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2 17:43:13  2042804
斯里兰卡恐袭·死亡人数增至290·总统总理权斗误情报上报
天下事

大批全副武装的军人镇守圣安东尼教堂外,以防再度遭遇袭击。(图:法新社)


(科伦坡22日综合电)斯里兰卡连环袭击案造成的惨重伤亡震惊世界之际,各界都在疑问,为何该国警方曾在袭击前10天警告伊斯兰极端组织可能会袭击基督教堂,却仍未能阻止惨案发生。有报道指,可能是斯里兰卡权斗致使。


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承认,早在4月11日,有“组织”准备发动恐袭的情资线报就已通报给中央情报单位,但这些资料全都被不明扣住,根本没有上报,他本人与内阁部长都不知道有这一封信。他表示,将深查为何未采取适当预防措施。


许多国际媒体却马上查觉到了其中的微妙,认为维克勒马辛哈的抨击对象,其实就是手中操有军队与警察指挥权,并与维克勒马辛哈长期不和的现任总统西里塞纳。


美联社报道,两名部长归咎于失责的情报单位。通讯部长费尔南多发推文称:“一些情报官员知道将要发生事件,确实存在行动拖延的情况。我父亲也从一名情报官员那里获得了消息,警告他切勿到访国内知名的教堂。”


另外,国家共处部长干尼申指出,该部门的安保官员曾接获情报,指可能发生两起锁定政治家的自杀式爆炸袭击。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采双首长制的斯里兰卡,曾在去年年底爆发宪政危机。当时西里塞纳曾强行开除国会最大党领袖维克勒马辛哈的总理职位,并提拔自己的同党大老接任总理;但却引发国会党团的强力抵制与反对,维克勒马辛哈也坚绝不接受总统“违宪”的解职命令。


或引发新一轮族群冲突


这个南亚岛国爆发史上最严重的袭击事件,造成人心惶惶。当局忧心袭击事件可能引发新一轮的族群冲突事件。


警方表示,有人向位于西北区的一座清真寺扔汽油弹,而在西部两家穆斯林商店亦遭纵火。


连环袭击造成的死亡人数已攀升至290人,逾500伤。有政府法医分析家透露,3家教堂和3家豪华酒店的袭击是由7个“人肉炸弹”实施。警方仍拒绝透露各处具体死亡人数。


当局周一宣布逮捕逮捕了24名嫌犯,惟幕后主使尚未查明。但根据法新社所取得的通报资料,复活节恐攻案的发动者,疑似是一支少有人知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国家一神教团(NTJ)。


美国务院:恐怖组织或再袭击


美国国务院星期日更新旅游警示,指有恐怖组织“密谋继续在斯里兰卡发动袭击”,或短时间内发动攻击,目标包括旅游景点、交通枢纽、商场、酒店、宗教场所、机场等地。


另外,斯里兰卡在周一早上解除宵禁,公共交通工具及火车已恢复运行,但机场仍然非常混乱。由于当局暂时禁止使用脸书等社交网或社交应用程式,乘客只能通过电视新闻获取最新消息警方指出,共有37名外籍人士在爆炸中丧生。目前证实的外藉死者包括2名中国人、5名英国人、3名丹麦人、两名土耳其人。另有荷兰和葡萄牙等国公民遇害,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有“数名”美国人丧生。


斯国外交部称,9名外国人失联之际,仍有25具尚待确认的遗体据信是外国人。


机场又发现土制炸弹


在接连发生8起爆炸案后,首都科伦坡一国际机场周一清晨又发现一枚土制炸弹,庆幸的是,该爆炸装置已经被成功拆除。机场有旅客表示当时机场关闭,现场有听到爆炸声。


斯里兰卡一名消息人士披露,事发时身处国外的总统西里塞纳于周一稍早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紧急会议,而总理也将与会。


