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3 09:00:00  2016184
陈绍安·真外来者和假外来者!
天马行空


一群合法的公民,一群民选的代议士,也被标签为“外来者”!


如此任意标签的大本事,舍巫统取谁?


何谓外来者?


大批疑是罗兴亚人在天刚亮之际,陆续登陆玻璃市新港海滩。单看照片,场面都很惊人;当地居民早上8时,在新港双溪柏拉迪的红树林内发现大批满身泥泞的人,经查证都是偷渡入境的罗兴亚妇孺,当中最小孩童年仅3岁!


这些,就是名副其实的外来者。


即便如此,当看到必须赤足走过50公尺长的泥沼才能上岸的罗兴亚人,当看到被泥沼沾得犹如泥人,尤其小孩子赤裸上身,全身泥泞,狼狈不已的画面,咱家老百姓都会心生怜悯,赶紧送上物资以供温饱。


这就是老百姓对待“外来者”的方式;爱心满满!


但又不能否认,长期姑息这些“外来者”无阻登陆,等于为国家制造无止境的社会问题。这些罗兴亚人陆登之后,转眼就变成滞留我国的受保护“难民”,政府还不得不花人民纳税钱去为

他们提供庇护所。前朝如此,新政亦然,基于人道立场,甚至开始讨论给罗兴亚难民孩童提供教育的可能性。


不论是前朝,还是现任政府,就是如此应对“外来者”;爱心满满!


国阵执政时期,巫统不只扬言不会放弃罗兴亚人,更与伊党联手参与援助罗兴亚人运动,包括运送2200公吨粮食援助罗兴亚人,声称这是穆斯林团结之举。


保守估计,这些罗兴亚“外来者”人数,至今已突破10万人。


这,也只限西马而已。


东马更严重;曾有东马的上议员警告,联邦政府再不认真处理沙巴被菲律宾非法移民淹没的问题,我国未来极有可能失去沙巴!这对西马人来说,会觉得危言耸听,但是东马尤其沙巴人反应强烈,他们都已意识到,不论是合法或非法进入沙巴的菲律宾人,现已崛起成为沙巴主要族群。


有东马人引述官方和其他管道搜集到的数据,指认沙巴外来移民至少已有175万名,比150万名道地沙巴人还要多,这些“外来者”听说后来都成了有投票权的“马来西亚公民”,如此反客为主的情况,迫使今日东马人坚拒收留罗兴亚难民,他们担心反客为主的历史重演。


沙巴的菲律宾人,就是名副其实的“外来者”。


当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指国会有太多的“外来者”,导致国内马来人感觉自己像是“客人”时,所指的是至今仍持续涌入我国,一直都在偷渡入境的罗兴亚人?还是已经造成沙巴人不安的,来自菲律宾的非法移民?


非也!


堂堂一个巫统代主席,所指的“外来者”,竟是全国大选中已由人民选出来,现在代表人民进入国会,且不分种族在为国家发展作出努力的人民代议士。这些人民代议士尽管政见不同、做法不一,却不可否定他们的公民权益,更不可置疑他们代表人民的议员身份。


如果一个巫统代主席可以代表巫统人,那么巫统人眼里除了马来人,其他公民都变成“外来者”了,更甚的是罗兴亚人、菲律宾人都不会让巫统人感觉像“客人”,反而是非马来人身份的马来西亚公民,会让巫统人感觉不自在。


这跟伊党没两样,只要非穆斯林,就是“外来者”,罗兴亚人是穆斯林,所以要比非穆斯林的马来西亚国民更应受照顾?


堂堂一个巫统代主席,对建国历史好像很无知,完全漠视国家独立至今,举世皆知且认同的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文化的立国之本,完全漠视马来西亚是个实施联邦议会民主制和选举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还一直挟种族主义之名在灌输巫统就是国家,就是政府的思想!


真正的“外来者”问题不去探究,不去解决,反深陷在假想的“外来者”泥淖中不可自拔,孰不知在已趋向全球化,已趋向泛种族化、泛宗教化的新世纪,以“外来者”标签政敌的做法早已过时。


如此定义“外来者”,如此应对“外来者”的,只剩巫统矣。



(作者为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作者 : 陈绍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