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08 09:26:37  2034944
马熔锡夕阳变朝阳
焦点策划



小档案


杨满堂早期曾在国家能源任职,1988至1992年代毅然辞职而往丹斯里阿南达麾下任职。后者对他启蒙很大,至丹绒上市后,他才离职往其他行业发展。嗣后,当时谢氏家族掌控的合顺,力邀他往大光电池任职。


马熔锡机构(MSC,5916,主板工业产品服务组)专心经营锡下游熔锡与改善效益,并逐步在上游采锡扩大足迹,认为锡行业非“夕阳工业”,而是“旭阳工业”。


首席执行员拿督杨满堂表示,锡的用途日益广泛,除了锂电池与电力车增加锡的用途,锡也用于医药、化妆品、加进其他金属和作为锡纪念品等。


他说,新的发现是在电池加入锡而制成电池,改善充电和泄电情况。


电力车当道 锂电池需求殷切


“紧随未来更多新电力车当道,电力车使用的锂电池,可让锂电池表现更好,势使电力车电池需求殷切。”


上述趋势加上大马仍有丰富锡藏量,因而他形容采锡业是采矿业中,最如日初升的行业!锡有了新用途和新锡源后,情况更令人鼓舞。


他表示,目前很多人已转向油电混合车,是转向全电力车前奏,预计2030年时电力车当道。


谈到电池寿命与更换电池成本高昂,可能令欲转换电力车者三思而行,杨满堂说,这是因为国内电力车仍少;一旦形成大众用品后,电力车电池价格势下降。


他期待锂电池加进锡元素后,配合不断研发与改进,未来可能10分钟至半小时可充满电池,让电力车跑得更久更远。


其实,电力车早在上世纪50至60年代,便在英国出现,杨满堂70年代初在伦敦留学时,还看过载牛乳的电力货车。


该集团不会往下游的锡制纪念品发展,而供应锡予烧焊行业的终端使用者。


设法供应下游链


“目前售锡予伦敦金属交易所,或者丰田、三菱等贸易商,这些大交易所有庞大库存锡,有其角色要扮演,马熔锡也会设法供应下游链。”


66岁的拿督杨满堂,多年前从大光电池(Yokohama,已下市)退休,9个月后受一名马熔锡大股东兼密友,表达欲把马熔锡转亏为盈,力邀有相关经验的他助一臂之力。他因而重投职场、加盟马熔锡。


“Y公司和马熔锡皆以熔解金属品为主要业务;Y公司熔解铅和再循环铅的使用,作为电池用途。”


该名大股东期许他为这设备、历史和人事悠久的公司注入新点子,令他对这个相关行业既感兴趣又感有些挑战,因而放胆一试。


杨满堂加盟马熔锡后,察觉原有北海熔锡厂器材与配备逾百年,且对环境构成污染,原厂更毗邻交通枢纽。


后来,在英达岛的找到一座铅再循环厂,把该厂的熔铅配备重新设计与改装,采用最新的TSL熔解科技和IsaSmelt设计。


“采用了新改良配备与科技后,生产成本降低、更低碳足迹,是较理想生产方式,迄今全球只有4至5家拥有上述科技。”


他表示,沿用的TSL配备已有7至8年,需改良配备和重写软件程式;若可以做到而用来熔锡,产能将可提高。


杨满堂在英达岛接受访问时说:“若在此测试成功,预计可从以往北海的每年4万公吨产能,提高产能50%,至6万公吨。”


他发现,有些管理实践需改善才能提振盈利,在转换标准作业程序(SOP)和董事部重组后,一个新董事部出现,以新点子和新人事力图提高盈利。


他说,新董事部获得支持,这让公司能够转亏为盈;不久熔锡业务终有利可图。


杨满堂预计大约一两年,目前在北海黄金地带的熔锡业务,将搬迁至英达岛统一作业。


他说,英达岛靠近主要港口,作业上更为便利,大约90%的锡原料从外国转来大马进行熔锡。


他说,北海的现有熔锡设施将逐步关闭,已做好75%准备把熔锡业务迁移英达岛;环境局通过环境冲击评估(EIA)和所需批准后,预计2020年杪可正式迁厂。


杨满堂指出,逐步搬迁的过程是逐减北海逐增英达岛产能,目前正测试配备过程中。


“最重要的是熔锡锅炉和软体程式,然后再牵涉到更高昂成本的生产线转移程序,这需确保测试无虞后,才正式过渡。”


他说,新的熔锡设施接近全自动化程序,新工序更快、只需较少员工监控兼环保。


他指出,北海熔锡设施分3阶段的繁琐工序,每一阶段有锡残存,第三阶段还舍弃2%。


“新的工序一举完成熔锡过程,不使锡残余暗藏空隙间,可一次过售卖锡而现金流更好。”


