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11 16:15:52  2036808
变样重生褒贬评价不一.鬼仔巷改造有喜有愁
大都会头条


5058TSH20194111429582065445.jpg
5名合伙人与方贵伦(左四起)及尤斯曼剪彩推介鬼仔巷计划。左起为庄德铭、刘静婷及何勇伟;右起为刘国聪和郑万馨。



(吉隆坡11日讯)吉隆坡“鬼仔巷计划”今日正式举行推介礼,老建筑“翻新重生”本来是件喜事,但也有人因老建筑重生改造计划,让近百年的纯朴老巷瞬间变样感到忧心,形成“有人欢喜,有人忧”的局面!


早前一直盛传吉隆坡鬼仔巷(Lorong Panggong)何九茶店原址将改造成美食中心或酒吧,引起不少争议,且民众、学者褒贬各异,让该计划在公开前,已引来不少关注。



4194TSR2019411141682065248.JPG
张吉安认为,其实“鬼仔巷”计划的关键非“趟拢门”存在与否,而是整体的设计和原生态,相关单位应该尊重老社区的面貌和当地生活。



张吉安:我们没能力守住你


茨厂街乡音馆馆长兼我国乡音考古采集人张吉安昨日就在脸书上贴文,感慨写下:“茨厂街戏院巷,广东趟拢门,不见了。对不起,我们没能力守住你。”,牵引出许多人的回忆和留言。


贴文主要非议相关集团的重生改造计划,让近百年的纯朴老巷瞬间变样,吉隆坡仅存的广东西关老房的三边过“趟拢门”也在该区的历史版图上消亡;他也质疑战前老房和广东趟拢门,为何变成欧风彩色屋等。


对此,负责有关翻新计划的百川管理有限公司也在推介会上一一针对质疑做出解释,并大方欢迎学者和大众给予指导和意见。



5058TSH2019-04-1115549644649782065533.jpg
之后基于“趟拢门”无法修复,百川管理有限公司在翻修老店时,只好更换门板,惟做法引起非议。



管理公司:试图修“趟拢门”不果


该公司合伙人郑万馨解释,“鬼仔巷计划”涉及6间位于茨厂街(靠近陈氏书院)和4间位于鬼仔巷的店铺,而其中只有一间位于鬼仔巷的单位尚留着“趟拢门”。


她说,早在该公司于去年接手老建筑并展开翻新工程前,有关“趟拢门”和店铺门窗其实已被木板层层“封死”;他们还曾寻找多名工匠,试图修复旧门,但不果。


“那些工匠不是说不懂修,就是说已经无法修复,其实该3层式的木门只剩下最后一层,其他都已经损坏,根本无法再使用。”


安全考量拆除重装

保留最后一层门供展示


郑万馨说,基于安全考量,他们只好拆除及重新安装门板;而趟拢门剩下的最后一层门则保留作为展示用途,让大家参观。


郑万馨也提及,他们配合计划安置的“鬼仔巷”牌坊,以及入口处的“红桥”,旨在让大众有“被欢迎”的感觉。


“因为从巷子进来,面对的都是店铺的后巷,让人感觉不被欢迎,所以我们设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牌坊和桥,就犹如一个入口处。”


重漆黄色因是墙面最原始色


郑万馨针对老建筑被评为“欧风小镇彩色屋”一事强调,他们在掰落墙面斑驳的油漆时,发现有关建筑最原始的颜色就是黄色,继而决定重漆同一个颜色,同时也保留窗户的蓝色。


“我们只是希望尽可能还原原貌,也不是很专业,但我们其实欢迎有经验的专家前来指导,让我们做得更好。”


她说,该计划是由她与另外4名合伙人负责,大家已耗费8个月的时间和精力参与,目前已耗资150万令吉。


值得一提的是,百川管理有限公司并不是有关10间店铺的业主,只是受业主委托的管理公司。配合有关计划的正式推介,该公司也为该区店铺招租,欢迎与他们理念相符的业者承租。


出席推介礼者包括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吉隆坡市政局武吉免登区分局经理尤斯曼、“鬼仔巷计划”合伙人刘静婷、刘国强、何勇伟及庄德铭。


