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6 14:43:04  2010517
黄湘薇‧压岁钱
辞薇旨院

虽说农历新年已靠近尾声,但不时还会听到零零散散的鞭炮声。以前最期待莫过于过年,尤其还是小朋友的时候,新年不必上课,可以大吃大喝,又能放肆地玩耍,还有红包可拿呢!这样的生活,试问有谁会不喜欢呢!


但人啊,总归会随著年龄而成长!现在过年呢,就没有理所当然的新年长假可享,饮食方面也会稍加留意,担心年饼吃太多身体负荷不来,另外还得准备红包来派送呢!


这是我第一年派送红包。在手忙脚乱准备红包的当儿,我先生问:“第一年要派红包了,有何感受?”,我答:“感受肯定不好啊,以往都是领红包的份,现在不仅没得领了,还得派送红包呢,这感觉怎么能好呢?”


“知道为何红包也叫压岁钱吗?”,我耸耸肩,我从没探讨过这个问题,自然不懂。


他仰起头,像似古代天桥底下的“讲古佬”,娓娓道来。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民间出现了妖怪,人们称之为“祟”。


“祟”专门欺负小孩,趁年三十晚,小孩熟睡后,悄悄地摸了小孩的头。然后,小孩子就会病倒,从此就变得疯疯癫癫了。


而为了防止“祟”伤害小朋友,父母亲就用红纸包了八枚铜钱,在年三十的夜晚交给小孩,让他们放在枕边,伴着入睡。据说,这八枚铜钱意味着八仙,有辟邪驱魔的功效。而“祟”


与“岁”同音,所以随后就慢慢演变成了我们现在所熟悉的压岁钱。


他继续说,长辈给予晚辈的压岁钱承载著满满的祝福,希望小朋友一年里健康、平安,快乐成长!而我们给予长辈的红包呢,带著真正给他们压岁的意思,让他们可以长寿,健康!


我听得双眼溜溜的望着他,直夸他太厉害了,连这个也懂!他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以往父母也是在除夕夜里吃过了团圆饭后给我压岁钱,现在回想起来我家的习惯和这个传说挺吻合的!


他被我夸得乐透了,笑开了怀!享受了那满满的虚荣后,才告诉我其实他也是刚刚上网找了资料才晓得的,当下真想扇他一巴掌!脸皮可真厚!


尽管这是他从网上搜来的资讯,可也开了我的眼界,了解压岁钱的典故,红包的意义。


红包承载著的祝福不仅让派送者满怀诚意,也让接收者欢心。


这不禁让我联想到工作的医院,常年不断地重复者生老病死的戏码。而在我眼前的这些红包,为这热闹的新年里增添了温馨,愿可为这无常的人生注入更多的温暖与希望。


黄湘薇(作者为私人医院业务员)


作者 : 黄湘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