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08 10:05:55  2034799
欧洲议会选举竞选活动开跑
天下事


1603YSL2019471410241986638.jpg
德国最大反对党、极右翼的“德国另类选择党”上周六在奥芬堡启动欧洲议会选举竞选活动,两位创办人莫伊滕(右)和高兰在会上交谈。(法新社照片)



(柏林7日法新电)欧洲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已经为下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展开竞选活动 ,但政策上的分歧以及英国脱欧大戏威胁他们要“团结右翼”的梦想。


欧洲反移民和热血领土爱国势力,从边缘势力融入主流的这个事实,让许多人担心5月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将对布鲁塞尔敲响警钟。曾被视为局外人的极右翼可能会在选举中拿下五分之一或更多席次,这将使他们得以改变政治话语基调以及要求合法性。


欧洲主要极右翼势力包括法国马琳.勒庞的“国民联盟”(RN),以及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领导的“联盟党”。萨尔维尼将于周一在米兰举办欧洲极右翼政党聚会,寻求在有751议席的欧洲议会组建联盟。


在欧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借默克尔政府2015年对难民敞开大门的决策崛起的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fD),一跃成为德国最大反对党。


“德国另类选择党”上周六(6日)在西南部城市奥芬堡启动竞选活动,呼吁“一个祖国的欧洲”和反对欧盟的移民、金融及环境政策。该党共同主席高兰表示,这场欧洲竞选是一场有关身分的竞选。他补充:“欧盟不是一个国家,它不需要一个国会。”


虽然爆财务丑闻,但根据民调,“德国另类选择党”仍获得10%选民支持,其中在前东德地区获得最高支持率。


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周一将在米兰一家豪华酒店举办活动,邀请多达20个国家的极右翼政党代表参加。法国“国民联盟”(RN)消息来源指,萨尔维尼与马琳.勒庞上周五在巴黎会晤后,决定在5月召开另一次会议。


萨尔维尼发言人说,领袖们正考虑制定一个共同宣言以结束竞选活动并宣布一个新欧洲的开始。


迄今为止,欧洲的极右翼民族主义者分为3个阵营,以及一个在布鲁塞尔和法国城市斯特拉斯堡之间游走的错综复杂的联盟。他们分别是民族和自由欧洲党团(ENF),包括“国民联盟”和“联盟党” 、欧洲保守和改革党团(ECR)及欧洲自由与直接民主党团(EFDD)。


萨尔维尼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策士巴侬的梦想是团结不同的爱国势力,组建一个“国际民族主义者”。但迄今这项努力取得的成功十分有限,部分是因为各党的民族主义焦点与一个多国路径背道而驰。


这些党团的另一个问题是,尽管他们都对移民、多元文化主义、左翼和欧盟都反感,但在其他主要课题上依然存在分歧。


在经济政策上,“德国另类选择党”及他们的斯堪的纳维亚人同盟倾向于相信市场经济,而法国“国民联盟”则主张保护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手法。  


意大利“联盟党”、波兰“法律与公正党”(PiS)及匈牙利执政党“青民盟”(Fidesz)都突出欧洲的基督教文化根基,但在法国这个大多数都拥抱世俗主义的国度,“国民联盟”则不采这一立场。


就连在移民问题上也有分歧,意大利的萨尔维尼主张欧盟重新分配寻求庇护者,但其他则要求直接阻止移民。在与俄罗斯关系方面,萨尔维尼也赞扬俄罗斯总统普汀,波兰执政党对此则有不同看法。


德国“另类选择党”主要候选人莫伊滕表示,他预测民族主义政党将大有斩获,但很难组建一个有共同议程的“爱国联盟”。


与此同时,有了英国脱欧困境这个前车之鉴,大多数极右翼政党都纷纷放软反欧盟的论调。马琳.勒庞在2017年总统大选后和与马克龙进行了一场灾难性的辩论后,放弃了“法国脱欧”,“德国另类选择党”则把“德国脱欧”方案降级为“最后手法”。


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者胡登指出,不容低估极右翼势力的潜力。他警告说,这些党团锁定“15%至30%的人口”,而当前“民粹主义右翼正在集气和打造一个单一集团。” 

 


1603YSL2019471412521986689.jpg
马琳、勒庞领导的法国极右政党“国民联盟”放眼在下月欧洲议会选举中一洗在2017年总统大选中惨败的雪耻。(法新社照片)




1603YSL2019471411351986663.jpg
据欧盟民调,移民潮仍然是欧洲人最关心的问题之一。上周五,在希腊塞萨洛尼基西郊的Diavata难民营,一群试图前往希腊边境的人群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法新社照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