他说,有了更多现金流可增购原料、熔更多锡,现金流也更通透活络。



新旧厂过渡期 额外成本抑制赚幅


未全面过渡至新营运设施前,需承担两厂房的人事成本,因此2018下半年和2019财政年可能需花额外工作资本,预计可能稍微冲击盈利赚益,2020财政年起才渐入佳境。


“一旦新厂全面运行、旧厂关闭之后,才能正式实现全面节省和提高效能,这是必经之路,不过至少方向已确定。”


马熔锡也将在英达岛熔锡厂房安装太阳能板,以便在使用国家能源电供的同时,也自发电使用;即在用电高峰期的白天自用自发电,非高峰期才用公家电。


布局扩展采锡


马熔锡90%的熔锡源头来自外国,5%为本身开采的锡,另3%来自国内矿场。


杨满堂说,代工熔锡是以锡的纯度而定,然后抽取收费。


“代工熔锡虽赚益较低,不过更稳定、不会亏损,除非错误计算成本。”


他表示,相比过去一些成本计算错误,公司把有关成本导回正轨,一些差劣投资也令公司蒙亏,这些皆已喊停,同时投资的亏损注销一刀切。


过去,马熔锡曾遭遇数亿令吉损失,自杨满堂接手的去年和今年,将不预期会有任何显著亏损。熔锡业务过去两年已有利可图。他指出,除了以代工熔锡,也会转向高赚益的活动,包括采锡。


“马熔锡在霹雳高乌仁丹,拥有最大露天采锡场,公司采取一些新措施改善采锡,目前年产能改善至180公吨,即每日增0.5公吨,从8.5公吨增至9公吨。”


着重改善基本面效益


他说,公司是2018下半年过后才以新措施采锡,寄望2019全年可增多360公吨。以2万美元每公吨计,届时可释放2106万7200令吉(以纯锡量70%和以马币兑美元平均4.10计)。


杨满堂指出,尽管美元走强和高锡价对锡业务向好,不过仍以改善采锡与熔锡基本表现和能源效益为重;目标是在采锡和熔金属业务中,成为碳足迹最低的企业。


“采锡活动以目前每公吨2万美元锡价,按现有正运行活动,可获30至40%毛利。锡价的盈亏持平是每公吨1万5000美元,汇率走势亦是一影响因素。”


他表示,大马采矿史上,曾把采锡业喻为“夕阳行业”,主要是当时锡价低过生产成本,无以为继。


“采锡成本也一天天走扬,且需从地表深至地底,才获锡藏;又以硬岩层中繁复程序为最。”


大马曾是产锡王国,是唯一能以价廉方式进行硬岩层的采矿,是全球最具效益的采锡国。我国矿场含有75%锡苗,相比缅甸只有40%。


基于大马土地仍含锡量高,马熔锡未来计划扩展采锡活动,并已着手和霹雳州政府签备忘录。


杨满堂表示,有关备忘录是在两地段作为进一步采矿和锡苗加工处理事宜;也鉴定一些潜在地段,接触州政府当局。


他说,霹州政府已宣布会促进和活化采矿活动,马熔锡和霹州政府,在重拾锡业光辉合作甚密。


“潜在地段在现有采矿场在高乌附近的已开采过矿地,以方便管理。”


采锡门槛高


他说,采锡门槛很高,资本投资大而需经历好几年无收入之苦。


“公司开始了彭亨州林明的开采活动,另外两块地段位于高乌矿场南部,与霹雳州大臣机构联营;也谈商一些开采活动,未有定案。”


他指出,现有矿场到2020财政年产量可由每日8.5公吨,增至每日9公吨;新开矿场也可于2020年杪出现增长。采锡不仅利于投资者,也为马币进行护盘,赚取美元而为国家收入护盘。


他说,其拉曼锡矿场约千亩土地,一些地区除了含锡,可能还含藏其他稀有金属;要善用科技才能探得活水源头。“今后仍将会专注该矿场加强效益和萃取更多锡藏量,因为新矿场开采涉高门槛和复杂技术面。”


深耕下游 确保供应稳


杨满堂说,自从接管业务的一两年来便深耕下游,建立长远良好关系确保长期获稳定锡苗供应。


他解释,锡价波动不定,要确保供应稳定不易,也需有库存和进行适度护盘。


马熔锡有很多外劳,熔锡聘逾500人,至于采锡逾600人,人事成本15%,而能源成本达10至12%。


该集团不仅使用国家能源电源,在熔锡厂房安装太阳能源板发电,初期发300至400千瓦电力,后期电力有望提高料3年回本,能源板可持续使用30年。


拟善用锅炉余热发电


持有能源效益博士的杨满堂指出,该厂在高峰期不使用国电,避免耗损国能储备电源。在正式迁移英达岛熔锡设施后,该集团亦计划善用锅炉余热发电。


“拉曼矿场也计划以附近水源发电,善用夜间矿场用电低峰期,把水源泵至高处,从高处泄水流而自成迷你发电站发电,相信是全球首创。”