专家:计划精密
连环爆或有外援


有安全分析家认为,当天攻击的规模与复杂程度,不同于斯里兰卡近期的暴力攻击事件,可能经过精密计划与训练,不排除获得外援。


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新德里冲突管理研究所执行主任萨尼表示:“我们从未见过斯里兰卡出现任何重大恐怖行动……激进化程度从未有重大进展。就连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恐怖组织‘哈里发国’(IS)也只从斯里兰卡征召到小部份的人。”


他表示,这样的攻击能力不会突然出现,需要共谋、训练、组织和获取物资,但是这类行动并不符合当前斯里兰卡的可见趋势。


攻击具高度组织化


印度前南亚军事情报专家哈里哈南表示,若是在地组织发动这次炸弹攻击,他们可能获得外来援助。他分析:“过去有一些问题但规模都不大,这次攻击具高度组织化,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规划。”


印度智库“政策研究中心”策略分析家切兰尼指出,这些攻击打破斯里兰卡近十年来相对平静的局面;若证据指向攻击为NTJ(当地一个激进穆斯林组织)所为,将象征恐怖主义新挑战的崛起。


社媒被封锁通联难


斯里兰卡当局在复活节连环袭击后实施宵禁,并以阻止假消息散播为由,封锁facebook及WhatsApp等社交媒体,令不少外国游客无法及时与亲友联络。


早前刚从伦敦移居科伦坡的费尔南度事发后在twitter留言,提醒亲友可能无法透过fb或WhatsApp与她联络,她表示自从当局颁布实施宵禁后,便无法登入多个社交网站,包括YouTube及instagram等,“人们如今只能用手机短讯联络,或者twitter还可以用。”


斯里兰卡发生连环炸弹爆炸后,大量游客取消行程,希望能尽快回国。


彭博社报道,斯里兰卡旅游发展局主席戈梅斯受访时表示,他无法提供一个确切数字,但他相信准备离开的外国旅客可能多达数千人。


今次遇害的旅客,大部份都是在酒店丧生,当地旅游业人士担心事件会对业界带来灾难性打击。一名酒店员工叹道,经历过多年内战后以为终于可以重头开始,没想到又发生严重袭击,“很多人会因为这次袭击失去工作。”


二度与死神擦肩
开会迟到救了他


“如果我准时赶上早上的会议,现在可能已经死了。”现年24岁的哈利斯詹德拉星期日侥幸在香格里拉酒店和肉桂大酒店的爆炸中,两次逃过鬼门关。


美联社报道,这位年轻的的科技营销公司创办人,星期日原定参加一场会议却不慎迟到。


当载着他的车驶入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时,一场爆炸刚发生。他马上意识到事态有异,已经抵达会议场所的人也警告他,“不要进来,里面不安全。”


尽管如此,车子还是停在酒店前。哈利斯詹德拉目睹爆炸后的惨况,有人被疏散、其他人则被拖走,到处都是鲜血和救护车。


酒店避难再遇爆炸


哈利斯詹德拉决定躲到他认为相对安全的肉桂大酒店。但当车子将他送达,他下车准备走进酒店时,便听见里头传来轰天巨响。又有爆炸发生,烟尘都落在他的白色上衣上。


这场复活节恐攻是斯里兰卡10年前的血腥内战结束以来,伤亡最惨重的案件。许多斯里兰卡人对长达26年的内战记忆犹新,但内战结束时,哈利斯詹德拉还只是个10几岁的孩子,并未真正经历战火的凶残,只感受到父母对生命安全的恐慌。如今,这样的恐慌再度席卷他们的生活。


他指出:“对他们来说,这次的情况有点不同……他们担心这会引发种族间的对立与暴力。”哈利斯詹德拉星期日晚上和家人一起遵守宵禁,透露气氛“非常紧张”。


勿屈服恐怖分子


他很高兴能在社群媒体上看到人们踊跃捐血,队伍几乎看不见尽头。他也在IG上转发作家维杰拉德纳的贴文,指未来几小时或几天内,人们将接触到各种假消息,指控这起事件是佛教徒、穆斯林或其他人所做,但“真正的凶手是恐怖分子。”


