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3 18:37:23  2016323
与神灵沟通 为村民解困‧沙原住民祭司凋零
我们

在沙巴原住民原始传统信仰中,祭司(Bobohizan)在社会中扮演重要角色,他们主持各种祭仪,是人与神灵沟通的桥梁,殖民主义、主流宗教及现代价值观影响下祭司文化日益凋零,但依然有人希望守护远古的智慧,是否能如愿,是个未知数。


沙巴原住民族群对祭司有不同称呼,Bobohizan是嘉达山杜顺族祭司,龙古斯族则称为Bobolian,杜顺罗杜族称作Tantagas。祭司以女性为主,也有男祭司,他们是原住民部落与灵的世界沟通的专家,主持各种祭典,是医师也是村里面对干扰、灾害时咨询的对象。


如今祭司文化日益式微,人们寻访祭司的情况日益减少,每年的5月,大肆庆祝丰收节庆典时,身穿祭司服的祭司亮相于热闹庆典活动,展示法器和祭品等,是现今一般民众能近距离接触及看见祭司的途径。


2015年6月5日,沙巴兰瑙发生地震,造成原住民视为圣山的神山上发生严重人命伤亡事件,当时祭司受邀与神灵沟通了解发生灾难的原因,之后各地祭司陆续举行祭祀,安抚被触怒的神灵,祭司曝光于媒体镁光灯下突然受到关注,也暴露了老祭司们面对青黄不接的窘境。


诺哈妮达:离开后无人接班

“每区只剩一至数位祭司”


祭司团负责人诺哈妮达(Norhanida Annol)表示,过去每个县有数十名不等的祭司,随著祭司一个接一个离开后无人接班,现在每个地区只剩一至数位祭司,像兵南邦和斗亚兰也只剩数位,有的已经年迈和行动不便,无法主持任何仪式。


祭司因能与一般人无法接触的灵的世界连接,主持各种祭仪,协助人们解决问题,是社会上重要和受尊重的人物,但在现代社会变迁与影响下,对外界充满神秘与奇幻色彩祭司常被视为迷信和魔鬼。


诺哈妮达表示,现在谈起宗教就只有ABC,如基督教、伊斯兰、佛教及兴都教等,但早在其他宗教到来之前,沙巴祭司与原住民久远以来,就有神或造物主的概念,每个地方对神的称呼不一,有称为Kinoingan、Kinoringan或Suminondu。


她表示,指祭司不相信神是错误的,但与其他宗教不同的是,祭司相信创物主Kinoingan让祂在地球上所创造的一切都有守护灵(miontong)。


“祭司不是信仰和崇拜石头、树,而是尊重造物主的守护灵。这也是为何以前人们进森林时,会心怀尊重,因为相信森林有神的守护灵。这是尊重不是崇拜。”


她举例,在砍一棵树或搬石头之前,祭司会请示说,“祖先如果您是这棵树的守护者,请允许我砍这棵树,因为我需要它来为病人治病,我们要移开这块石头,希望没有干扰到您,我们并不是有意的,对不起。”这就好比进别人家之前要先敲门一样的道理。


“祭司的语言与实践充满尊重与礼仪的教诲,如今周遭所发生的破坏就是因为人们对一切没有了尊重。”


人与灵沟通的媒介


诺哈妮达表示,祭司是人与灵沟通的媒介,他们使用叫Komburongoh的法器与灵的世界沟通,协助求助者或个案解决问题。


Komburongoh是一种沼泽植物,即菖蒲,对嘉达山杜顺族是神圣的植物。祭司的法器以Komburongoh的根部制成。


“如果祭司本身无法解决求助者的问题,他们会询问Komburongoh,得到答案后再告求助者。”


她表示,祭司是智者,也最畏惧神和不敢犯错,他们的角色是为了更好的世界,真正的祭司不会害人,她希望人们能明自祭司的立场与原则,“若有者因受利诱而选择走非正道,老祭司和我们绝不认同。”



“被选中”和具天赋才能当祭司


诺哈妮达的外婆是祭司,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外婆是受到尊重的人,不但是长老会的成员,村里若发生不祥或灾难事件,是人们咨询的对象,也为人治病。


她表示,祭司的知识一代代相传,但并非每个人都可成为祭司,只有“被选中”和具天赋者才可成为祭司,“在10个兄弟姐妹当中,可能只有一、两个人具有那样的天赋,即能主持祭仪或与灵沟通,帮助人们解决问题。”


以记忆背诵灵语


嘉达山杜顺是没有文字的民族,祭司的知识没有被记录下来,一代代的祭司都以记忆背诵灵语(rinait),视为有天赋的小孩从小获祭司传授灵语。


诺哈妮达小时候,外婆每天到她家里,为她吟唱及叫她记下各种灵语,似乎有意训练她成为祭司,“但我听不久就睡着了,或许我不是被选中的那一位。”她是家中老大,外婆在她12岁那年于110岁高龄去世。


祭司所用吟唱的灵语是非常古老的嘉达山杜顺语,语言非常特别和优美,虽是母语,但一般人是无法听懂的,具有天赋者却可以轻意“接收”和记下灵语。


诺哈妮达虽不是祭司,也是一名穆斯林。她接手年事已高的母亲所带领的祭司团,确保祭司可专业地处理与举行各种祭仪,并让祭司凝聚在一起。


“我和妈妈都不是祭司,我们没有能背诵灵语的天赋,但我们了解也尊重祭司。我亲眼看过外婆和祭司文化和实践,以及如何帮助别人,希望守护这个信仰、文化和传统,让人们明白祭司的角色。”


祭司在医疗领域获一定认可


诺哈妮达表示,由于现在的社会太多问题,人们开始问为甚么和回头寻找答案,有的人开始相信失去了对大自然的尊重,造成天灾和各种问题,也开始愿意学习,让人们的心变得更柔软。


“所有的宗教都教育人们要尊重彼此、和睦相处、互相尊重和爱护别人。


这也是祭司的实践与教导,当意识到这一点,很多人也回归到这些传统与文化。”


她表示,如今祭司也在医疗领域受到一定认可,对一些医生无法治疗的病况,家人得到医生的许可,寻求祭司的帮助。


此外,在精神科领域也有医生探讨与祭司合作的方式,例如疑似灵魂附体的个案,以便协助病人恢复。


她一直认为,祭司教导的是如何与每个人或一切和平共处,互相爱护与关爱,维系人与灵的世界、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她不认为这样做是错。


“宗教与信仰之间是可以互补互助而不是互相对立和攻击,也没有必要互相批评。”


老祭司一个接一个地离去,古老文化传承令人焦虑,诺哈妮达庆幸如今还有3名年轻人愿意学习和继承祭司的工作,“他们当中有的受到家人的反对,但一旦‘选中’内心受到呼召,是很难抗拒的。”


“他们跟着老祭司学习祭仪与灵语,老祭司离开后,把法器都交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好好保护和收藏,延续这个文化


作者 : 王丽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