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19-04-29 07:00:00  2044977

【学运03】除了上街,学运是什么?

周刊专题


我们从新闻报道看见学运领袖,借此认识学运。我们看见香港的黄之锋宣读罢课宣言,台湾的林飞帆和陈为廷带领学生占领立法院,还有马来西亚的阿当阿里多次激动的演讲。因此,我们认知的学运与激进离不开干系。

“学生运动不只是游行示威抗议。”希山慕丁莱斯老是重复这一句,而且提高声量,摊手哈哈笑。

那么,学运到底是什么?



希山慕丁莱斯要撕掉“前学运领袖”的标签,他可是斜杠人士,最新著作是《国家议题》。


希山慕丁:练成生活自主高手

希山慕丁莱斯的学生时代,校园自主,学生自治,学生亲自管理衣食住行等事务,是一个自体运行的社会。这是他心目中的学运,学运分子Student Activist更贴近“行动者”。

他强调,参与学生运动是学习为自己和身边的人负责,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必定有团体生活,总会涉入不同活动。学生同时是公民,负有公民责任,从学生时代开始关心自身到社区、政治、环境等切身相关的议题,透过学生运动吸取经验,毕业后步入社会就能直接为社会服务。学运也不一定与政治相关,瑞典少女格蕾塔(Greta Thunberg)“为气候罢课”,借罢课呼吁公众关注气候变化,便是一例。

“人不能只关注自己,如果每个人都只专注学业,谁来关心这个社会?”希山慕丁莱斯打比方,土木工程系的学生专心课业,毕业后顺利成为土木工程师,总会遇上与本科专业无关的事。“假设他住在组屋,会和邻里组成管理单位处理电梯维修、垃圾清理、停车位等问题吧。”就像他在学生会处理巴士、学生食堂、校园书局,都在解决生活上的问题。

这么说来,你我都是不同程度的学运分子吧?


大专法令遏阻学运前行

过去学生运动那么蓬勃,现在却……希山慕丁莱斯等不及打断,“不能拿现在的学生和过去比较!”他把问题归咎于大专法令大力遏制,导致学生运动式微,后来的学生不活跃实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透过学生运动,他学习怎么开会,怎么写文告,“精简扼要,3至5段就够了,哪像现在的政治人物,文告从祖父的故事写起。这都是因为他们没有受过训练啊!”

他不厌其烦地说,学生运动不是示威,重点是学生如何自主运作以及所推广的思想意识。人们怎么就只记得那个形式?

“到现在人们还称呼我是‘前学运领袖’。”他忍不住埋怨,“‘前学运领袖’是干什么的,能赚钱过生活吗?我可写了6本书,演出电影、主持电视节目、导演戏剧,我做了很多不同的事啊!”




走過學運 更肯定志向

烈火未熄

搞学运的人都没好好读书吗?希山慕丁莱斯笑说,就算是四十多年前,家长也一样要求孩子专心学业,不过他们照样忙碌于学生运动,关键在好好分配时间。

当然,在后来的情境里,“好好读书”的意思其实更广,包括不希望因示威抗议被校规或法令对付、担心活动发生冲突遭暴力对待、学业成绩下滑或学运记录影响未来就业机会。然而,还是有一代又一代的学运分子顺利毕业,进入各行各业。

离开校园,卸下“学运分子”的外衣,他们和你我一样,要找工作、成家立业。只是,大专那三四年学运时光,对他们影响有多深,有多远?



黄彦铬打算从事政治相关工作,但担心被体制同化,因此并不急于加入政党。


黄彦铬:追求知识助透视问题

彦铬啊,你有没有好好读书?

如果父母这么问起,他会捣蛋回应,“不要紧的,反正这(土木工程)不是我要做的专业,将来我想做关于政治的工作。”耍过嘴皮后,他才会跟父母坦诚,一向把成绩维持在平均分3.3至3.5间。他觉得考试成绩不是衡量知识的唯一标准。

发生纳吉支持者冲突事件后,不同学段的老师捎来关心。大学老师支持他的行为,赞他勇敢,也提醒未来有任何行动得更加小心。有中学老师苦口婆心劝他,还是学生就不要参与抗议活动;另一类则是明白他未来的志向,但仍希望他先专注学业,未来有的是时间参与政治。

学生时期有闲有力

黄彦铬的立场是,学生有的是时间和精力,加上拿着纳税人的钱享受国立大学教育,应该付诸行动回馈、关心社会。他认为,现阶段有心力参与策划,何不尽他所能推动关心社会和政治。毕业后工作除非全职投入社运或非政府组织,否则难能参与。

