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2 08:40:00  2026204
郑丁贤.马航与爱国症候群
非常常识

马航亏损,何去何从当儿,爆出了这一段话:

砂拉越副首长詹姆士玛欣说:“马航是马来西亚人的骄傲和象征,如果把它卖了,就是卖掉了马来西亚人的骄傲和象征。”

我不能不赞扬玛欣先生的爱国情操;作为大马人,他以大马为荣。这一点,应该向他看齐。

但是,我心里产生两个问题:

1. 马航和爱国情操,或是爱国主义,有直接关系吗?

2. 亏损连连的马航,依然是马来西亚的骄傲吗?

在表达意见之前,我必须说明,我对马航没有偏见,反之,我的出外首选,都是以马航为优先。

只是,马航去年亏损了30亿令吉,必须依赖政府埋单拯救。糟糕的是,这并不是马航第一次大亏损,也不是政府第一次出手打救。

20年来,马航一再亏损,政府一再注资,一再重组。每一次丢入数十亿令吉,每一次都说要重新起飞,但是,每一次都是失败告终。

所以,如果有人告诉你:“这一次注资,再次重组,就可以挽救马航了。”

请问,你相信吗?

连马哈廸都不相信了。他说:“我也爱马航,但是,要马航成为国家航空公司,我们没有这种能力。”

于是乎,马哈廸的其中一个建议,就是卖掉马航。

只是,这不容易做到。像玛欣先生如此的爱国人士,已经说得明白:“卖马航就是卖掉大马人的骄傲。”

玛欣先生不会是惟一的爱国志士,后面还有成千上万的跟随者。想要卖马航,就是不爱国,就是和他们过不去。

这是一种爱国症候群,任何带有国家名义和形象的东西,就是代表国家,必须去爱它,为它牺牲,不能计较,也不管值不值得。

我不敢说,这种思维绝对错误;然而,在这个新时代,它肯定有问题。

首先,国家航空公司(National flag carrier),这个观念,已经过时。

国家航空公司这个概念,产生于1940年代。当时隶属联合国的国际民航机构(ICAO)提出建议,让各国选择成立本身的航空公司。

想一想,1940年代,民航飞机还是一种新产品。要成立航空公司,也只有举一国之力,才有能力实现。因此,必须依赖政府成立航空公司。

不过,强大如美国,民间企业实力雄厚,当年就很大气的宣布说:“美国不需要国家航空公司”。于是,美国没有所谓的National flag carrier。

几十年来,美国的航空公司都是民营企业,没有国家持股,无需政府注资,也没有政治干预,完全以企业模式经营,所以蓬勃发展,举世无双。

而当年的英国,选择成立British Airway(英国航空公司),飞机漆上米字国旗,很是威风。可惜,即使精明有效率如英国人,把航空公司交给官僚管理,还是亏损连连,成为国家财政的黑洞。

英航不堪亏损,最终和西班牙航空合并,为私人企业IAG所拥有,起死回生。如今,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是卡达尔航空公司。

论骄傲,应该是卡达尔人的骄傲,因为挂英国国旗的飞机,是在为卡达尔赚钱。

我的意思是,航空公司未必需要是国家航空公司。历史证明,国家航空公司因为受到“国家”的限制,必须符合国家的特质,因此管理官僚化,冗员充斥,营运缺乏效率,工会势力太大,还要承担种种“义务”。

所以,当年英航被民营的维珍航空打得趴倒在地,而马航也不是亚航的对手。

亏损的马航,一再依赖政府拯救,而这些资金来自纳税人的口袋。我固然爱马航,抱歉的是,我无法感到骄傲。

该卖的,就卖吧,绝处才能逢生;让政府退出企业,国家也不需要有国家航空公司,才能挽救马航,也救了人民的口袋。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