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9 08:30:00  2029679
郑丁贤.失落的一代
非常常识

朋友的儿子,年届30,单身。

他是我喜欢的一个世侄,从小聪明伶俐,成长一帆风顺。家里全力栽培,不能说盼望他出人头地,但至少希望他日后成家立业,安身立命。

外国大学毕业后,他曾经在IT公司上班,后来辞去工作,如今多数时间呆在家里,接些案子过日子。

问他为何不去上班?

他说:“外面公司的薪水太低,入行才2000多令吉,扣掉房租、汽车分期付款、汽油费、过路费、伙食费、手机、宽频、交际、娱乐,一个月下来,入不敷出。

“做了几年,换了公司,薪水勉强过了3000令吉,然而,生活费用跟着上升,还是打回原形。

“辛苦下来,却一无所获,不如回家乡,接些案子做。”

问他为何不结婚?

他说:“现在的公寓,如果交通和环境条件不至于太恶劣的话,价格至少是50、60万令吉起,每一个月要供3至4000令吉,薪水都没这么多。

“没有房子,就不可能成家,更不敢有孩子,否则误了人家,害了下一代。”

问他未来?

他说:“现在的日子马马虎虎,有案子就做,收到钱,自己出国旅游,没有生活压力。未来?谁也不知道未来。”

对于世侄的选择,我不敢有任何意见。毕竟,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社会环境;不同的世代,也有各自的价值观。

过去那个年代,总是相信“有梦最美,希望相随”,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有未来。

20几年前的大学毕业生,如果是专业科系,起薪大约2000;一般学位也1800;而当时的物价,一碟鸡饭2.50令吉,一公升汽油1.20令吉,一间公寓10万令吉。

如此的社会条件,年轻人若有学位和专长,就有稳定和成长的生活。一旦生活不成问题,就有能力买房子,也有信心成家立业。

这种日子,当然可以有梦,也有未来,才有奋斗的动力。

物价和屋价涨了几倍,收入却是踟蹰不前,活在当下都难了,还如何展望未来!

国家银行的报告说明,2010年的大学毕业生入行月薪是1千993令吉 。来到2018年,大学毕业生月薪是1千983令吉(调整通膨率后)。

这不仅是年轻人面对的问题,也是国家的大问题。

大马的经济,一直依赖房屋市场投机的泡沫成长,以及私人信贷消费的过度膨胀,形成虚胖的成长,没有为多数人带来好处。

过度依赖外劳,压低了薪金水平;另一方面,经济结构的不平衡,造成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新进入社会的年轻一代,更加成为牺牲者。

大马需要的是经济转型,产业增值,提升生产力,才能带动收入增加,摆脱低收入的陷阱。

活在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处在一个尴尬的处境,很多人看不到未来,失去奋斗的目标,只能在家靠父母,消极过活。

他们之中,也有一群人选择离国,到他乡闯荡天下,特别是到中国和新加坡,追求新的人生。

当然,年轻人还是得靠自己改变命运,不过,也要问问,政府和国家能够为他们做些什么?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