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9 07:00:00  2044932
抽屉/两个朋友
抽一只象

我喜欢奔喜安娜和凹他玛琳。以颜色来说他们或许并不易得宠(提芬妮蓝人缘比较好)。若有人送我这两支颜色,我会认为他在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吧。或至少是“开始吧”。因为白帆布上最初的声音是他们两人其中之一代我发出的。这时,要先处理暗才处理亮。要阻止画笔一头冲入芒草丛里。这是个“选择忽略”的练习。之后数周,他们或已埋在层层叠叠的颜料下隐身,偶尔微微渗出。人们未必能,也未必必须看见。可是作为绘者你知道,也记得,这底下有着的是没有被你忽视的,最初的,身体与直觉。

作者 : 抽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