求修改
全国

(沙亚南13日讯)殉职消拯员莫哈末阿迪验尸庭的第5名证人,即梳邦再也消拯局高级消拯官兼当晚行动指挥官峇德鲁希山沙烈供证时坦言,他在现场没看到阿迪被拖下车和被打,他是根据同僚的说法推断阿迪被打。


峇德鲁为第5名证人。



不知为何报案书没修改


他说,根据EMRS驾驶员同僚阿末沙里尔的说法,其车门一直要被群众给强行扯开,相信坐在沙里尔旁的阿迪亦同样遭遇,因此他在较后的报案书中,作出阿迪是被打而受伤的推断。


不过,当警方把报案书列印出来后,他因本身不是现场目击阿迪有被打,而是根据同僚说法做推断,便询问警员是否能修改报案书内容,警员说可以;至于后来为何没修改报案书内容,他称自己也不清楚,忘了当时是否有签署报案书。


“我记得有告诉警察(要修改报案内容),但警察说基于已录取口供,所以不能重新立案。”


当时坐在消防车副驾驶座的峇德鲁表示,基于无线电对讲机频率在事发现场是“空白点”(blankspot),导致他率领的施援队伍在抵达时,无法用对讲机与总部指挥中心汇报情况,也无法同后方的EMRS同僚联络。


当被询及为何不使用手机与EMRS同僚联系时,他表示,当时人群已群情激昂,开始围堵消防车和用硬物攻击车镜,其前方的挡风玻璃开始碎裂,他也受了一些轻伤,在慌乱情况下,他的手机不知道掉到哪里去。


他庆幸,当消防车司机开始后退时,人群没有跟上来,否则一定会撞到人群。他并证实,在消防车后退不久后,便发现到原本在后的EMRS客货车车顶,竟出现在其左方。


阿米鲁:有人说阿迪被打


当时开车路过现场要前往布特拉高原的第四证人阿米鲁阿德里(26岁)今日供证时指出,当他和友人阿斯法于去年11月27日午夜12时35分抵达斯里马哈马廉兴都庙骚乱现场,因前路受阻而下车时,看到人群朝抵达现场的消防员呼喝“不要灭火”,并朝消防车丢东西,甚至有人持一根铁枝意图打破消拯车车镜,他接着看到有一名消拯员下车。


他说,当他们看见有一名穿着消拯局迷彩T恤的消拯员(阿迪),正双手环抱胸前呈痛苦状,伸直双脚坐在路旁时,便向旁人打听发生什么事,记得有一名印裔男子回应“他被打啦,还有什么”。


他表示,由于之后听到本身泊在路肩的韩国现代轿车,被后退的消拯车撞到,他赶紧和友人跑回去查看车子受损程度,无暇关注该消拯员情况。


“当我回到停车地点,约莫离阿迪坐着的地点约40公尺距离时,我发现他还是保持和刚才同样的坐姿,依然是脸部呈痛楚状。”


阿米鲁补充,隐约看到有4名男子把阿迪抬走,但基于路灯不是太明亮,他无法辨清4人的身份。


阿米鲁表示,他之后到首邦市USJ8区的梳邦再也警区总部准备报警,在那看见受损的消防车和EMRS停放着,基于警区总部报案系统失灵,他被要求到邻近的USJ10大班镇警局报案。


他透露,现场目击消拯车先后退5秒停下,再后退而撞到后方的紧急医药救援消拯车(EMRS),导致EMRS的司机门被撞凹。


第三证人:车打转10秒没撞到人


另一方面,第三证人阿末沙里尔继续供证时说,当前方消拯车缓缓后退撞到其驾驶的EMRS客货车右车头,导致EMRS往左180度打转,使得与消防车并排车头呈相反方向时,打转的约莫10秒过程中,没撞到任何人。


他确认,当消拯车后退撞向EMRS时,周围没有人群聚集,在经历了10秒的打转后,他才赫然发现坐在副驾驶座的阿迪已不知去向。


情况混乱不敢下车寻阿迪


他说,鉴于当时情况混乱,骚乱人群有意图攻击灭火的消拯员,因此他不敢下车搜寻阿迪,只在车上用眼神搜索前左右方,在发现没有阿迪踪影后,他赶紧踩油门驾驶EMRS逃离现场。


他在庭上供证时,也手持一辆玩具巴士和一辆玩具吉普车做示范演练,形容当车型巨大的消防车后退撞向较小的EMRS右前方时,驾驶盘不由自主的打转,他在失控情况下,只能任凭EMRS往左倒转成180度。


“若有人站在EMRS旁,在遭消防车后退撞到而倾斜打转时,那人会被夹撞到,但过程中,我确认没人被夹。”


民众聚集在着火轿车前


峇德鲁指出,当接获投报率队抵达现场时,看见前方二三十公尺处,有一堆人聚集在着火燃烧的轿车前,当他要使用对讲机向指挥中心汇报时,才发现当地是无线电的空白区。


“有一群人来到消防车旁阻止我们灭火,他们展示不良意图。我指示队员不要下车,但队员们一般在抵达灾场后,都会赶着要从旁边和后方下车,我获悉哈晋和安努亚的两名队员下车了。”


“我立即通知在车上的队员,要他们通知两人赶紧上车,我获悉哈晋没有回来,安努亚则来得及上车。此时人群开始用硬物攻击消防车,有者朝消防车抛掷石头和木材,驾驶员阿立查决定后退消防车。


“我握紧车门把手,不让车门被打开。由于群众声浪越来越大,我感到害怕。他们高喊“要消防员回去,不要灭火”(bomba balik,janganpadam)。这出乎我意料,因为每次值勤时,公众都需要消拯员协助,而不是攻击我们。”


他表示,在消防车离开现场后,他赶紧到警区总部报案,要求警察寻找失踪的哈晋,他当时并不知道阿迪也失踪了,直到接获一名同僚罗斯嘉迪的来电,才获悉阿迪已被送入梳邦再也森那美私人医院救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