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13 08:45:00  2021470
郑丁贤.關他,不如教他
非常常识

22岁的砂拉越土著,阿里斯特,在网上发表了有辱伊斯兰的言论,被判坐牢10年10个月,以及罚款5万令吉。

这不是第一宗侮辱宗教的判决,但是,肯定是侮辱宗教案件之中,最严厉的判决。

社交媒体上,众多网民拍手叫好,称判决是一个教训,也可以成为警惕,让其他人以后不敢再冒犯伊斯兰。

但是,也有人认为惩罚太重;毕竟,10年监禁,那是等同严重罪行如抢劫、强奸、误杀等的惩罚。

我个人倾向后一种看法。此人该罚,但是,罪与罚要等比,也要看当事人的情况。

以阿里斯特来说,他是典型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他只受过小学教育,是一名劳工,还患有精神疾病。他被控告之后,也没有聘请辩护律师;出庭时,当场认罪。

以他的认知能力,或许他还不了解“污辱宗教”是怎么一回事,也不清楚相关的法律责任。

判他10年,固然满足了一些信徒的意愿,但是,对于阿里斯特的个人权益,以及他的一生,创伤无可弥补。

砂拉越公正党议员施志豪准备为阿里斯特申请司法检讨,或有挽回的机会。

惩罚之外,或者,这些侮辱宗教的事件,以及对社会的影响,足以让人们好好思考。

过去没有网络的年代,很少发生这种事件。你不能想像在20、30年前,有人在大庭广众置疑某个宗教,或是辱骂宗教,除非他是精神病患者。

我的意思是,人们都知道这是敏感课题,也会成为法律课题,更是文明的问题。不同的宗教和文化,不应胡乱批评,更不能恶意漫骂。

而且,我觉得以前的时代,虽然一般教育水平低于如今,但是,人们的群体性比较高,在群体生活中,能够理解和包容别人的差异,也懂得尊重宗教和习俗的不同。

然而,网络时代改变了人们的自我认知,也扭曲了社会关系。人人可以在社交媒体发表言论,固然强化了言论自由,但是,也让很多人因此自我膨胀,把言论当作一种武器,动辄攻击他人。

一旦有旁观者观看或按赞,则助长了气焰,于是,不分青红皂白,言论一出,就要伤人毁人,否则就不能快意过瘾。

今天,许多社交媒体的内容,特别是留言栏,已经类似精神病患者集中营,除了狗血,就是更加血腥的狗血。

理性的论述,愈来愈没有市场,反而成为攻击的标靶。如果活在网络,那就是一个疯狂世界。

要应付如此一个现象,不能像对付阿里斯特般,关他十年八年;毕竟,言论虽然失控,但是自由还是要有保障。

适当的惩罚是必要的,然而,网络时代的道德教育,理性认知,社会责任,这些新时代的文明建立,更是必要。

与其把阿里斯特关进监牢,不如把他送回辅导室,教导他大马社会的种族和宗教敏感,教育他社会和法律责任,灌输他理性和包容之道。

首相署的国民团结局形同虚设,这才是它的任务。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