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20 07:00:00  2011092
资讯科技与AI对独中教改的挑战
教育专题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是近年来资讯科技尖端领域最火红的课题,全球的教育机构已经磨拳擦掌,要对即有学校课程、考试、教学等大刀阔斧作改变,要抛弃考试制度和丢掉填鸭式教育,以迎接人工智能颠覆未来社会的挑战。

而新加坡已经先行我们一步,该国的教育部在不久前才宣布,从今年开始小学一二年级废除考试制度, 初中一学生也不必参加年中考试,以松绑教育和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与快乐学习。回过头来看看大马,面对资讯科技的到来,我们独中的教育改革作好准备了吗?

电脑在90年代普及时,就有学者指出人工智能可在末来代替人类,帮我们对各种事情作出判断与决定,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以前这听起来可能会觉得好科幻,但事实上我们早已进入人工智能时代。

毕业自中国重庆西南大学科学教育的蔡亲炀博士指出,其实我们现在已经踏入使用人工智能的初始阶级,只是许多人浑然不觉,没有意识到人工智能已经在我们日常生活里悄悄地在运作。

“像能和人们作语义识别对话的iPhone Siri,华为手机的Android系统可辨别照片的内容如食物、风景、人相等自动分类功能,以及我们最常用的Waze手机导航系统,甚至连Google搜寻引擎等都属初阶人工智能。”

他指出,如今连医学和金融等行业也在使用人工智能,例如全球眼科人体生物资料库储存超过1亿种各类样本,只要我们输入病患的症状,人工智能可以立即核对病状自动找出过往案例与建议治疗方式。

而在金融业方面,人工智能可以根据数据作出分析和自动生成报告,创建出符合预期风险收益的各种投资组合,和提供符合投资者风险偏好的投资建议等。

简言之,如今的人工智能因为结合了互联网与大数据的学习型电脑智能,其能够作出只有人类才具有的认知能力,有能力对人类的要求作出实质的回应。即是说,过往只有人类才能掌握的“判断”与“建议”能力,如今人工智能亦可以做到。

所以,在如今人工智能已有能力代替人类从事基本机械性体力工作,以及高知识密度的脑力工作,因此我们在未来必须具有什么优势? 人类需要培养怎样的能力,才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

也是芙蓉中华中学校长的蔡亲炀因此点出,独中教改已如火如荼地在推展,但有两点是必须思考的:一、我们要教授什么知识给孩子,可以让他在10年后能用得上? 二、独中教育该怎么与资讯科技结合?

如今的学校不能再教导孩子背多分和“把书本念好”,不能再要求孩子“除了念书,什么都不用做”,因为在互联网全面普及和网络资讯爆棚的时代,知识已经不限于在课程或在教室,所有地方都可以变成学习的场域与对象。

如今若只是培养一个“乖巧听话”与“服从温顺”的孩子,不鼓励孩子培养好奇心去探索新知,没有培养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没有全面综合性的知识与技能,分数考得再高但不会运用知识去解决问题的人,其实是最容易被电脑取代。

蔡亲炀指出,培养孩子具有独立思辨精神,以及逻辑思考能力,和更全面的人文素养或科学知识,以及更独立与弹性的困难解决能力与坚韧的精神,才是新一波教育改革的核心理念。

他以医疗举例,如今的人工智能虽然功能强大,但目前仅能够根据数据资料和过往案例而作基本建议,但是癌症的成因、变化与治疗方式,是依据各人的体质、遗传、饮食与作息等而变化,有太多的变数是必须由经验丰富的医生作决定,所以治疗方式到最后仍然还是由人作出判断。