马熔锡计划推介产学合作,让攻读地质学、矿物萃取科技的学子,有个实践的所在。


目前很多学士、硕士或博士生只有理论,而没有见过实况;可参与研发与实际营运,让理论与实际结合,相信这是锡行业对教育可做的贡献。


他表示,产学合作尚未开始,会访视相关大学学科负责人磋商,并提供免费培训,从中也可发掘优秀人才,相信是互惠互利的合作。


设研发中心 探出新知新用途


马熔锡也会与北马有地质萃取或相关科系的大学,进行策略合作;以后可能设采矿大学。


马熔锡计划设立全方位研发中心,不仅用于采锡,还会探出新知与新用途。


人人立志成为医生、律师,然而杨满堂认为,成为采矿师亦可开创不一样的生活。


提到和旅游业结合,他说,拉曼矿场是全球最大的露天采锡场,可是里面隧道纵横,可直抵泰国。然而若开发成旅游景点,安全和其他问题需时计议。“若作为拍锡纪录片或诸如国家地理杂志等纪录采锡实况,或有机会开放。”


管理哲学

不玩数字 只讲效益


杨满堂认为,管理不能只从玩弄数字创造财富与盈利,须以实干与基本面,分析和了解业务效益。


“只有效益改善后,这种可掌控和驾驭的因素,才令你处于正轨上。”


他指出,外汇、燃油乃至锡苗成本,皆不在控制范畴内,而由供求情况,或由少数人操纵库存。“我的管理哲学是效益。”


“以最低成本和效益经商,或者透过循环能源减少成本,是正在做的事情;效益是我管理中重要的哲学,失去效益,其余的皆不切实际。”


他强调,公司基本面良好,业务便向好,是夕阳或旭阳,便可立判!


他说,投资在正确的方向,虽迟亦可有成效,莫待时光蹉跎空悔伤。


“我们不要100多年的公司,趋向没落。”


目前董事部有6名成员,3名新董事,2名新加坡人、4名大马人,里头有商人、律师、工程师,多元而平衡。


业务稳定后将派息


董事部有共同愿景,要透过提升管理让公司前进,财政预算以改进效益为前提,董事部对此谅解而通过。


杨满堂披露,2019年可能斥资2000万令吉完成西港厂房装备。至于采矿资本开销则更高,2019年会有3000万至4000万令吉采矿开销。


“资本开销并不全然来自公司储备,可能来自第三方和一揽子承包商。”


他解释,作为矿地的业主,可由承包采矿的开采商分担资本开销,然后根据比例分享盈利,使到增长更为快速,不必自掏内部资金或举贷而面临压力。


截至2018年9月30日,马熔锡负债比是1.15倍,排除信用状等支付工具(作为支付锡供应商的抵押之用),负债比只0.1倍。


“当然是有更高盈利和维持盈利,也要让股东知晓把资金投资何处。”


他说,公司投资于加强核心业务的加强效益用途,专注于熔锡和采锡。


“马熔锡会派息以增加吸引力,现时暂无派息政策;重要的是投资资本开销,以促成盈利与净资产值增长,同时又获派息,这是公司政策。”


要求盈利逐年增长


杨满堂说,一旦业务稳定后,可能会有派息政策;目前则大力专注于获取盈利。


他表示,从CEO是否购公司股票,大概可知人们对公司信心。他近期累积一些股票,自设目标购若干百分比的公司股票。


“在贯彻管理标准作业程序(SOP)后,公司盈利一年比一年好。”


马熔锡的公众持股达48%,母公司海峡商行(STC)则在新加坡上市,增加投资者的信心;母公司与公司的稽查严谨。


一旦北海熔锡厂搬迁,策略地点作为发展产业用途,可释放更大价值。


杨满堂表示,北海策略地点进行熔锡业务已不合时宜,其一是环境局基于上述活动碳足迹高而面临压力,另一考量是它位于北海中环交通枢纽仅一箭之地,地点策略。


该地段以STC为发展商,STC有26.2英亩,马熔锡13.9英亩,合计约40英亩,2018年10月签署备忘录,双方预计2019年中推出大蓝图,何时发展料2020年后更为清晰。“该地段由STC负责发展和管理,马熔锡将根据地段比例分享盈利,对双方皆有利。”


馬熔錫重大里程


1900-年在北海现址购买地段,2年后展开熔锡活动。1955年二战后,3大熔炉投产。

1978-年设立马熔锡机构,以利从海峡商行(STC)接管过熔锡业务。

1982-年从海峡商行(STC)接管熔锡业务,并设立58%与42%联营管理。

1994年-马熔锡成功在马股上市,STC和马熔钖股权各减至37.45%和37.44%。同年,该公司也是全球首个获ISO 9002认证的的熔锡商。

2004年-全购拉曼水力矿场,这是大马最大最古老的锡矿场。

2011年-马熔锡开创马新双边上市先河,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和发2500万新股。


作者 : 张启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