5058TSH20194111429592065450.jpg
损坏及被拆除的门板和窗户被张挂在店铺墙上,作为装饰。


未来发展须谘询相关人员

方贵伦将建议列遗产地


方贵伦认为,发展或翻新茨厂街历史建筑的单位,应多与对茨厂街保护有许多见解的学者或历史学家,如陈亚才、张吉安和张集强等人交流。


他将建议吉隆坡市政局在《2021至2040年地方发展大蓝图》中,将茨厂街宪报为遗产地(Tapak Warisan),且未来任何的发展,都必须咨询市政局相关小组及当地国会议员,确保发展能保留当地的特色,并反映当地历史性。


他也承诺会在下次与联邦直辖区部长或大蓝图委员会的会议上提出上述见解,确保不会再发生任何不愉快事件。


“我也会召集张吉安等人与鬼仔巷计划的负责人交流,看看哪里能做得更好。”


他也提及,隆市将在今年8月26日至28日,将承办世界旅游大会,届时会有许多旅游方面的专家前来开会;而吉隆坡身为旅游中心,尤其是茨厂街,更应该保留作为旅游重点区域。


张吉安:商业元素介入

应尊重老社区面貌


张吉安表示,其实“鬼仔巷”计划的关键是整体的设计和原生态,茨厂街本来就是一个老社区,就算商业元素介入,基本上也应该尊重老社区的面貌和当地生活。


“那个巷子以前有一些店铺,如汉寿堂和街边的一些小食摊,一些老街坊都在那里,但是后来都被‘请离’。依照目前的规划来看,这条老街存在下来,会是一条非常商业化的小巷,已经没有历史性,毕竟人(老街坊)都不在了,取什么名字也无所谓了。”


他感叹,由于商业机构已买下有关店铺,他们也无可奈何,惟市政局当初也该考量到这种过度的商业入侵,会让原本的老社区消失。


“可能10年、20年后,大家会以为这个老街的面貌就是现在这样,而不是广东西关人长期住在这里。”


石灰造牌楼显阴森


张吉安说,当地以石灰建造的“鬼仔巷”牌楼,其实不属于那里,且用鬼和鬼仔巷来标榜,其实有些阴森。


“鬼仔巷的原名是戏院街或戏院巷,但他们放大鬼仔巷,会让人以为那里本来就是鬼仔巷。重生老街不是这样的方式,这个做法是非常误导性的。


“外面的集团进来,对老街不熟悉,且不听取他们(老街坊)的意见胡乱改造,不仅不尊重当地街坊,也是不尊重当地华裔的历史。”


绘壁画泛滥全马做法肤浅


张吉安并不认同在该老街绘上壁画的做法,认为壁画已经泛滥全马,且用壁画带动老街的做法也很肤浅。


“茨厂街向来已给人负面的印象,如今他们还把奇奇怪怪的壁画,如妓女画进去,这样的做法很肤浅,应该想想其他方面,找些适合茨厂街的方法。”


他也承诺,若方贵伦安排他与相关公司会面交流,他也乐意出席;他也提及,隆雪华堂将于本月19日晚上举办论坛,深入探讨鬼仔巷翻新及保护华人老街课题。


数店铺已出租


据了解,“鬼仔巷计划”下的数间店铺已经出租,目前配合店铺营业,每日早上9时至傍晚约6时,会开放让公众进入参观。


从鬼仔巷牌坊途经“红桥”走入该后巷后,可见到画于店铺后方的6幅讲述不同故事的主题壁画。游客只要扫描壁画旁的二维码,就能实景聆听画中人物的对话,重现60年代华裔的日常生活景象。


5058TSH20194111429582065449.jpg
游客可扫描壁画旁的二维码,实景聆听壁画中人物的对话。




5058TSH20194111418172065281.jpg
郑万馨(右一)亲自带领媒体和民众参观鬼仔巷后巷的壁画,并一一针对设计做出解释。




5058TSH20194111429582065447.jpg
“包租婆”也到推介礼现场凑热闹。




5058TSH20194111429572065444.jpg
百川管理有限公司推介的“鬼仔巷计划”共涉及10间店铺,其中有4间店铺位于“戏院街”。




5058TSH20194111429582065446.jpg
百川管理有限公司邀请多名画家在鬼仔巷的店铺后巷画上6幅壁画,重现街坊旧时的生活情景。




4194TSR20194111423322065361.jpg
之前鬼仔巷老店铺仅存的“趟拢门”,是广东西关人生活在老街的印迹。(图取自June Lim脸书)




5058TSH20194111429572065443.jpg
“鬼仔巷”内还摆有贩卖旧时零食的摊位,让父母们带着孩子探索回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