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9 18:30:00  2030069
杨永年‧迷魂党(一)
大新闻笔

文/杨永年


不知有没有人真正研究所谓的迷魂党?据我所知,警方并没有设立专案小组,聘请相关领域的专家一起研究,大学内也没有科学家着手处理这件事。在一般的日子中,没有人谈起迷魂党,一直到他们造案后,消息才传开,成为喝茶时的话题。


我第一次看到迷魂党新闻时,认为受害者其实是被欺骗,而不是被“迷魂”,他们之所以说完全不记得过程,是因为羞于告诉别人自己被骗了。另外一点,受害者多是上了年纪的妇女,她们的表达能力也不强,要她们重述整个过程并不容易。


简单来说,过程是这样的,受害者遇到一或两个陌生人,陌生人跟她们讲一些话,过后她们就完全记不起接下来发生的事,恢愎意识后才发现自己把财物都交给了对方,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两粒柑一瓶水,或是一叠旧报纸。


如果有人真的有本事这样做,这叫绝活了,基本上可以为所欲为,随意控制他人。我一开始不想信人有这种本事,所以断定这不过是欺骗案,而受害者没有说出全部实情。我的朋友成为受害者后,我才改变看法,开始认真去想迷魂党到底如何迷魂?


我的朋友说,过程真的就如那些妇女所说的,你在事后完全想不起,只能记得有陌生人接近你,跟你讲了一些话,完全恢愎意识后钱就全没了。我告诉他被欺骗也不需害羞,他坚持他没有骗我,真的是什么也记不起来,他被“迷魂”了。我相信了他,我也为我之前不相信那些受害妇女而感到抱歉。


我相信了,在我们的身边,有一些人真的有能力“迷魂”他人,而且他们不曾被捉到,我顿时感到没有安全感。可能警方和相关领域的专家不把此事当真,所以才没有进行研究,提出防范措施。


到底他们如何做到“迷魂”?我建立了自己的猜想。我排除了特异功能、降头、养鬼仔等神秘主义,尝试用催眠、安眠药、强力止痛药、神经科学等较具科学根据的方式来推想。我的想法可能是错的,但若给我猜中,那么我认为有方法可以提防被“迷魂”。  


(待续)



(作者为本报高级记者)

作者 : 杨永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