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1 10:38:16  2041865
破坏半岛丛林有损天然储水系统.WWF发起追踪水源
大北马

0081CWL2019420183222242048.jpg
水源英雄从慕达水坝行到柏利斯,在柏利斯释水口留印迹。(图:星洲日报)


(亚罗士打20日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从近日展开的“追踪水源”活动中意识到,无知且肆意破坏半岛丛林,终将导致天然储水系统崩坏,最终即连人工水坝都无法“盛水”,进而陷国家于水荒风险之中。


WWF组织发起一支结合各领域人才,包括政府水供机构技术专员、大学森林水源研究专家、社交媒体和环保活跃份子、卫生部观察员、农民代表和纸媒记者等合计26人的考察队伍,从本月14至17日深入山区追踪水源。


从慕达水坝一带的供水源头即乌鲁姆达森林保护区,一路南下到输送水源到双溪姆达的柏利斯(Beris)水坝区域,沿途约见的水源相关机构代表,以至当地居民都不约而同发出保护水源的呼声;越靠近食水源头的人们,就越能意识到气候变迁,以及人为破坏的严重性。


0081CWL2019420183222242047.jpg
负责看守森林、为水把关的柏利斯水坝,是槟吉两州人民赖以生存的巨无霸建筑,用以储存农业、工业和食用水,尤其是从吉打中南部到槟州的老百姓,全都要靠它供应食用水!(图:星洲日报)


破坏供水源头可引发灾难


根据国家水源机构资料显示,破坏供水源头所可能引发的灾难,将同时是大水荒和大水灾。意即一旦失去自然环境当有的平衡机制,国人将同时失去拿捏和控制水源的能力,其所造成的人命和经济损失将是难以估计的。


“不要小观一点一滴的破坏,倘不正视随时可能要尝灾难性后果。”领导这次行动的WWF专员诺丽惹在结束活动前的内部交流,发出上述感言以强调持续关注森林和水源议题的必要性。


她相信这样的活动,可让随行人员学习森林和水源知识,之后秉持个人意愿在各自领域扮演积极角色,共同负起保护森林和水源的义务;“这就是水源英雄的定义。”


掌管吉州水供,能源和水务委员会的行政议员占利尤索夫14日为这支队伍主持挥旗礼,17日也在这支队伍完成任务之后主持闭幕仪式时,也重申州政府保护森林和水源的立场,以及解决州内水供问题的决心。


事实上,吉打州政府积极牵动州内水供相关机构,包括负责管理安宁、慕达和柏鲁水坝的慕达农业发展局,以及负责管理Beris水坝的吉打州水力灌溉局等全力配合和支持这次行动。


策动官员积极参与的占利尤索夫本身,也多次感谢WWF选择吉打尤其乌鲁姆达为监测、关注水源问题的目标;“为何必须选在乌鲁姆达?因为从乌鲁姆达到双溪姆达的河水,一直都在供应吉打96%、槟州80%、玻璃市40%的水源,远在乌鲁姆达深山的丛林,不只是三州人民唯一的水供源头,它足以左右三州农业和工业兴衰,换句话说就是决定三州经济持续稳定、繁荣发展的关键。”


0081CWL2019420183212242046.jpg
行动队伍深入丛林寻找食水的源头。(图:星洲日报)


通过各媒体充当“水源英雄” 


从14日至17日,这支队伍所展开的“拯救水源英雄之旅”,是以身体力行的方式探讨和学习保护森林与河川的方法和技巧。所谓“英雄”,指的是参与者过后将通过各种媒体,包括平面纸媒和社交媒体充当“水源英雄”,尽可能传达与水相关资讯,为提高这方面醒觉付出本身所及的绵力。


0081CWL2019420183182242042.jpg
“拯救水源英雄”行动本月14日从达鲁阿曼州政府大厦出发,由掌管吉州水供,能源和水务委员会的行政议员占利尤索夫主持挥旗礼。(图:星洲日报)


4天3夜行程中,队伍兵分多路,同时进行野生动物保护和水源保护的相关作业,包括监视野生动物如野象、马来貘等行动规迹,以及检测乌鲁姆达水源素质、计算森林保护区的水容量等,结论虽未显示北马短期内会陷水危机,但也足以警愓北马人再不提高环保意识,终有一日必尝苦果。



0081CWL2019420183192242043.jpg
26人组成的考察队伍,一连4天涉水、穿山、越林追踪水源头。(图:星洲日报)


原因是整个北马真正依赖的河水,源头都在森林保护区内的天然储水系统,不论区内降雨量多少,都要依赖上百万棵林木的天然智慧去发挥集体储水和释水功能,也唯有如此才能确保水源不会暴涨或速减,这也是水源持久耐用的不二法门;北马4座水坝即安宁水坝、柏鲁水坝、慕达水坝、柏利斯水坝少了丛林里的万千林木支撑,也都无法保证可持续且有效的聚存和供应水源。



0081CWL2019420183212242045.jpeg
姆达河本身就是槟吉边界线,但是槟吉两州人民都得依赖它去供应农业、工业和食用水源,不懂得保护这条河,等如不懂得保护两州人民的珍贵水源。(图:星洲日报)



至于从深山源头接收水源的分叉河流,从各个分支一直降至玻璃市、吉打、槟州甚至延伸到北霹雳,最终北马人日常食用的水源,都要直接取自亚罗士打的吉打河,以及双溪大年的姆达河;即使河面再多垃圾,水质有多污浊,北马人都没得选择,都得依赖水供机构汲取河水之后,过滤净化为食水输入百万用户取用的水管。


此外,农业用水、工业用水,也都要从这两条河流,通过人工输水系统,朝南北两端运送。


0081CWL2019420183202242044.jpg
“拯救水源英雄”行动感谢吉打州政府配合支持,大队长诺丽惹(左二)在结束行动的仪式上,赠送乌鲁姆达实景图予占利尤索夫(右三),左一为黄思敏行政议员。(图:星洲日报)


河水受污染将缺水瘫痪


WWF工作队伍提醒北马人,河水非想像中取之不尽的资源;一旦吉打河、姆达河受污染至无法取用,或持久干旱导致河床干枯,整个半岛北部各个州属无一幸免,都将因缺水瘫痪。


为此,联邦政府也不得不整合与水源相关的多个机构,再耗资数十亿令吉强化与监测水源相关的基本建设,设立中央系统24小时观察和分析遍布全国包括槟吉玻三州的水位,以进行最大化的水源控制和分配任务。


唯一无法控制的是一般人的观念;每天一打开水龙头自然有水供应,遭逢制水就只懂得抱怨指责,完全不知水的珍贵,从不思考水源难得的问题,因此还在极尽奢侈的消耗用水。


这支队伍因此提醒北马人,是时候找个时间好好站在吉打河岸,或者姆拉河边,认真思考我们天天取用的水源与这些河流的关系,也是时候好好跟进保护水源的议题了。

作者 : 陈绍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