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17 08:10:00  2039671
刘惟诚.晏斗补选之后……
纯粹诚见

这次森州的晏斗补选,着实让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卸下了心中大石。作为国阵的首席领军者,如果他在这次的补选中滑铁卢,失去州议员的资格不说,还将影响整个在野联盟的军心,令其日后在党内更加难以服众。好在,此事并没有发生,因为莫哈末哈山不只赢了这场补选,还大胜4千多票,尽管国阵在之前的金马仑国席补选和士毛月州席补选中同样胜出,但这两个议席的多数票集合在一起,也只稍微超越晏斗642张,所以这算是国阵在变天后,所取得最亮眼的成绩。

当然,对于国阵的胜选,外界的舆论都是众说纷纭的,有者觉得这已是国阵的三连胜,是民意不再靠拢希盟的迹象,再加上作为造王者的印裔票和游离票出现逾30%的回流,这都突显了选民对希盟施政不满的一次反扑;另有论者就会觉得,包括晏斗在内的过去三场补选,国阵都占尽主场优势,而且都是堡垒选区,所以会胜出并不出奇,另外,晏斗还出现了轻微的摇摆效应,希盟从中稍微吸纳了0.55%的选票,这代表他们尚未失去民心。

其实,这两边的声音,都是对的,但也不对。怎么说?我别的不看,先看军警票。很多人将变天看作是马来海啸,可是对我而言,这同时也是一场包括军警倒戈的公务员海啸。在大马这个宪政体,军警是宪级机关,心中只能有两只老虎(国徽),所以过去军警票一般都会倾向当任的联邦政府,但情况从去年杪的斯里斯蒂亚补选,就开始出现变化,除了军警票最少的无拉港,国阵基本上都在军警票箱中胜出,而且军警支持率,从斯里斯蒂亚的68%,拉到了晏斗的91%。

你或许会问,波德申呢?这更有意思。众所周知,公正党主席安华在此处狂胜,其中包括了近乎一面倒的军警票,如果将斯里斯蒂亚、士毛月、金马仑和晏斗集合分析,那么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就是军警对候任首相安华拥有期盼,所以没将针对希盟的不满怨气发泄在他身上。按军警票的变化逻辑,希盟从摇摆效应中所取得额外的0.55%根本没用处,因为当下民间确实怨气沸腾,就如精英顾问团主席敦达因所言,希盟若再没明朗的经济良方,继续败走补选是肯定的事。

所以,说国阵三连胜,是一场民意对希盟的反扑,是对的,但这些选区向来地方性质较强,重视选区服务的国阵胜算本来就较高,而国阵在这三场补选本来就占尽主场优势,再加上巫伊合作,选票得以集中,因此继续胜出很正常,要见真章,当然要看作为希盟堡垒的山打根补选。按这个说法,说国阵三连胜不能成为标杆,也是对的,最起码不能成为华裔选民的标杆,但它确实可成马来选区的标杆,因为晏斗补选中有近三成的游子票,当中主要是马来选民,而且都投了国阵。

因此,我才觉得两边的说法,都对,但也都不对。不过这些,按目前局势,其实都已经不是什么重点。国阵对这三场选战本来就很有把握,胜出之后将其“标杆化”为民怨高涨、民意尽失,不是白目,也不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而是心理战术,将民怨有系统、巧妙地转移到这些选票之上,让选民今后在其他补选中“敢敢投票”反希盟,这种感受在马来社群已开始成型,令希盟要囊括山打根马来票的难度,已经有所增加。

再加上沙巴华人普遍对刚刚东渡的土团党存有戒心,也一直不满沙行动党在联盟政府内对联邦政府的唯唯诺诺,此刻同时受到国阵“标杆化”战略的影响,华裔票回流国阵,或者流去其他的第三政党、无党籍人士的几率,也变得更高。因此我认同达因,希盟现在确实要先办好经济实务,或者,最起码能有个较明朗化的经济复苏方案,不然希盟等同是在用行动证实国阵的“标杆化”策略,就算靠华裔选票赢得山打根,日后再有其他以马来选区为主的补选,也是会继续输下去。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