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25 07:00:00  2012645
颜振利/台北爷爷
速写本子


台北的爷爷今年92岁,一身骨架仍硬朗健壮,走起路来腰挺身直。不久前携妻回台,岳父母替他安排了一次生辰大寿,一众二十余人在拥挤的公营住宅里庆生。

爷爷曾是国民党随扈,那年随着蒋中正撤兵退守台湾后,才在台北落地生根,成家立业。几年前与妻交往时,未见其人,便已从妻口中得知其人其事,俨然一副硬汉作风。譬如他便曾经在公众场合与人发生口角时,以手比枪支瞄准对方脸上:“小心我一枪毙了你。”

与妻谈婚论嫁时,战战兢兢地赴台与他见了面,然而过程没有想像中惊险。他看我一张标志着华夏炎孙的黄色脸孔,一口南洋腔又夹杂三分大陆普通话,才渐渐适应眼前人即将让其大孙女远嫁的事实。

我和妻在台的婚宴上,爷爷头戴一顶复古鸭舌帽,身穿3件套西装,一人搭乘大巴前来。他手拿一杯洋酒,在场上与宾客欢快叙旧。到了与家父交流时,他才缓缓拿出先前在大巴上写下的刘家族谱,给我们念叨:“没想刘家到了我手上便要绝后了”。是夜,爷爷在婚宴结束前便已醉得不省人事,要数人合抬离席才可。

这是我对台北爷爷感到深刻的一些印象碎片。


作者 : 颜振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