“不要屈服于那些意图分裂我们的人,将你的仇恨指向那些今天在酒店、教堂滥杀无辜的人。不管哪个政府官员胡言乱语、拒绝将他们绳之以法,你都要把矛头指向他。与此同时,请祷告,但不要过度依赖思想和祈祷。”


封锁社群软体防假消息


另一方面,斯里兰卡政府为避免制造恐慌及尊重罹难者,也封锁Facebook、WhatsApp等社群软体,防止假消息散布。总统顾问哈林德拉表示,这是政府单方面的决定,目的是担心有关攻击和仇恨言论的错误讯息可能会在网站上大量传播,引发更多不必要的暴力。


遇袭教堂血流成河


建于18世纪的圣安多尼堂遇袭后场面恐怖。教堂旁的店东苏马纳帕拉称见到神父浴血奔出求救,他跑进教堂帮手,却见“血流成河,灰屑似雪落”。


圣塞巴斯提安堂神父蒂拉克拉特纳称,肇事时教会有逾1000名村民参加弥撒,爆炸致约30人伏尸当场,受害者的血肉飞溅黏于四墙、圣所甚至飞出教堂外。当时他和另外两名神父在主持弥撒,他刚巧站在祭坛后仅轻伤,但另两神父都被玻璃和瓦砾击至重伤。


事发后,科伦坡大批市民涌往捐血,捐血站大排长龙,科伦坡市民阿里向BBC说:“无论什么宗教和种族,大家都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协助受害者。


人肉炸弹混早餐队伍


斯里兰卡连环炸弹袭击中,有自杀炸弹客混入酒店的早餐人群引爆炸弹。连环袭击夺去数百条性命,无数家庭被拆散。


星期日上午8时30分左右,科伦坡肉桂大酒店的塔普罗巴乃餐厅正忙碌着,有好些家庭在享用早餐。一名“人肉炸弹”跟其他宾客拿着一个碟子耐心排队拿自助早餐,在轮到龙头时引爆了身上的炸弹。


酒店一位不具名经理向法新社透露,一名负责接待客人的经理当场被炸死。另有酒店员工说,人肉弹是斯里兰卡人,前一晚以穆罕默德名字登记入住,说是公干,他所报的地址后证实属虚报。


爆炸冲力连置身酒店外亦受波及。佩雷拉肇事时刚经过肉桂大酒店外的海边:“我们听到震耳欲聋的巨响,还有一股冲力把我们都震跌于地……人们到处惊叫、奔跑,有人扶我上一辆路过车辆,送我到医院。”


炸毁无数家庭


几乎同一时间,当地电视台名厨马亚顿恩正与家人正在香格里拉酒店二楼的Table One吃早餐,不幸与女儿桑加同在爆炸中身亡。用餐期间,桑加更拍下与家人的合照,状甚温馨,但这张合照已经成为最后的合照。


与马亚顿恩身处同一酒店的英国家庭亦被炸弹拆散,爆炸发生时,尼科尔森正与妻子和一对子女在吃早餐,爆炸发生导致他耳朵受伤,惟妻子安妮塔与11岁儿子亚历克斯命丧当场,女儿仍然下落不明。


2背包男神色不安


27岁的澳洲游客山姆和旅伴当时正在香格里拉酒店吃餐。他向墨尔本3AW电台表示,在第一声爆炸传出时,看到两名背着背包的男子,神色看来不安及不自在。在5至10秒后,又发生了第二次爆炸。画面可见,餐馆窗户爆破,一捆捆电线悬于塌落的假天花板下。


山姆说:“有人在惊叫,尸体横飞。孩童在哭,有孩童躺在地上,不知是生是死,场面太疯狂了。”


山姆和旅伴在爆炸后躲到椅子后。他称,感到头疼和耳鸣,但和旅伴都未受伤。心有余悸的他们过后到当地友人的家暂居,远离所有旅游景点。

随着斯里兰卡传出复活节恐袭后,一名巴基斯坦军人在奎达市一座教堂屋顶上把守,以防当地也发生针对基督徒的恐怖袭击。(图:法新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