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9 16:49:27  2030122
法医:解剖后才发现阿迪左背7肋骨折断
社会

(沙亚南29日讯)吉隆坡中央医院法医鉴证组主任拿督莫哈末沙指出,阿迪的背部左边折断的7根肋骨是在进行解剖后才发现,反而之前在临床检查时却没察觉!

他说,阿迪背部左方第1根至第7根肋骨“直线”式折断,是非常奇特的伤口,也是他从事法医工作以来首次遇到的案例。

他说,阿迪送入国家心脏中心后,他曾于11月30日为阿迪进行临床检查,不过当时只发现其胸前右肋骨两根折断,未发现到背部的肋骨也折断。

“我们于12月18日进行解剖时才发现其背部的7根肋骨折断,相信是面积很薄的钝物(objek tumpul tetapi nipis)撞击所伤。”

首邦市施菲尔斯里马哈马廉兴都庙骚乱事件中殉职消拯员莫哈末阿迪验尸庭今日迈入第20天,莫哈末沙是第27名供证人,拥有13年从事法医的经验,解剖过上千具尸体。

他说,这道伤口很特别,而法医组临床检查时也未告知这伤痕,所以在查案官的协助,拿到照X射线(X-ray)电脑断层扫描(CT Scan)报告以确认何时发生。

他披露,有关当局也不知原因,直到去年12月22日返回案发现场,模拟案发过程,才推测出可能导致伤势的原因。

“其中有可能是撞击到消防车的左右后角,另有可能是撞击到置放在消防车后方的梯子。

EMRS车门有直立边角

“不仅如此,我们也发现EMRS(医药救援消拯车)前座车门也有薄薄且直立的边角,约末两公分。”

他补充,也因如此,法医组认为薄薄且钝状物体“符合”阿迪背部左边肋骨断掉的伤痕。

断定阿迪不可能被夹击

莫哈末沙披露,前门的门把形状,也符合阿迪腹部上有一道15公分的伤痕。

“重回案发现场的那一天,我们才认为阿迪身上的伤痕是左门角和门把所造成的。”

他坦言,在还未有任何推测前,法医组曾有许多考量,包括受害者是否被殴打被脚踢,甚至是被夹击。

“不过,看到这背部的那道伤痕后,我们断定受害者不可能被夹击,否则伤势会更严重。”

莫哈末沙也强调,一般上的身体若被殴打,头部、脸部及颈部都会有伤痕,也没有因为自保或防卫过程中,造成手臂、前臂或脚部受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