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16 08:25:00  2039119
黄振威.天堂里的另一天
言路

人们会认为,去年大选之后,不间断的政治活动将会结束,但,显然不良的反应仍然持续,就像一部很烂的电视剧迫切需要一个结局。

我不知道其他的同胞怎么想,但我已经对无情的政治猎巫行动,以及部长们因为缺乏经验而出现的失言、缺乏协调或仅仅是无知,而感到筋疲力尽。

然后,有一些倒带的政治纷争,最近一直重复出现,而且很明显的是,这种“倒带”自卡带和录音机淘汰后已经变得过时。好吧,对于像我一样这个还记得“倒带”是什么的人来说,也许我们可以称之为政治复古。

所以,我们重新回到与我们的邻居以及皇室争吵的日子。纯粹巧合,它们彼此都很靠近————至少在地理位置上来讲。

所以,我们仍然不知道在逃的刘特佐在那里,虽然有人发现他在中国发牢骚,但他仍然能够反驳政府的言论,即使只是通过他的律师。

然后,还有牧师许景裕和穆斯林社运分子安里仄末,两人在相隔几个月的时间内失踪。现在,大马人权委员会认为,这两人是国家指使的“强迫性失踪”受害者。

这个结论,或指控,取决于从哪个观点出发,但人权委员会说,这两个人是被政治部——警方的情报部抓走。

许景裕,被指向穆斯林传教,在2017年2月13日于雪兰莪失踪。穆斯林社运分子安里仄末,是什叶派,这个派系在逊尼派为主的大马是被禁的,他在2016年11月24日于玻璃市失踪。报告指出,这两名男子进行的宗教活动是他们失踪的原因。

再一次,警方无法找到他们,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失踪是谁的责任。在许景裕的情况下,绑架就发生在光天化日下。尽管如此,还没有明确的线索浮出水面。

当然,我们也找不到莫哈末立端,改信伊斯兰的男子和印裔妇女英迪拉的前夫,以及他在9年前绑走的亲生女儿。如今将近10年了,此事仍然折腾著家属。

警方表示,自2014年5月20日怡保高庭发出逮捕令过后,他们一直在努力追查莫哈末立端的下落。

正在逃跑的刘特佐,很可能其家属成员包括父亲、母亲和妹妹也和他一起逃亡,但对许景裕和安里仄末的妻子来说却不是如此,因为她们失去了最亲近的人。

当然,英迪拉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前夫和幼女柏珊娜是在2010年,当时这个女孩只有11个月大。

我们不必同意许景裕或安里仄末的政治或宗教行为,但我们的心正在为他们妻子所经历的事情而淌血,因为她们希望有一天能看到她们丈夫的归来,或接受她们已经成为寡妇的事实。

至于英迪拉,我们是否相信当局无法找到带走她孩子的前夫?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仍然处于失踪。

我们所知的每一位政治家都对司法充满热情,因此,我们希望看到他们站出来并行使他们所赋予的权力。或者,他们也一样,会告诉我们说,他们还有更紧急的事情要办?

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件事:当我们刚刚在一年前举行全国大选,谁还需要另一个州选?

如果州务大臣无法与苏丹或首相合作,那么就必须委任另外一人。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有可能接手管理该州属。

突然之间,每个人都变成了州和联邦宪法的法律专家。我们知道律师对法律有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诠释。这就是他们从事法律事务的原因。

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为什么前柔佛州务大臣决定辞职。他,也一样,曾經失踪了一段时间。

因此,虽然这种事件正在不断发生,如今全国也在讨论,苏丹在州宪法下是否拥有绝对的权力来委任州务大臣、或执政党是否需要寻求苏丹的意见、或州宪法是否阐明统治者“可以根据判断委任一名获得州议会大多数支持的人选出任州务大臣”,或希望联盟政府是否有权委任他们的州务大臣人选。

然而,重点是政治家们来了又去,但统治者一直存在。这个国家,或州属,最不需要的是宪政危机。

大马人不需要这种后院起火的问题。经济问题需要尽快得到解决,因此我们需要国家领袖的全面关注和专业知识。

我们不希望他们被其他事情牵制或分心。他们应该继续完成他们被人民委托的工作。

大马公众人物不应该花时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人民也不应该利用他们的工作时间来分享这些消息。

如今,柔佛州已拥有一位新州务大臣,我们可以继续手头上的工作了。

作者 : 黄振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