而这也是教育部近年来积极推动“高层次思维技巧”(HOTS)的用意,即抛弃了背多分取向,要将我国国民培育成具有独立判断,能运用知识与条件解决问题的人才。


芙蓉中华独立中学校长蔡亲炀,在台湾大学的物理实验室作光速测量实验。

尊孔独中的学生在学习使用数位编辑软体。



林文钦建议,理论导向的统考科目资讯工艺科,应该可以和专业的电脑考试结合,让考资讯工艺科的学生可以拿到专业的资讯科技文凭。


资讯科技在独中

独中过往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数理能力卓越、对学生的纪律管理,以及厚深文化传统和母语教学等,但在资讯教育这一块却远远落后,许多独中缺乏全职电脑专才和设备不足,并且董总的电脑课程也跟不上时代变化。

 尊孔独中资讯处主任林文钦表示,大部分独中的资讯科技设备与课程,都面对无法进一步发展的困境,导致独中资讯教育无法与时并进。

 他指出,这是因为许多独中的电脑专员必须身兼资讯老师、电脑维修员、程式撰写员、网站维护者等多功能角色,但领的薪水却是比教师还要低一个等级。

“如今一个有经验的电脑维修员的市场薪资最少3000令吉,一位程式编写员可到4000令吉,而独中能够给予的薪金肯定不能到这个等级,因此电脑人员都很难在独中长期服务。” 林文钦也说,虽然独中都非常注重教师的专业培训,但电脑人员却不在此列,董总的培训计划也是都把重心放在课程、教学,过往都没有关注到独中电脑人员的培训。

“资讯科技是所有学科当中变化最激烈和影响最深远,但在独中或董总却鲜少被重视,独中电脑人员如果想得到培训,大部分都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学习,才能跟得上资讯科技的步伐。” 他举例,现在所有独中基本上都已经在学校架设了校园网络,然而只有资源充足的大型独中才有能力培训电脑专才,进行长期的维护、管理、升级这些网络,其他独中多数外包给电脑公司。

 学校电脑人员专业知识不足,在添购软硬体时往往听命于电脑公司的建议,导致采购价格可能高于市场价格,或者买到不适合学校使用的产品,这都是经常发生的事。

 董总曾在两年前提出要投资100万令吉设立“教育云”计划,其包括校园行政系统及教学系统的整合,可让全马独中共同使用,这个是非常前卫的计划,但如今这个计划无疾而终没有下文。

 他指出,最重要的是,董总可作为一个中心点,结合“教育云”的独中网络平台,让独中可以在这个网络内,进行分享教学资讯、教学课件、视频教学课室等等功能。

 如今已经是资讯科技时代了,但是董总的教育行政系统还没有接上线,例如统考的学生报名、教师培训课程报名、董总出版品购买系统等,都仍然是使用传统的方式。

 林文钦指出,董总应该开发统考网络报名系统以加速独中的统考报名工作,以及开发统考成绩统计管理系统,以供独中查询学生的统考成绩与分析,各独中不再需要各自开发相同的统考成绩分析系统。

 董总可设立网络书店、电子化出版品等,将华教出版品或教育类别的书籍,甚至适合独中老师参考的教材教案,或适合学生的考古题等都上网,推广董总出版品至各个层面的社会人士。

 他也说,董总也可以扮演一个平台或统筹的角色,提供各独中电脑、主机、投影机、互动教学设备等资讯,以及规划出一套适合独中使用的校园网络方案。

 他也建议,理论导向的统考科目资讯工艺科,应该可以和专业的电脑考试结合(譬如剑桥国际电脑与资讯工艺专业文凭课程),让考资讯工艺科的学生可以拿到专业的资讯科技文凭。

先行改革的独中

宽柔中学是全马最大型的独中,相对拥有较丰富的资源,其在落实资讯科技化走得比董总更前,例如已开发出校内教育行政系统、使用云端作教学分享、使用互动平台让学生自行学习等。

负责宽柔中学资讯资源处的赖俊雄副校长表示,该校在2015年开始逐渐将管理媒体器材的视听教育馆,与开发和维护电脑软硬体的电脑中心,以及图书馆等三部门合并。

他指出,其好处是将所有涉及资讯软硬体的资源与行政工作统一管理,让资源与器材的分享、使用、维修等都有明确的负责单位,更重要的是在作资讯类的工作规划时有更全面的视野。

