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2-27 07:00:00  2013641
一路看著拉曼大学学院的蜕变与进步
教育专题

● 報道:本報 王麗琴、陳靜慧


拉曼学院创立初期,学生曾在八打灵再也公教中学的教室上课,并没有体验过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曾是拉曼学院校友、讲师、副校长、并于2008年荣休的前任校长容莱娣和同为拉曼校友的丈夫曾治胜,追述当年一同求学的往事,认为无法享受青春校园生活的经验,却有另一番正面的学习体会。




容莱娣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追述当年在拉曼学院求学的点滴,无限感慨。




●容莱娣(前校长,任期2002~2008)

  协助筹集建校基金,让设备更完善

容莱娣说,1973年,他们正在修读最后一年的商学系课程时,是在学院借租的学校内上课。在他们毕业后的另一批商学院学生,则有机会在吉隆坡文良港的拉曼校区修读最后一年课程。

她指出,第一阶段的拉曼校园基础建设工程于1976至1978年完成。尽管他们无法享有新建的校舍,但也肩负起校友的使命,协助筹集建校资金,让日后的学生能够在完善的设备下求学。

曾治胜说,在为拉曼校舍筹款时,发现各阶层人士,从小贩、德士司机、或是上班族都非常热衷推动教育,募捐时也十分慷慨,这是令他们感到惊讶的事。谈起求学时期的难忘回忆,容莱娣笑言:“当时我们没有任何资源,就连要打篮球,也要向学校借球,而且校方也很谨慎看待我们使用的教室,当然,我们是好学生,也会小心保护。”

“而且,当时我们也没有合适的图书馆,尤其像我是外地生,必须要步行到邻近一间特别设立的小型图书馆,但还没开门就大排长龙了。”

“因为租借的房间规模不大,考试期间我们都想要回到教室内温习。我们也向校长保证将会善用,并确保学校的设备不会受到破坏。由于活动受到局限,再加上每6个月就必须面对    3次考试,我们的生活都围绕着考试。”

职业生涯中,最棒的事就是“教学”!

从来没有想过要当讲师,却在机缘巧合下踏入教育领域,在受委为拉曼学院校长之前,容莱娣曾在拉曼修读会计系,理想是要当一名专业会计师。工作了一年,她意外收到昔日拉曼商学院注册处负责人的简讯,询问她是否有兴趣回到拉曼担任讲师,并有机会申请哥伦坡奖学金继续升学。当时容莱娣在决定和拒绝之间思考了很多,担心自己无法胜任这份神圣的职务。不过,她父亲的愿望是希望她可以成为老师,因为老师是份高尚的职业,受到尊重。而且,她还可以借此回到母校付出贡献,累积工作经验,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适逢拉曼学院也已经建立校园,这也印证我们已经踏入另一个层次。我认为拉曼学院的学生更需要我。”

“在我那个年代的教职员,大部分是兼职讲师,全职讲师屈指可数。我真的很佩服他们愿意牺牲自己下班后的时间,来到学院执教。”她说,没有一门课程可以教你如何教学,在担任拉曼学院校长的时期,她推动了许多职员培训计划,尤其是鼓励新讲师加入学习行列。此外,她非常注重职员间的团队精神,希望能将职员们的力量凝聚在一起。

“我们知道学生需要的校园生活不仅局限在课堂内,他们不能只是来学校上课然后回家。他们需要更多机会,包括可以和讲师们共处的时光。我很自豪,当我回来拉曼时,我已经看到这一切都在总体规划之下。”

在容莱娣心里,讲师是一份高尚且带来满足感的工作,教学的热情并非金钱可以取代的事。原本她应该是一名专业会计师,但她表示,在职业生涯中,最棒的事就是“教学”。她分享过往的经验时说,她有同期伴友甚至向她表达羡慕之情:“我也想像你一样,加入教学行列。我也想和年轻人一起工作。”

“比起以前,我更加懂得与他人打交道,或协助学生、同事或伴友去完成他的工作。即使如今荣休了,在我离开校园后,他们的学习过程都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因为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学习。”




容莱娣(左)和丈夫曾治胜,翻阅并欣赏由拉曼大学学院为配合50周年校庆制作的纪念本。




●曾治胜(拉曼学院校友)

  拉曼生的特质就是全能

容莱娣与同是拉曼校友的丈夫曾治胜当年都是会计系毕业生,毕业后两人的发展方向不同,曾治胜留在英国就业,而容莱娣则回来大马的母校贡献,两人分隔两地,继续为梦想努力。

曾治胜述说,他在英国待了14个月后返回大马,在一次工作面试中,他先把文凭递上,对方似乎有些惊讶地问:“你从哪里毕业?”他说:“拉曼学院(TAR College)。”当时,负责面试的经理连声赞叹:“你能够在拉曼考取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考试,是一件很棒的事!”

