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09 08:30:00  2019463
林瑞源.誰是元配?誰是小三?
风起波生

在巫统及国大党的反对下,马华解散国阵的行动失败了。马华何去何从,继续留在国阵,在巫统和伊斯兰党已经“结婚”的情况下,将变成尴尬的元配。

或许巫统及国大党认为国阵还有政治价值,就不解散了,但是巫统和伊党大被同眠、一脚踏两船,还有什么诚信可言,非马来人也不会再支持国阵。

最可笑的是,马华与国大党在本月4日还发表联合声明,指两党作为代表各自族群的政党,认知到如今的国阵已经变质,因此,两党别无选择,并将会探索组织新联盟,以延续两党守护多元团结的初衷。但一转眼,国大党改变立场,继续留在国阵,忘了自己曾说过国阵已经变质;国大党在“马来人大团结”的旗帜下,也将逐渐式微。

哈山宣布国阵总秘书还是东姑安南,因为纳兹里的委任没有在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中通过。如此说来,纳兹里已经非法担任5个月的国阵总秘书,会不会也影响国阵的合法性?勉强来说,除去纳兹里的总秘书职是马华的胜利,但纳兹里去留不是决定华裔支持国阵的因素,而是国阵是否还坚守非世俗国体制及多元的原则。

莫哈末哈山已经宣布巫伊联婚,马华不管是站在民族立场,还是党立场,都没有继续留在国阵的理由,因为伊党鼓吹政教合一,既然巫统有求于伊党,肯定会配合伊党的神权政治。巫统是国阵老大,连带的国阵也会走向宗教路线,马华无力阻止,最终就会背弃华裔族群。

虽然政治讲求利益,但是在关系国家和民族的大是大非课题上,绝对不能妥协;马华为了马来票,继续在国阵内虚与委蛇,将受到历史的批判。政治上的模棱两可,要退又不退,也将磨损党的信誉。

若马华选择退出国阵,将是一条艰辛的道路,因为没有马来票,将无法形成第三股势力,不过马华可与巫统内反对巫伊联婚的领袖合作,筹组制衡希盟与巫伊的新联盟。

尽管金马仑及士毛月补选成绩显示巫伊合作能够结合马来票,痛击希盟,但巫伊仍然希望拉拢到一些非马来票,以提升胜利的机率,所以他们不结盟及合并,继续保留国阵,是要让它作为争取华印选票的平台。

长远来说,巫伊合作对伊党更加有利,因为巫统向来没有伊党那么宗教化,一旦巫统接受伊党的神权政治,那么巫统的支持者将被伊党吸纳,扩大后者的影响力。

况且,伊党在大马半岛的中部及南部基层势力不强,若能够靠巫统在这些地区插旗,伊党也能够扩大政治版图。

比较毅力和耐性,有强大精神力量的伊党是佼佼者,而且该党的终极斗争目标是取得中央政权,运用权力实现政教合一。伊党能够等待,用一些牺牲来换取长远的目标。

其实,与巫统合作是伊党主席哈迪阿旺11年前的心愿。2018年308大选,国阵蒙受重挫,失掉三分二议席及数州政权,当时哈迪就想和巫统在雪州和霹州组成联合政府,却受到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坚决反对,过后伊党才与公正党及行动党结盟,成立民联。

与多元种族政党的公正党及行动党结盟非哈迪所愿,所以他任由民联瓦解。从他主张非穆斯林不可担任部长的言论,可以推测他希望成立纯穆斯林政府,只有这样才能够没有任何阻碍的落实神权政治,因此巫伊合作最符合他的理想。

但是,最终并吞巫统也可能是他的计划,他多年前就曾经喊出“伊党取代巫统(Pas Ganti Umno)”的口号,因此不能小觑他的政治野心。

哈迪多年来和巫统纠缠不清,目的可能就是要看清巫统的弱点,慢慢引诱巫统来投;他送了金马仑及士毛月补选两个礼物,巫统领袖马上宣告双方结婚了。

巫伊合作可怕在于伊党理念的合理化,慢慢向布城进逼。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