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2 07:00:00  2041326
颜振利/童年往事一
速写本子


在轰埠新村的金炉记里画速写,绘画工具随机排开在餐桌上,一画即数小时,全神专注,冷静察看周遭环境,猎人似的,一如既往地我被认为是外地来的过客。

你是中国人?老板问,仿佛在地人全然不可能投入艺术似的,或是我蓄了个山羊胡子的缘故,为此我也常被华人误认马来同胞,可能他们对艺术更有热忱及献身精神。反正华裔子弟选择艺术道路的概率低得多,一般意念萌生时便会被家长劝退,我幼时便是这般撑过来的。在一片亲友劝阻下择善固执,耳朵自带滤净设备,过滤不必要的讯息。若非如此,我早已沉迷麻将桌球等玩意。

幼时新村老家的邻居,便是桌球中心,还配有跑马机,极易让人耳濡目染地爱上,追溯起来,我还真恋上过跑马机一阵子,才叫家人真正操心过,以致后来,沉迷于画画似乎也变得可爱起来了。

作者 : 颜振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