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2 07:00:00  2041316
许书简/日本拉面
简而不单

只有尝试过那个最高程度的美味,才能知道最高程度在哪里。然而,每个人对美味的理解都不一样。一山还有一山高,你认为美味的食物,可能别人吃过更好的,所以也永远没有最高程度这回事。我们做吃的生意,就得懂得吃。要以最大的能力去吃到最好吃的,才知道美味可以怎么个美味法。做这功课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抱着一颗开放之心。

最近日本樱花盛开,很多朋友都到日本赏花去了,勾起我们对拉面的思念。起初我们对拉面是不太有兴趣的,尤其尝过道地北海道的拉面后,对碱水味很重的面实在抗拒。后来去了东京多次,才发现原来拉面在不同的地理位置都不一样。就好像这里的叻沙那样,可以有很多款式。槟城的叻沙过一条槟威大桥就相当不同了。

本来对吃拉面兴致缺缺,是由一碗柚子拉面把我们敲醒的。吃了那碗柚子拉面,才明白原来拉面不一定是猪骨汤,还有各种汤头。就如那碗柚子拉面,用的是鸡汤,配上一些鸡油及柚子香,和用碳现烤的叉烧,好吃的不得了。拉面摆在你的面前时,碗里印的那座招牌山一定面向你。仅仅是一碗拉面,连碗的摆放角度都细心编排。

不过,柚子拉面对许多人来说,不是最好吃的,毕竟每一个人有自己的偏好。只是对我们来说,它不但没有油腻的感觉,还很清爽。面是比较细的那种面,如云吞面的细度,咬起来却有麦香,汤喝完又一口柚子香。然而,对许多老派日本人来说,拉面是一定要有碱水味的。没有碱水成分的面不是拉面,只能算是荞麦面。柚子拉面用的面没用碱水,也算新时代的做法。

为了追求更好吃的拉面,于是羊男和我接下来每次去日本都拼命吃面。像银座就有一家有趣的拉面馆叫风见,藏在两排店的后巷。此店大概只有6个位子左右。冬天去吃,是最舒服的,因为拉面的汤头用了制作日本清酒剩下的酒渣。吃一碗拉面,全身马上暖下来,这样就不怕冷了。

目前我们最最最怀念的拉面,是在新宿的风云児。即便很早到风云児,都是要排队吃的。第一次去吃的朋友都以为从街角排到门口就已经快到自己了,万万没想到还要围绕着正在吧台前吃的客人后面排一排。遇见吃完了还在哔哩吧啦说不停的客人,可是会承受几十人的白眼。煮拉面的师傅,长得很像古惑仔的陈浩南。看陈浩南煮面,不只是煮面甩面而已,还要经冷水洗过。风云児的拉面,是从汤到面都做到最好的。羊男喜欢沾面,我喜欢汤面。

好吧,现在思绪请回到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就得吃板面了。不能到日本看樱花吃拉面,这里的辣椒板面也很棒的。对于吃拉面这回事,我们从中也学习到的不少。不过,要在马来西亚做出日本味道的拉面,是不可能的,也没必要强求。所以,我们是不会开拉面馆的。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