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12 08:30:00  2037122
郑丁贤.走在憲政火線上
非常常识

关于柔州新大臣人选──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说:“不要插手柔佛州的事务,这个州有自主权,还有一个苏丹……,我将在时机成熟时,为子民做最好的决定。”

如果我没有诠释错误的话,苏丹的意思是,委任州务大臣是苏丹的权力,别人不要介入。

且慢,听听首相马哈迪怎么说。

马哈迪:“柔州大臣是由胜选的政党决定,而不是由王室委任。

“大马奉行君主立宪制,而不是君主专制……,如果交由统治者挑选首相和大臣,那我们就不是民主国家。”

如果我没有诠释错误的话,马哈迪的意思是,委任大臣是执政党的权力。对了,马哈迪在“委任代大臣”的课题上,还明确的补充一句:“苏丹在这里没有角色可以扮演。”

两人立场南辕北辙,口气也很强硬,看来协商空间很小。新大臣肯定难产,政府和王室的关系没有因为一趟共乘老普腾而改善,反倒燃起新的火线。

新大臣人选,这是一个敏感而重要的课题。当然,这不会是第一次出现。前几任柔州大臣,从阿都干尼、卡立诺丁到奥斯曼沙比安,都是经过谈判、角力、协商,一直到妥协,才成功就任。

然而,过去的情况,双方的谈判和角力,都是在幕后进行,避免公开在公众眼前,目的是维护彼此关系的“和谐”,也避免造成政治激荡。

这一次却截然不同。原任大臣奥斯曼的辞职信还没交到苏丹手上,苏丹和马哈迪就已经隔空交火,摆出硬姿态。

其实,关于奥斯曼沙比安辞职的原因,人们看到的是处理金金河污染事件失责,以及政绩缺乏表现;但是,人们看不到的是,奥斯曼出任大臣以来,本身就是一个夾心人。

他夹在联邦政府和王室之间,而希盟政府执政以来,和王室有很多龃龉,从依斯干达特区、碧桂园、马新高铁,龟咯岛主权、STS船运中心等等。

双方一交火,奥斯曼站在中间,左右都中弹。在各个课题上,不管他怎么处理,联邦政府不满意他,王室也责怪他。

他提前下课,已是预料中事。

只是,奥斯曼辞职没有缓和政府和王室的交恶,反而制造了新的问题。

联邦政府属意的新大臣,必须更加能够奉行中央的政策;苏丹所要的大臣,则必须能够遵循王室的路线。

政府和王室关系越走越远,大臣人选就更加没有交集点。

从学者专家,乃至一般民众,大多认为应该秉持法治精神,按照宪法规定来委任新大臣。

这绝对是正确的途径,但是,宪法的规定,却有灰色地带,出现争议空间。

柔州宪法赋与苏丹委任大臣的权力,但是,大臣人选必须获得州议会多数议员的信任。

换句话说,委任大臣的权力并不是任何一方所独有。执政党可以推荐人选,苏丹也可以决定人选;换个角度,苏丹可以决定人选,但也在于执政党推荐的人选。

或许,大马宪政的独特之处,就是双方必须妥协。当然,是否如此,可能需要法院来释宪。

双方如果不能妥协,就得经过更加激烈的权力斗争来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一旦僵持不下,是否会造成州议会解散,重新选举?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