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6 14:41:22  2010515
杨永年‧小贩中心禁烟第二个月
大新闻笔

福建面小贩的招牌写著“福建面”,点一碗福建面,但里面除了面还有米粉。如果只要面,就需特别交代。不知为何,“福建面”的标准设定不只是有面,还一定加入米粉,“咖哩面”也一样,“卤面”也一样。不过,“粿条汤”的标准设定就只会有粿条,要加入面的话,就需特别交代。


在小贩中心吃完饭没得抽烟,喝咖啡时就会胡思乱想,看到各种本来就熟悉的面食招牌,首次有疑问,这标准设定是怎样来的?该是吃面掺米粉的人,比只吃面的人多吧。


说回正题。刚过的农历新年回乡,晚上与旧同学喝茶聚谈。他们都是当年一起学习抽烟的同学,现在各有家庭了。一天忙完,妻子孩子都入睡后,和朋友出来抽烟喝茶是一大享受,更何况当中一些朋友表面上还是戒了烟的好丈夫,偷偷抽烟就像偷情,那一种欢愉我们这些持牌烟民无法理解。


入黑如无法治,妻子睡后如无CCTV,母亲的喋喋不休,姨妈姑姐过度热情的关怀,全部通通都一扫而空,世界又恢复平静。这时,和三五同路人找个地方喝茶抽烟,诉说过去一年来的遭遇,是这个农历新年最令人期待的事。


烟瘾已不能再压制,郁闷需要马上获解放,问题是小贩中心都禁了烟。最有可能可以合理“犯法”的地方,就是那些本来就已违法的地方。我们对路边非法小贩都麻木了很久,而且默认并光顾了许久,但当晚是第一次由心感谢他们的存在。


不过,好多路边非法小贩竟然也学人家守法起来,纷纷置放“此处禁烟”的告示牌。你连营业执照都没有,还学人家守法,这不是一种讽刺吗?


我们兜了几个地方,终于找到了犯法犯到底的小贩,那个地方早已聚满烟民,一桌难求。幸好得到烟友的指点,我们到另一处去博运气,金猪旺烟民,我们最后如愿以偿。


只是好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老板在凌晨一时就开始收档,我们要求加时,诉苦说我们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希望他收留我们多些时候,来日我们发大财时,必会报恩。


“不如我们戒烟吧!”离去前其中一人建议。我们摇头叹息,祝福彼此心想事成。


杨永年(作者为本报高级记者)


作者 : 杨永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