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19 08:20:00  2040852
郑丁贤.佐科威勝選提供大馬的靈感
非常常识

根据印尼大选的速算(quick count),佐科威已经笃定当选,而且获得近55%选票,毫不含糊。

作为中庸政治拥护者,这个结果让人松了一口气。毕竟,印尼是区域大国,它的民情、文化和宗教,与大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尤其是它的政治发展,有形无形之间,一直在冲击大马政治发展。

想想,如果是佐科威的对手普拉博沃中选,则他所鼓吹的激进伊斯兰主义,排外的大民族思维,不但会主导印尼的施政路线,也可能在大马掀起一股倣效的风气。

普拉博沃是印尼前独裁者苏哈多的女婿,90年代通过手上的军事和政治权力,犯下多起侵犯民主和人权的事件。苏哈多垮台后,普拉博沃不但得以延续政治生命,还准备重新掌政,这主要是他成功串连了保守派,以及强硬穆斯林派系,组成印尼强大的保守和宗教力量。

投票前约一个星期,普拉博沃阵营在雅加达最大的体育馆举行造势大会,出席者从观众台满泄至整个草场。主办当局宣称有100万人出席,中立媒体估计有15万人;打个折扣,即使是10万人,也够惊人的。

政治观察家当时警惕说,普拉博沃声势崛起,象征印尼转向保安和伊斯兰化。

当晚的大集会,充满宗教氛围,还安排宗教师祈祷佐科威倒台;突显强烈的政治伊斯兰意图。

想想,这不就和大马的伊斯兰党每逢选举的做法,如出一辙?在这方面,可以说大马先行,而印尼发扬光大。

相比之下,佐科威主张维护印尼的多元主义,包容不同族群和宗教。他领导的政府,过去5年来在推动经济和基础建设方面,也有建树。

而今,佐科威赢了大选,而印尼的中庸和多元主义是否就稳定前进了呢?

真实的情况可能不是如此简单。

令人担心的是,印尼社会已经出现两极化的趋势;一边是维护印尼建国的“潘查希拉”(Pancasila)精神,就是主张印尼成为多元化的国家;另一边则是强调印尼必须更加伊斯兰化,成为奉行宗教主义的国家。

值得安慰的是,多元主义还是多数人的选择;令人担心的是,保守宗教主义只是暂时受挫,它的势力会继续扩大。下一届大选双方实力可能更加接近,甚至是扭转结果。

况且,政治观察家们一致认同,佐科威胜选,一定程度上,在于他和伊斯兰主义取得妥协。譬如,他选择的副总统人选马鲁夫是伊斯兰教士,也是掀起锺万学“亵渎可兰经”事件中的主角。马鲁夫作为他的搭挡,不但为他抵挡了很多“反伊斯兰”的流弹,也爭取到一些温和伊斯兰主义者的选票。

从这个层面来看,佐科威获胜,不表示多元主义战胜宗教主义,而是佐科威巧妙的让多元主义和温和伊斯兰主义进行结合,而战胜了保守主义和激进宗教主义。

未来,佐科威领导的印尼,或许必须更加容纳伊斯兰主义,满足穆斯林人民对政治宗教化的需要。

在大马,巫统和伊党的合作,是马来民族主义和宗教主义的结合,在印尼,普拉博沃的Gerindra大印尼主义政党,和伊斯兰政党如PKS, PAN,以及激进伊斯兰组织FPI和HTI合作,走的是相同路线。

普拉博沃的失算和失败,可以作为国阵的启发──如果它走保守宗教路线,肯定要失去中庸人民的支持。

同样的,佐科威和马鲁夫结合的胜利,或许也可以提供希盟一个灵感。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