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08 07:00:00  2033648
颜振利/乡愁
速写本子



国内引进境外劳力策略二十余年,受益的不仅国内经济,我在无需出国的情况下,竟也开始能与朋友分享,如何辨识孟加拉、尼泊尔、缅甸及巴基斯坦人来。不过,事后回想却又忐忑:我真能自以为是,仅以国籍来确认某人身分?

想起那几年我在北京窘境来:中国人不只辨识不了我自以为是的黄色脸庞,也普遍难以辨识我的身分,他们对马来人、马来西亚人、马来西亚华人(他们认为应该叫马来西亚中国人/马来西亚汉族)全无概念——原来,我这张东南亚脸庞,经过三代的南洋演化,已然糅杂了热带气息,回到“祖国”后,已难得到同宗的即时肯定。

于是,眼前在新村巴刹肉摊上休息的孟加拉人,揣着乡愁心思眺望远方的可是孟加拉?是巴基斯坦?还是印度?无从猜想,仅能求证。我仅能确认的是,我往往投射了那几年的身分迷思在其身上:我童年热衷在各项填表上写下的祖籍中国福建,实则早该填上的是马来西亚雪兰莪。

作者 : 颜振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