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18 08:00:00  2040251
宋明家.好马不该吃回头草
微隐于学

首相敦马哈迪接受《新海峡时报》采访时的一句话,掀起千层浪,惹来董教总和许多华团和华基政党领袖的激烈反应。

翻看《新海峡时报》4月8日的报道,当日该报记者问的是“You would have been the Education Minister if not for the Pakatan Harapan election manifesto. What would you have done if you were the Education Minister?”(如果不是因为希盟竞选宣言的限制,你就是教育部长了;如果你是教育部长,你会怎么做?)。

老人家第一个反应就是:A lot of things(很多事情要做)。他从道德教育谈起,提到宗教科目,接着就说政府将来要重新推动英语教数理计划,然后发表一些他的其他看法。

2009年6月,时任教育部长慕尤丁公布了英语教数理计划的失败,并说这实行了6年的政策成效只有2至3%,约6万名使用英语教导数理的老师,也没有得到应有的专业训练(相关新闻见2011年10月16日的《星报》);一些受该计划影响的老师投诉说,他们受师训培训时使用的是国语,对于英语教学并不在行(研究发表在2009年5月的《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期刊论文)。

或许我们可尝试从其他国家近几年的经验中学习。

和马来西亚一样,肯雅拥有多语言环境;2017年《Journal of Applied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Research》第8期的一篇报道,证明小学生使用他们的母语学习,能够加强科学学术表现。瑞典一些多文化背景小学也曾进行过相关研究,其中两项报告,说明同时使用主要语言(瑞典语)和母语(例如阿拉伯语)学习科学的学生,因为可以把课堂新知识,和日常里生活经验联系起来,理解能力因此能够提升。虽然如此,双语学生还是面对“以主要语言(瑞典语)沟通科学概念”的问题(论文分别刊载于2018年5月的《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cience Education》和2018年10月《Research in Science Education》期刊)。

语言在数理学习里,占非常重要地位;学生不但需要语言去理解科学概念,也运用语言来讨论、解释、批判、分析科学观念。身为教育工作者,我们关心的是:政府有没有强有力的科学证据,证明英语教数理是可行且有效的?2003年实施此计划前,相关部门有没有进行系统性的教育研究?第一次英语教数理策略失败后,这逾10年里,学生和老师们的英语水平有没有提升,以让此计划能够有效重新实行?首相想重新推动英语教数理政策,有没有教育或科学研究基础?抑或纯粹是他个人意见?我们不希望同样的笑话一再发生:学生瞪着老师说“Cikgu cakap apa?!”!

在新加坡、芬兰等教育水平相对高的国家,至关重要、影响深远的教育政策,都经过专业教育测试和评估,都有科学数据的强大基础;除了个别大学的教育专家进行专业调查研究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的教育研究中心(例:新加坡的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芬兰的Finnish Institute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集一国的研究人员、经验丰富的老师、律法专家、政策制定者等人才,为国家建构完善高质的教育系统。

马来西亚想要提升教育素质,就有必要设立这种专业的(不看肤色广邀能人)、高效的(摒除公务部门低效“慢文化”)、中立的(不受政治人物左右政策)、严谨务实的(有始有终不半途而废)教育研究中心,让正当的教育理论和科学基础,主导国家教育,而不是让国家教育随意为领导天马行空的想法影响。

良骥会做好该做研究,用心分辨优劣,吃掉眼前鲜美嫩草,挽回昔日辉煌尊严。

回头的劣草、过去的错误,却也不应该再留恋。

(注:感恩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聂丁香提供相关教育期刊论文的资讯)

作者 : 宋明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