当然,以他“突出”的学运表现,已有朝野政党向他伸手,唯至今仍未加入任何政党。他也知道,政党有政党的束缚,比如一提到种族、宗教、LGBT等议题就等于政治自杀。再者,进入体制很容易被原有氛围吸纳,而不是改变体制。“所以目前我更想继续读书,想读政治、经济、哲学或公共政策等科系,才能深化看法,把问题看得更透彻。”

他也担心,未来如果踏进政党后会成为美剧《纸牌屋》(House of Cards)的主角,为了名和利不择手段。“所以我生日最喜欢被祝福‘莫忘初衷’,我不希望变成自己批判的大人。”





阿当阿里想尝试一般工作,因为在现实社会里打转才能晓得普罗大众到底怎么过生活。


阿当阿里:了解民情想法宏观


“6年,应该可以完成博士学业。如果当时大学毕业后出来教书,或许可以当行政助理了。”降旗事件后阿当阿里被停学,终于即将在今年上大学第十年拿到毕业文凭。不晓得若换作一般人,会怎么度过被悬置的大学生涯,他倒是觉得过程中仍有一丝幸运。

2012年被停学,正是第十三届大选前一年,很多竞选活动开跑。他有幸受邀到处演讲,获得的津贴扣除汽油费后省省用。每到一处,他顺便帮朋友卖书,从中抽些佣金。他还帮忙做民调、田调,四处接翻译和逐字稿工作,赚取生活费。大选后,他前后进入净选盟2.0、亚洲自由选举网络(ANFREL),都是和民主、公平选举相关的非政府组织。也幸好身为槟城人,得以在当时反对党执政的州政府工作,协助州议员沈志强推动青年计划。

去年中复学,却也等于失业。一代学运领袖已升格人父,他得在中学实习教书之余也接很多翻译工作,来维持生活和家庭开销。

毕业在即,想好要做什么了吗?

“我从没把执教剔除在外。”就读师范大学的阿当阿里,担心的只是执教可能比较没时间参与“运动”。他知道自己是政治活跃分子,不会突然就不关心政治,不参与社会运动。他还是当年的热血青年,需要时他仍会出现。“或许在大学教书,比较能掌握时间吧。”

从政不能只靠一张嘴

他不想什么工作都没做过就直接从政、竞选、当官。没有在现实社会里打转,根本不会晓得普罗大众怎么过生活。“政治人物总靠一张嘴,目光只限5年任期,时间到只想着怎么连任,个人、党、政府的利益重于社会。”

“直觉告诉我,毕业后一定要出社会工作,和一般人相处才能有更多观点。”阿当阿里自知,过去都与政治相关的人为伍,几乎活在同温层。进入中学实习,他和教师、行政人员、家长、学生相处,接触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透过他们看到不一样的观点。

就像与妻子的家人相处,他们是很传统的乡区马来家庭,而他在首都长大。“我们总说要接近乡区马来人,但其实我们从不理解他们的观点和不安。”他感激有这样的际遇,让他能看到不同观点。

不如当记者吧,可以接触不同的人。“我不是没想过哦,我也爱写作,只是采访政治新闻时,应该会被巫统的人追打吧,哈哈哈!”




他们也是学运分子


3620SWY20194261516432351933.jpg

郭史光庆,37岁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2000至2005年),工大华裔学生理事会、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学运事件:在工大校园内举办抗议集会,反对校方强制校外住宿学生搬入大学宿舍。

■学运教会我的事:确立了人生志向,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以推动国家民主化和进步为出发点。


3620SWY20194261516422351932.jpg

石俊修,38岁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2003至2006年),理科大学前进阵线、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学运事件:杯葛校园选举。

■学运教会我的事:对人对事需要有独立思想和判断能力,尤其是对于大马种族的政治隔离。


3620SWY20194261516412351931.jpg

黄思敏,35岁

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2004至2008年),博大前进阵线、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学运事件:杯葛校园选举,被校方提控7宗罪。

■学运教会我的事:独立、批判思考,要有正义感,见到不公平的事要伸张正义,坚持理念。


3620SWY20194261516402351930.JPG

陈家兴,37岁

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2004至2006年),博大前进阵线、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

■学运事件:杯葛校园选举,被校方提控7宗罪。

■学运教会我的事:反对不公义的事情发生,不断阅读进修,“下场”(Turun Padang)表现想法,影响更多人。


作者 : 本刊 白慧琪(文) 本報 林毅鉦、黃安健、受访者提供、本报资料室(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