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20 07:16:00  2011711
刘惟诚.土团东渡与巫伊合作
纯粹诚见

尽管雪州士毛月补选已经正式进入竞选期,但这场拥有4位候选人竞争的选战,到目前似乎并未引起太大的关注,有些国人甚至还叫不出候选人的名字和其代表的政党。士毛月算是兵家必争之地,赢了金马仑的巫统,需要透过收复此地,来向党员交待、向外界证明,自己在马来社群的地位,所以应该也是一个很关键的战役,何以这次的补选就是热不起?可能,国人对持续举行的补选已感到疲劳,因此对补选越来越无感,但对我而言,更可能是因为有更大的事转移了焦点。

对的,在补选提名日前夕,国内政坛发生了三件大事。首先,是首相敦马哈迪无视盟党的反对,执意接纳了7名从巫统变节的议员,甚至还亲自“欢迎”了他们的加入,让希盟内部的盟党(特别是公正党)震惊不已。然后,也是敦马,突然宣布自家的土团党东渡沙巴,除了单方面撕毁大选前后对沙民兴党的合作承诺,主要由巫统和公正党变节领袖组成的沙民望党(PHR)还悉数加入了即将成立的沙土团,而这一次,就让民兴党和行动党看O了嘴。

当然,事情还没完,因为诚信党好像未受直接冲击。所以,接着下来,就是敦马宣布顺利对“巫伊合作”进行搅局,表明伊党主席哈迪已“白纸黑字”地承诺不会在士毛月为巫统助选,让“土伊合作”的可能性浮上台面,令诚信党无言以对。尽管伊党上下对此感到疑惑,但作为此事的关键主角,哈迪对敦马的声明表现得支支吾吾,令伊党内部出现予人想象的不协调,之后敦马再继续追击,表明伊党不替巫统助选是因为“对手不是行动党”,直接向行动党扫了一巴掌。

在敦马眼下宣布的这三件大事,直接影响了土团党的三大盟党(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两大政敌(伊党、巫统)和一个友党(民兴党),而他选择这个时间点来走这几步棋,显然是要将这些政党推向两难的被动局面,比如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若在此刻对敦马发难,除了会令盟约破局、动摇政府,还将给予敦马政局不稳定的口实,拒绝按时交棒予公正党主席安华,这对大局不利;但如果盟党不乘势发难,则其将会越来越肆无忌惮,尽一切所能来让自己成为希盟之首。

三大盟党进退维谷的局面,同样也出现在沙州的联合政府内。州内最大的执政党(民兴党)并非希盟成员,而是支持联邦政权的信任供应者。敦马在希盟执政初期,以及东渡砂拉越州之时,曾经向沙首长沙菲益承诺,只要民兴党继续为联邦政府供给信任,则不会考虑东渡沙州。但随着土团党顺利进军砂州,而州希盟(特别是砂州行动党)对此未有强烈反弹,砂州实验的成功,再加上民兴党、沙民统(UPKO)和民望党的“青蛙”特质,提供了土团背离承诺的理由。

至于为何选择这个时间点,是因为目前盟党焦聚在士毛月补选和领袖假学历议题之上,需要关注的大局和动摇的民意,让盟党分身乏术,而握有29席的民兴党一来无法单独执政,二来沙菲益又对首长职非常在意,这些种种都促成了敦马东渡沙州的时机。而且敦马东渡的理由非常堂皇,就是协助“巩固”州政权,沙菲益若因而发难,敦马必定会在沙巴复制巫统退党潮,尽全力招揽分散在民兴、民统和沙团结阵线的前巫统领袖和国州议员,促使沙菲益丢失政权。

因此,如今陷入被动的民兴党,也只有无奈接受。而伊党则更有趣。敦马在毫无预警下突然宣布与哈迪的协议内容,震动伊党内部,由于绝大部分领袖皆不知情,所以打乱了巫统和伊党在士毛月原有的补选部署,哈迪逃避提问的表现也动摇了基层的军心,先别说伊党能从中获得什么利益,土团党已透过为伊党制造的两难形势,在士毛月占尽了上风,也破坏了巫伊合作的算盘。3件事,让3个盟党、2个政敌和1个友党陷入被动的两难局面中,而土团党将从此转被动为主动。

行文至此,我不得不感慨,敦马,依然是那位有能力翻转政局的敦马。到底是谁说,他变了?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