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18 17:33:55  2011220
消防员阿迪验尸庭.目击者:送医院时发现“阿迪右胸红肿有鞋印”
社会



案件中的第9个证人纳拉斯出庭供证。(图:星洲日报)


(沙亚南18日讯)施菲尔斯里马哈马廉兴都庙骚乱事件中殉职的消拯员莫哈末阿迪验尸庭迈入第6天审讯,继续供证的目击者纳拉斯指出,他在送阿迪到医院的过程中发现阿迪右肋骨处红肿,还有疑似鞋印的痕迹。


他在庭上指出,当晚他走入人群中时发现消拯员(阿迪)背部依靠在一辆车,双脚伸直而且头低着,处在不清醒的状态,身旁围绕着约10名围观者。


指全程没人展开救援


“全程没有人展开救援工作,只看见有人在围观、有人在用手机拍摄影片和照片,于是我马上要求围观者让开,给予阿迪呼吸的空间。”


他说,随后他跑到200公尺处外试图拦截3辆轿车以送阿迪到医院,不过却没有人愿意,于是他再跑回人群中,当时人群已达20至30人。


“当时,阿迪的上半身的衣服和腰带已经被脱下,并在7、8个人的合力下,将他抬起来,离开现场送医;我走在前面,他们走在后面,我再次试图拦截轿车,最终一辆轿车三菱愿意停下。”


他说,在往医院的路上,车上只有3个人,他和阿迪坐在轿车最后方,马来司机则负责驾驶。


“途中,我开始检查阿迪的情况,发现阿迪呼吸困难和右肋骨处呈红肿,处于不清醒的状态中。”


腹右侧也有鞋印痕迹


他说,他也发现阿迪腹部的右侧也有疑是鞋印的线条痕迹,过后他也抹掉该痕迹。


“过程中,阿迪的口袋中有钱包和手机,手机响了第3次我才接听,并告诉对方阿迪的状况,而手机也不断接获简讯,询问阿迪在哪里;过后我也把阿迪的物品分别交给随后抵达的消拯员和阿迪的哥哥。”


他说,整个过程中,他也不断给阿迪鼓励,告诉他很多人在等待他,要他坚强。


讯及在现场是否听到任何声音,他说他听到“Bomba pun dia orang nak pukul”(消拯员也打)。


此外,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今早10时30分也前来听审,关注此案的进展,不过中午时间就离开了。


祖莱达(左)也前来庭审,关注案件进展。(图:星洲日报)

司机:阿迪腋下红肿没鞋印


另一方面,司机莫哈末哈菲占指出,他只看到阿迪右手腋下至肋骨出现红肿,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伤痕或鞋印。


他说,他是凌晨约1时左右,在事发附近添油后,欲往沙亚南哥打哥文宁,结果途中经过案发的兴都庙,并听见有一名印裔女子喊“别进去,等下被打”。


“当时看见有6、7个人抬着一个人出来,结果印裔男子问他能不能载他们去医院,于是我就同意了,并下车帮忙。”


他说,他载受伤的消拯员和该名印裔男子(纳拉斯)到最近的医院,抵达后下车到紧急部门登记,不过大概30分钟后阿迪才被送入急救。


“由于我担任过医护人员助理,因此从阿迪的伤势所看,感觉不像硬物如木棍所致,比较像鞋子所致。”


此外,纳拉斯较早前供证时也提到,当他们抵达医院时,院方曾因他们无法出示阿迪的身份证,一度拒绝让阿迪入院。


他说,他不断向院方求助,在加上其他的消拯员已抵达,阿迪最终顺利进入急救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