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9 07:00:00  2045347
【学运01】他们都是“不好好读书”的学生
周刊专题

他们或许是近10年来,马来西亚一般人眼中“最不乖”的学生。就读国立大学,成绩一般,不曾以学术表现为校为国争光。之所以广为人知,因为他们上街,进出警局被媒体报导。他们“不好好读书”,他们是学运分子(Student Activist)。

从近年来的香港雨伞革命、台湾太阳花运动,到前阵子马大学生举牌抗议纳吉而遭支持者勒颈,每当有学生参与抗争、抗议活动,都会被唾骂不好好读书。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认为学生只需好好读书,“搞学运”就是没有尽学生的本分。甚至在很多人眼里,学生运动是示威抗议游行,学运分子是被政棍利用的马前卒。

学生运动(Student Activism)究竟是什么?学运分子又何以义无反顾?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76262366874.jpg
2012年1月9日,阿当阿里出席大学听证会后向支持者发言。


执着的信念和精神,让自己变得更坚强

2011年12月,阿当阿里和同伴在太子世贸中心前示威游行,诉求废除大专法令。时任高等教育部副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在里头进行圆桌会议,商讨修订大专法令,外头学生希望借由游行争取民众对议题的关注。

学生本就带着写上“Kebebasan Akademik”(学术自由)的旗帜,一时兴起想把它升上空中飘扬。阿当阿里走向最近的旗杆。啊,是纳吉肖像的旗帜(他重申,没有针对,就那么巧是时任首相)。他拆下纳吉肖像的旗挂在肩膀上,换上学术自由旗帜升上顶端。没过几秒钟,附近的警察过来劝阻他,他很快又把纳吉肖像的旗升回去。

活动结束傍晚,阿当阿里与朋友见面,对方劈头就问:“你有上网吗?纳吉的旗,是你做的吗?”他听得一头雾水,又还没空用电脑,手机也没电。驱车回到丹绒马林,手机一充电就发现全是父亲、朋友的未接来电。朋友在电话中说:“你要来我这吗?还是你有能力应对,就等人家找上门。你快点上网看看!”他打开脸书,立马回电朋友直说:“你在哪里?”

原来“阿当阿里”早已充斥脸书,舆论指他不只把纳吉肖像旗帜降下,还踩在地上、撒尿。所有人都在“通缉”他,还有人把他的资料、车牌号码都放上网。父亲来电,他简单报平安,随后展开逾一个星期逃亡。

在前公正党领袖巴德鲁希山(Chegubard)一班人帮助下,他被安顿在森美兰州的不同地方。每到一处,寄宿人家都被交代不得提问。他的手机被信息和来电轰炸,一开机电池很快就耗尽,干脆关机。不只人,车子也由朋友藏好。他记得,藏在乡下一位马来大婶的家。大婶照料他三餐,一回眼眶带泪地告诉他:“我从没想过学生还能重新做这样的事。”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76732366876.jpg
支持者发起声援活动,在扣留所外唱歌、点燃烛光,阿当阿里在里头听得到,踮起脚也看得到外面的光影。(本报档案照)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72972366871.jpg
阿当阿里重申,当时只是把最靠近的旗拆下换上学术自由旗帜升上顶端,并没有针对纳吉。(网络照)


充满戏剧化张力的精彩故事

“我的故事很戏剧化,但你下笔时记得拿捏一下,否则人们会觉得我在吹牛。”重提往事,已经升格人父,剪短头发的阿当阿里特别提醒。“但这些都是我可以跟孩子分享的精彩故事。”

不过,在他丰富的学运经历中,印象最深刻,意义最重大的,则是2013年5月在煽动法令下被扣留。他在一场讲座会上号召人们上街推翻巫统,被逮捕后扣留6天,全国各地都发起“声援阿当阿里”烛光晚会。

“之前也曾经被扣留,才一晚,而且一大班同学一起在同一间扣留室,不觉得怎样。”煽动罪那一次,他被关在单人间,感受不到时间,也不知会面对什么,一直无法入睡。父亲每日送信给他,支持者发起声援活动,在扣留所外唱歌、点燃烛光。他听得到,踮起脚也看得到外面的光影。

他被逮捕超过十次,那却是他心中最宝贵的经验,“那几天,让我变得更坚强。”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76572366875.jpg
降旗风波后,30名关丹青年当众焚烧阿当阿里的照片,以示不满。(本报档案照)



【阿当阿里Adam Adli/30岁】

1989年出生,槟城人

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英文系四年级(实为十年级)、中学实习教师

■学运事件:

● 2011年12月,在巫统总部前降下纳吉旗帜,挂上“学术自由”旗帜,隔年初遭校方冻结学籍3个学期

● 2013年5月,在五一三事件讲座号召人民上街推翻巫统,被控煽动罪,再遭校方无限期停学

● 2018年2月,上诉庭宣判煽动案无罪释放,同年6月校方撤回停学令,时隔6年复学,将于2019年12月大学毕业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79692366877.jpg
黄彦铬(右二)高举“纳吉小丑”纸板,引起纳吉支持者不满。(本报档案照)



打破族群框架,不让抗议带上种族敏感色彩

2019年3月22日下午近4时,黄彦铬跃上各大新闻版面。

时间倒回,中午12时30分,他从社交媒体得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要前来马大附近,决定临时起意前去抗议。他立刻号召学声阵线(Suara Siswa)和其他学校学生组织的不同种族同学,但过于临时,无法出席。

最终能够出席的刚好都是华人,黄彦铬也纠结到底还要不要去。如果理想是要打破种族族群框架,那么连抗议都顾虑种族敏感,有什么意义?

下午3时,和同学在对面的巴士车站抗议,他高举的是当中最显眼也是最大的纸板“纳吉小丑”。纳吉支持者不满,冲上前来,叫嚣、拉扯、推撞,一度勒住他的颈项,手臂、下巴、嘴巴被轻微刮伤。

事后他忙着去警局报案、撰写个人声明、回应各方文告,期间还上了《百格大家讲》现身说法。等到有空回槟城家乡给妈妈看看,在冲突中受的皮外伤早都痊愈了。

他在校园被视为争议人物,活动上演讲致词提政治被同学非议,经历过的大事还有后续被挖出与纳吉合照被指墙头草两面倒,以及2017年10月马大华文学会遭校方冻结。

上街抗议的人都会做好最坏打算。带着“纳吉小丑”纸板和其他标语抗议前,他和同学猜对方会来呛声辱骂,而他们设想的应对方式是不出声不回呛、理性对谈,结果统统意料之外。

暴力手段作出的流氓暴行

“那一霎那完全不能呼吸。”黄彦铬回想被勒颈,“等他一放手,我真的很生气。为什么我们只是站在这里,人数又那么少,你怕我们什么?我们都没有打你,为什么你要来打我?”当下他更不想走,一来不想向暴力妥协,二来想显示对方有多流氓,不过还是被朋友拉开了。

事后他打电话请哥哥安抚父母,交代自己正在警局,完事会拨电回家报平安。亲戚朋友却早已跟上新闻传递速度,纷纷致电父母询问他情况。尽管没大碍,四方的关心足以让父母觉得事态很严重。

【黄彦铬/23岁】

1996年出生,槟城人

马来亚大学土木工程系四年级,曾任两届马大华文学会主席,现任马大新青年主席

■学运事件:

● 2017年,马大华文学会遭冻结

● 2019年,高举“纳吉小丑”纸板,遭纳吉支持者暴力对待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73762366873.jpg
纳吉支持者冲上前叫嚣、拉扯、推撞,一度勒住黄彦铬(中)的颈项。(本报档案照)



学运轰轰烈烈的年代

人们印象中的学生运动是一场又一场对抗政府的示威游行抗议。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诉求公平公义、2014年香港雨伞革命“我要真普选”、台湾太阳花学运“退回服贸”,都是一场场反对政府施政,且由学生主导的运动。

马来西亚学生运动史其实有过非常轰轰烈烈的光景。

根据哈山卡林撰写的《与民同在·1967至1974年马来西亚学生运动》(With the People! The Malaysian Student Movement 1967-74),1930年代大学生就非常活跃于反殖民运动。大学生持续关注社会议题,举办声援集会,如1967年直落昂(Telok Gong)农耕地事件。

1969年第三届全国大选,马来亚大学学生会在全国展开13场集会,出席民众共10万人。《1969年学生竞选宣言》写道:

“马大学生会相信,国家的平等和正义若要获得胜利,就得消除人类间的剥削,劳动阶级必须获得公平对待。学生作为这个国家的公民,一定要积极参与政治。坐享教育的优势,学生就应积极涉入国家事务来回馈社会。”

1969年五一三事件后,学生呼吁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下台,其中一名学运领袖还是现任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眼见学生力量不可轻忽,政府于是通过《1971年大专法令》,但学生运动并未因此遭受打击。1974年,学生仍为新山北湖农民遭逼迁,以及吉打华玲农民饥饿事件积极发声。

直到1975年,政府修订大专法令,进一步限制学生言论和结社自由。时任教育部长是现任首相敦马哈迪。此后,学运沉寂了很长时间,直到1998年烈火莫熄和2011年净选盟2.0后才有较大规模的活动。