“现今视听器材(如手机)与电脑差异不大,图书馆也逐渐与资讯管理结合,如今社交媒体普及,学校在录制教学、招生、活动、口述史等影片后,无论转档、调度、收藏都统一单位完成,管理与共享更有效率。”

而在校园行政系统方面,宽中聘有专门的电脑程式撰写员,并且已开发出本身的校园行政系统,同时也结合资讯科技的优势使用了免费给学校使用的“谷歌云”(Google Cloud)。

他指出,新山宽中有五千多名学生,如今每个老师与学生都有一个整合了日历、电邮、云端储存、文书软体等多功能的谷歌云账号,在学校、老师、学生间的联系、通知、活动发布等非常方便。

因此,学校行政管理也结合谷歌云的日历,在处理学校的教室使用、活动安排、场地借用等有了一个共用平台,每个部门、学会、团体的活动与空间管理更是一目了然,随时随地都可检查。

学校的老师也有使用谷歌云端硬碟(Google Drive),将各种各样的会议记录、教材教案等都储存在内,在召开各种校内会议可使用平板电脑或手机立即调阅。

“由于校园庞大与师生人数众多,宽中的老师是被允许在校内使用智能手机,校方也要求所有老师使用Whatsapp,并设立各式各样的群组以即时传送学校的最新消息与措施等。”

另一方面, 宽中也已将部分课程和题库上传到线上教学平台Moodle,并且正在录制资深教师的上课教学影像,供学生在放学回家后自行参考和学习。

有关于独中资讯科技教学,赖俊雄感叹认为,大马独中长期向台湾、中国等地取经,但却沦为随波逐流跟风模仿,一直都未能发展出华文教育的本土特色。

他表示,20年前PowerPoint盛行,大家纷纷学习使用;后来网络兴起又转为e-Class网络教室;后来步入网络2.0时代,再转成网络互动教育平台(如Moodle);如今人工智能来了,大家又纷纷转谈AI。

他直言,这些都只是教学工具,而不是教育本身,并非潮流退烧就换别的科技,Moodle是十多年前的网络教育平台,但宽中也用了十多年去捉摸,慢慢发展出属于宽中的网络教学文化。

而有关人工智能,赖俊雄道,虽然这是末来教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教改一定是循序渐进,独中现今填鸭式教育制与AI资讯科技之间仍然存有一道鸿沟,跨过才是真正的教育改革。

如今较知名的教育理念是STEAM,即Science(科学), Technology(技术), Engineering(工程), Arts(艺术), Maths(数学), 譬如技术和工程结合,艺术和数学结合,科学和工程结合等。

有别于传统的单学科、重书本知识的教育方式, STEAM补强不同学科间的隔阂,以整合性的知识来源解决问题,同时让学生在数学逻辑的基础下,借由动手建构工程与呈现艺术美学。

他指出,这样的学科整合教育模式,知识不被局限于单一学科界线内,学生可以练习用不同的观点切入思考,在多元发展下培养出跨界沟通的能力,这是宽中接下来要前进的方向。


有关人工智能,赖俊雄说,虽然这是末来教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教改一定是循序渐进,独中现今填鸭式教育制与AI资讯科技之间仍然存有一道鸿沟,跨过才是真正的教育改革。 (图:受访者提供)


宽柔中学从2013年开始就举办校园创意比赛(如图所示),用意是鼓励学生运用知识结合生活再进行创造,而宽中学生亦在2016年大马发明与创新国际展(ITEX)勇夺双金双银奖。(图:宽柔中学提供)


宽柔中学老师正指导学生做光射的试验。(图:宽柔中学提供)


文:房怡谅(雪隆董联会提供)


作者 : 文:房怡諒(雪隆董聯會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