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7 11:52:08  2010784
陈绍安‧这个新春是用来吵架的?
天马行空

吉打行动党主席兼掌管州房屋暨地方政府委员会的陈国耀行政议员,在年初五出席“我是客家人”新春大团拜活动时感慨发言,希望大家把过年这回事,当成不同政见、不同立场者互访贺岁,借以消弭分岐的好节日。


这有点像马来同胞庆贺开斋节时所强调的宽恕、感恩之意,正如开斋节期间马来同胞一直挂在咀边的Maaf Zahir Batin。事实上,开斋节的力量,就是约束各方不可恶言相向,而且在整个斋戒月里,就已通过节食收敛戾气,面向敌人也不动粗了。


想来,经历长年政治恶斗,尝尽恶斗带来的苦果之后,陈国耀希望春节可以变成收敛戾气、化解恩怨的美好节日。


这等愿意,该有多美好啊!


只是,春节从初一到十五的下半场,因为假文凭课题延烧,加上土团党接纳7前巫统人跳槽这回事,已经成为政治人物浑身解数的搏斗擂台,各方都在春节临尾的关节眼上各说各话,大家都觉得这个春节必须吵一架才有得收场了。


记者因此天天都要追吵架新闻,从政治人物到社团领袖之间,感觉像是一边在吵架,一边在劝架。


魏家祥和林冠英这一架吵得最凶,原从外交部副部长马祖基涉假文凭事件烧起的火头,一路烧到柔州务大臣沙比安头上去,魏家祥这一回看准火势就随风再点一把,直接把火引到林冠英的头上去,以林冠英的性格岂可放过朝他放火的人,这一架因此也不顾新春喜气直接吵起来了,左右人等要灭都灭不了越烧越大的这一场春火。


新春不就应该和和气气,开心过年的吗?


要怪魏家祥新春放火,想想又真没法完全怪下去;人家反对党嘛!马来西亚政治走到今日,反对党角色本就要够辣够狠才能出位,人家只是努力学习扮演反对党本就要有的狠角色而已嘛!


更何况,人家现在已是马华总会长,是马华史上最难为的马华总会长。


魏家祥很难为,这我们知道。从执政党部长到反对党斗士之间的转变,不是人人都转得到的,更何况马华在国会仅剩一席,输到只剩下魏家祥一个声音,如果再不尝试大声说活,恐怕马华就完全没有声音了;想当年反对党人不也是这样吵的吗?结果还真吵出一个春天来。


所以,魏家祥就趁这一个新春走遍全国,包括槟吉玻三州都走一趟了,说是借各州马华筹办的新春联欢晚会向华社拜年,实际上在每一场新春联欢晚会讲台上,他向希盟尤其行动党点燃的火炮声,早已完全压倒贺岁的鞭炮。


魏家祥的火炮声,主要是咬著林冠英来烧,后来才稍为烧到马哈迪,稍为烧到土团党。


问题在于,华社在这个春天好像只看到魏家祥和林冠英在吵架,或者只把魏家祥和林冠英吵架这回事放大来看,却没看到这一架其实是互相吵来吵去,而且吵到各个政党各执一词的,尤其土团党主席兼首相敦马哈迪突然宣布接纳7名前巫统国议员入党那一刻,就已把原只烧在假文凭、假学位事件的,引发希盟与巫统、伊党、马华隔空吵架的火头,直接给烧入希盟内部了;这可是元宵节前最爆炸性的重头火炮,响声可贯穿全春,足可压倒假文凭之火,堪可视为今春最代表性,最难以扑灭的春火了。


马来西亚这些年来的政治文化就是如此,马来西亚这些年来的政治风气就是这样,事实上改朝换代就是在这样的文化和风气蓄养成形的,实现改朝换代至今也还不到完整的一年,要赶在改朝换代迎来的第一个春节完全展现详和之气,而且要求大家卸下分岐、开心过年谈何容易?


或许,就期待来年吧!期待来年春节经济复苏,人人飞黄腾达时,心情就没那么紧,也就比较容昜让春节变成“宽恕之节、感恩之节”,那时春节也可以来个Maaf Zahir Batin了。


(作者为本报吉打州采访主任)


作者 : 陈绍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