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10 08:45:00  2019921
郑丁贤.從士毛月到晏斗
星期天拿铁

国阵濒临瓦解之际,巫统和马华在国阵最高理事会各退了一步,让这个半世纪的老店,勉强维持下去。

马华要求解散国阵的提案没有通过,不过,它的收获是撤换了国阵总秘书纳兹里。

纳兹里这个人难以捉摸,“头风”得厉害。他说话做事经常往死角里钻,以至在关键时刻,带来致命伤害。

2018年大选之前,他辱骂华社耆老郭鹤年,毫无道理,却极尽毒辣,激起华人社会全体的愤怒,迁怒国阵,殃及马华。

不夸张的说法,那是造成国阵流失最多华人支持的单一事件。505大选,创下国阵华裔选票最低的纪录。

士毛月补选之前,他被引述说华淡小应该被关闭,尽管他之后否认,不过,伤害已经造成;补选的华人票依然低荡。

事后,他还说:“如果马华和国大党不高兴,那就离开国阵好了。”

如此嚣张,连他的巫统同僚,前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都看不下去。他在脸书写道:“国阵总秘书应该是和平缔造者,而不是挑衅者或敌对者,他应该成为缓冲区,而不是一个战争区。”

如果纳兹里继续担任国阵总秘书,国阵的内部战争没完没了,马华只要应付纳兹里,就已经元气大伤。

东姑安南重做冯妇,也并不是适当人选。他的形象沾满污点,加上贪污案件在身,对国阵不会加分。不过,在过渡时期,看来他也只是暂时的人选。

巫统在两次补选时走偏锋,以种族和宗教路线为主调,和伊斯兰党打得火热,似乎已经不把国阵友党放在眼里。

不过,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在最高理事会摆出鸽派姿态,拉拢马华和国大党,试图以和为贵。

末哈山之前被补选胜利冲昏了头脑。只是,接下来和伊党的第一次协商会议,巫统高层全员出动,伊党却有所保留,不但哈迪阿旺没有出席,阵容也只有巫统的一半人数。

巫统想要把两党关系“正式化”的意图,也未能实现。伊党表明只是合作而不谈合并,也不使用共同标志;两党的关系,止于选举时的合作。

几天后,哈廸阿旺还宣布伊党不但可以和巫统合作,也可以和马哈迪及土团党合作。

末哈山终于回到现实。巫统需要伊党,多于伊党需要巫统;而伊党有本身的计算,在需要时,它可以抛下巫统。

而眼下自己的晏斗补选,伊党未必救得了他。

不同于士毛月的是,晏斗是混合选区,马来选民约54%,非马来选民占46%。况且,伊党在森美兰州的支持力,并不如雪州。

末哈山想要保住晏斗,不能只靠马来票,而马来票也不可能完全支持他。换句话说,他必须要有一定数目的非马来票才能中选。

这个时刻,如果他搞砸和马华、国大党的关系,那是砸了自己的脚。或许马华和国大党不能帮他争取太多非马来人票,然而,只要两党党员杯葛他,他就吃不了兜着走。

末哈山是现实主义者,在现有的状况和条件下,他只有放软姿态,维持国阵的架构,以应付眼前的挑战。

国阵不解散,并不代表它渡过难关。巫统尝到两次补选胜利的滋味,很难寄望它会放弃饮鸩止渴的种族和宗教主义路线;中短期内,它势必要一脚踏两船,在伊党和友党之间寻找温存。

马华和国大党则还看不到华人和印裔的回流。尽管华印裔对希盟有诸多不满和失望,但是,核心价值依然倾向希盟。

只是,当希盟的土团和公正党也高唱马来人主义,行动党则以“马来西亚人”自居和自保,少数民族的权益,又要向谁争取?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