在第二次面试中,总经理告诉他,他们非常满意他的文凭资格,但希望他能够接受新挑战,领导一个新成立的总审计部门。他说,虽然当时他是以会计系文凭申请进入该公司,但典型“拉曼生”(TARCIAN)的特质就是全能,他发挥了“TARCIAN BOLEH”的精神,勇敢接受这份任务。在他的职场生涯中,他曾经做过审计、安排和检查系统、采购审计等。在采购经理离职后,他还必须身兼多职,除了原本的审计部,还要接管采购部。“我们证明了会计师不只是局限在会计领域,还能够在其他领域发挥。”

1996年,曾治胜受委为该公司新部门“企业服务”主管,关于审计、人事、采购、设置财产、保险事项都纳入该部门,这是再度考验他胜任“多任务处理”(multitasking)能力。一直以来,拉曼生在私人企业印象中都有极高评价,但是就业机会和成果也因人而异,就像容莱娣和丈夫皆是毕业于拉曼学院会计系,但各自发展亦随意而为,前者踏上教育这条路,后者则在商业这方面累积丰富的管理经验。





陈泽却在任期内推动建筑物改造和翻新,也使到拉曼大学学院筑下更现代化的风格。



●陈泽却(前校长,任期2008-2018)

  为拉曼学院换上全新外观面貌

在拉曼学院升格为大学学院之前,时任校长拿督陈泽却博士在改造和翻新建筑物方面费了不少功夫。在接任之前,他曾在拉曼担任讲师,随后则到拉曼大学担任副校长,负责国际及学术事务。当他再度回到学院担任校长时,看见校区内残破老旧的建筑物,顿时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我要营造青翠繁茂的绿化环境,为这所城市校园更新面貌。”

在他任职校长的首5年内,他都致力修复和翻新校园内一座座陈旧教学楼,今天的拉曼大学学院,已经颇具现代化建筑的风格。陈泽却博士接受专访时说,改变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他在任期内设下的目标是要让学生看见学院每年都趋向发展进步,从而为他们带来正面的效益。

回顾当年,陈泽却说,拉曼学院文凭不受政府承认一事,曾经备受各界关注,这是因为学院的地位很特殊,它不是国立或私立大专,负责评鉴私立大专学术资格的国家学术鉴定局(LAN)无法鉴定拉曼学院的文凭。

“那段时期,报读拉曼的学生人数明显减少,大部分学生都选择拉曼大学,因为拉曼学院的课程并不列入政府学府名单内,这实在无法说服他们选择拉曼学院。”后来,国会在2007年通过教育部属下的大马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法案,大马学术资格鉴定机构的机制也于2008年建立,国家学术课程的管理交由MQA负责。“较为庆幸的是,MQA允许我们继续开办课程,但我们又面对另一极大的危机,即政府只会承认在2008年后的拉曼文凭。之前呢?我们无法争取到。我们会尝试努力。”

他指出,经过一番努力,该学院终于争取追溯回90年代中期(1998年以后)拉曼学院所有课程文凭(Diploma)和高级文凭(Advanced Diploma)受到政府承认。但是,1998年以前文凭不受承认的事情,也引起很大的争议和批评。当时,拉曼学院74项受公共服务局承认的课程,涉及的拉曼学院毕业生最早是在1998/1999年毕业,这批毕业生人数近 10万人。在2012年时,时任高教部副部长拿督何国忠指出,只要是毕业自拉曼学院,其文凭就会受到承认,而不只是追溯回90年代。这也意味,像拉曼学院文凭不受承认的问题,不会再出现;持有拉曼学院文凭不但可以在私人界找工作,也可以在政府机构当公务员。

属于拉曼的坚韧情感纽带

陈泽却说,在拉曼学院或拉曼大学学院内,可以看到师生之间建立的情谊联系,职员们也非常敬业,甚至成立贷款基金帮助家境贫困的学生升学,相信没有一所学校能够像拉曼那样“亲如一家深厚情谊”,包括他本身与学生之间的互动极佳,常常会参与学生举办的活动和作品展,因为他希望学生能够感受到校方的欣赏和关爱。

他表示,学生们也常常邀请他参与联谊、婚宴,甚至把他加入WhatsApp群组,大家不会因为毕业后分道扬镳而失去联系;反而,一场又一场的联谊活动,聚首时缅怀美好旧时光。

陈泽却说,拉曼学院扮演了历史重要任务,培育建国生力军和专业人才。尤其是课程都符合市场需求,在拉曼学院毕业的学生更是具备受聘优势,许多企业主管都喜欢拉曼生的勤奋可靠精神。

“有些学生可能在学术上不佳,但我们的学生都是以‘勤劳’著称,许多雇主都很喜欢拉曼生。我们告诉新学生,你有20万名学长姐在外。”“尤其当你看到你的学弟妹们,你会对他们特别关注吗?这就是我所强调的情感纽带。”

早期,拉曼给人的感觉是协助家境贫寒子弟的升学机会,不过,近年拉曼越来越注重学校建设和硬体设备,让学生不但有个良好的读书环境,也兼备课外的群体活动,以达到全面学习。

拉曼更瞄准市场潜能,开办运动与体育科学系,为国家提供更多体育运动专才,提升国家的运动文化。该大学学院也是国内首个开办此课程的学院,有关课程是教导学生各种和运动有关的知识,包括各种运动的正确姿势、运动保健、康复及急救等。首批毕业生也在相关领域中找到工作,如韵律操教练、独中教师、运动项目策划公司和复健中心等。


作者 : 王麗琴、陳靜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