这样看来,学生运动似乎真的就是一场场对抗政府的示威游行抗议。其实不然,马来西亚最具代表的学运分子希山慕丁莱斯说,示威抗议游行,只是社会对学运仅存的印象。

1974年年底,吉打华玲农民面临雨季胶价大跌,举行反饥饿大游行。12月3日,马来亚大学学生会主席希山慕丁莱斯和其他同学到独立广场声援农民,结果遭到联邦后备队(FRU)驱赶。学生逃到国家清真寺,再退守马大校园。

连续几天,学生和警方在马大班底校门(Pantai Exit)的交通圈对峙,警方用催泪弹把学生镇压在校园里。12月8日凌晨3时,军警冲进校园捉拿学生领袖。希山慕丁莱斯逃离马来亚大学,随即流亡海外20年。

然而,那不是希山慕丁莱斯在学运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事。

他更记得当年学生会举办演唱会,邀请到视障歌手José Feliciano到马大东姑大礼堂开唱。说着,他哼唱:“Listen to the falling rain, Listen to it fall……”

“人们就是这样,以为学生运动就只是示威游行抗议,我们做的事可多着呢!”




2845CFL2019-04-2715563293682712366880.jpg
1969年第三届全国大选,马来亚大学学生会不单推出竞选宣言,还在全国展开13场集会,出席民众共10万人。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80322366878.jpg
旧时马大校园学生运动蓬勃,演说者角落充斥听演讲的学生。(马来亚大学提供)


2845CFL2019-04-2715563291773602366872.jpg


马大演说者角落旧照。(马来亚大学提供)



希山慕丁莱斯(演讲者)是1970年代学生领袖。





学运,不只示威游行,学生们做的事多着呢!

1994年,希山慕丁莱斯从梳邦机场抵境返回国门,大约有200名亲友和支持者到场迎接。此后1998年烈火莫熄、2011年净选盟2.0等系列集会都有他的身影,多次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扣留。倒是离开马来亚大学1万6212天,他再也没有踏进校园一步。

马大学生会有个传统,把历届主席的名字铸成铜牌。希山慕丁莱斯的名牌被取下熔解,从此他再也不回校。“除非他们重新铸造,因为历史不容抹灭。”

问他是怎么开始活跃于学生运动的?他从中学生涯开始分享,和你我一样,活跃于学生团体。他参加童军团,也在剧场写剧本、导演舞台剧。“记得1968年中五,我写了一封信给《马来西亚前锋报》投诉宿舍的情况,很意外地被刊登出来。”

进入马大,大一他就在大学刊物《Mahasiswa Negara》担任记者,负责文化版面,得以有机会访问画家伊布拉欣胡先(Ibrahim Hussein)等人物。他加入社会主义学会,获选为第16届马大学生会总秘书和第17届主席。

说回那场让他津津乐道的演唱会,受邀歌手、艺术家包括:英国团体Bee Gees、印度古典音乐家Ravi Shankar、美国舞蹈家Martha Graham。“这些巨星都是我们学生会邀请来的!你知道吗,平时只是透过唱片听他们的歌,而我们却在现场看他们表演!”

他记得两天礼堂爆满,“我们还邀请到香港歌手陈美龄,整个甲洞的人都骑脚车来马大观赏!”

这些活动的目的是什么?“售票,筹募学生活动资金啊。”就那么单纯,筹募学生活动资金。

“学生运动不是现代人想的只有示威游行抗议。”希山慕丁莱斯提高声量,学生自治,处理各种事务,举办各种活动,人们却都不记得。他细数,四十多年前马大学生会就提供免费巴士穿行于吉隆坡;校内食堂、书局贩售比市价低的食物和书籍,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学生向学生会询问较便宜的租屋处。

算不清希山慕丁莱斯重复了几次“请不要说学生运动是示威游行抗议。”他骄傲,从前马大学生会自主营运,有福利、社会、出版、交通各部门,资金管理妥当,号称东南亚最富有的学生会。放心,没有人贪污。

“我大学一年级的长假就参加学生会志愿服务,到新山登嘉渔村(Kampung Nelayan Danga)教课,指导村民用洋灰铸造抽水马桶。”学生会派给每名学生每日3令吉,其中2令吉作为学生交付寄宿家庭的膳宿费,1令吉是自己的零用钱。当年和希山慕丁莱斯作伴的还有肯德基控股有限公司(KFC)前执行副主席拿督依萨伊斯迈。

这些都是学生运动,却也是人们不记得的事。




【希山慕丁莱斯Hishamuddin Rais/68岁】

1951年出生

作家/导演/演员/栋笃笑艺人/社运分子

曾任马来亚大学学生会(UM Students’ Union)总秘书、主席

■学运事件:

●1974年,声援吉打华玲农民,遭军警围堵,逃亡海外20年。


作者 : 本刊:白慧琪 照片:本报资料室、马来亚大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