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4-27 18:52:58  2045681
饭圈毒瘤‧私生饭
娱文热


0684TFN20194271744232376257.jpg

BTS防弹少年团粉丝遍布全世界,有不少私生饭为了近距离跟拍偶像,会在偶像出国当天购买高额的头等舱机票,一路追星到登机口,等到偶像登机后,再将机票“免费取消”重新退关入境,造成许多乘客与移民厅的困扰。



游岚赧■综合报道



“饭圈文化”在韩国已经有几十年历史,除了守规矩、偶尔追追星的一般韩饭(饭即为Fan、粉丝、歌迷之意)外,彻底入侵艺人私生活的“私生饭”,是让偶像、经纪公司甚至连大众都头痛的麻烦人物,他们各种脱序行为令人不敢恭维。


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或数个爱慕以及崇拜的偶像明星,单纯的支持给予鼓励,这都属于正常现象,但就是有部分的粉丝,将这股爱慕转为沉迷甚至疯狂,常用一些极端的手法,让自己可以更近一步与偶像接触,除了跟踪明星私生活以外,其实还有许多更夸张行径的手段,这些手段已经让明星精神不胜负荷,甚至在社交网发文警告,以及咨询律师采取法律途径。


过去只有韩国才有私生饭,但近年连中港台娱乐圈亦出现私生饭,到底私生饭是怎么出现的?他们的疯狂行径有多疯狂?除了狂打偶像电话、包车跟踪追星、出现在酒店房门……这些以外,更令人意想不到的都有,如买头等机票登机拍完照后要求退票下机,连累全机人下机再接受一次安检,另外也有“黑粉”用极端手法“恐吓”不喜欢的明星,包括网络霸凌、近距离袭击、饮料加害等等。


不过正所谓“粉丝行为偶像买单”,不论对错与否,粉丝还是要三思而行啊!


⊙24小时跟踪


粉丝跟车的行为一直以来也受到谴责,即使如此仍有不少“*私生Taxi”为了图利出现,不仅让偶像心生恐惧,举凡BIGBANG前成员胜利、GOT7的Jackson王嘉尔、EXO、Jessica等人都曾遭粉丝追车而导致车祸事故发生。


偶像住处遭入侵的情况也不少,Super Junior宿舍曾遭粉丝入侵,粉丝还将自己内裤和成员内裤混在一起;团员东海独自待在家中时,更曾接到粉丝电话描述其当下的穿着:“Oppa,小熊内裤很可爱嘛!”;东方神起曾遭粉丝入侵酒店房间,发生碰触身体等疯狂的侵害行为;Block B队长Zico则说自己曾亲耳听见粉丝在家门外按下住屋密码声音的惊悚事件。

EXO成员都暻秀(D.O.)内裤遭私生饭放于网络上兜售,私生饭也在资讯栏写上“卖都暻秀内裤,这是我在他们宿舍亲自拿过来的,很难弄到的,不相信的话,里面(内裤)有几根毛,可以拿去做检查,这里还有袜子,千万不要故意找麻烦。”十分恶心。


拥有众多粉丝的中国男星鹿晗,曾在自己微博写道:“私生饭可不可以不要再跟了?太理直气壮了吧?”。原来有粉丝“Dexoer-Han”发微博称鹿晗在化妆,并配上自己所拍的照片(照片上打有该粉丝的水印)。从照片上可以看到鹿晗应该是在酒店房间的化妆台前进行化妆准备,鹿晗还穿着酒店拖鞋。而从照片拍摄角度来看,相机(或是摄像机、监视器)的位置应该在床的里侧。该照片一经曝光立即引起粉丝们的恐慌,这照片是如何拍摄的?自然是私生饭潜入鹿晗房间安置针孔摄像后拍下的。

香港有一位名叫“Duckie”的私生饭,因多次侵犯韩国男团NU' EST成员黄旼炫(亦是前WANNA ONE成员)私隐,以及其出位言行,早已在粉丝间颇有“名气”。她今年2月在IG限时动态PO出自己跟踪在日本独自旅行的黄旼炫,并炫耀自己能与偶像近距离接触。有网民看不过眼,将其疯狂行为放上推特公审,引来不少韩国粉丝强烈指责,亦被韩国及台湾网媒广泛报道,引起极大争议。


*私生Taxi:泛指专门载着私生饭跟踪偶像所有行程的德士


⊙夺命连环Call 


私生饭最惯用的骚扰手法,就是每天不间断拨打偶像手机、偷装定位系统或摄影机窥探行踪、群起暴动致偶像受伤等意外频传。

手机号码遭泄漏的偶像们多到数不清,网络上随处可以找到非法贩售偶像电话的不肖卖家,这几乎成为所有偶像共同的烦恼之一,少女时代、EXO、G-Dragon都曾不堪其扰,须藉社群网络呼吁私生饭停止无理行为。


Super Junior希澈则曾于节目分享过去频繁更换手机号码后,粉丝变本加厉传来短讯:“Oppa,不要太常换手机号码哦!”少女时代的太妍在社群网络上传来电纪录,恳请私生饭让她好好睡觉。


⊙血的誓言


包括2PM、MBLAQ、Wonder Girls都曾收到粉丝的“示爱血书”,可怕的是这些血源有些来自动脉,有些甚至是经血,粉丝们更爱将割腕、染血的内裤等照片上传网络“认证”,恶心又吓人。



⊙Anti饭/黑粉威胁生命安全


归纳完韩国演艺圈扰人不已的几种私生饭手法,不管是爱得太激烈或是由爱生恨,私生饭的脱序行为都已造成众人困扰,接下来几项是Anti饭/黑粉在历史上严重触犯法律,危害艺人生命安全,在韩国演艺圈引起轩然大波的恐怖粉丝事件。


东方神起队长允浩曾在签名会上喝下Anti饭加了强力胶的特制饮料,饮后昏厥且吐血紧急送医,震撼韩国演艺圈,可说是历届Anti事件中最严重的一起。


尹恩惠过去所属的女子团体Baby V.O.X,曾在后台遇见一位手拿皮卡丘玩偶的怪异少女,目击的团员简美妍表示那个少女动了一下手中的玩具,恩惠就尖叫了一声昏过去。事后发现少女手中拿的是食醋、辣椒酱和酱油的混和物,被泼洒到眼睛的尹恩惠差点因此失明。当时Baby V.O.X早已多次遭到Anti饭攻击,砸鸡蛋、徒手攻击、或是挟带刀片的恐吓信件等等,而这些“恐怖攻击”大部分是因当时团员简美妍和H.O.T队长文熙俊的绯闻所致。



*Anti饭/黑粉:泛指并非该艺人的粉丝,而是对其抱有恨意,用言语、实际行动伤害艺人的群体。相依相存的“偶像与粉丝”本该幸福美满,却在少数人不理智的行为下逐渐变调,无论艺人、公司、粉丝甚至大众,都已疲于这些私生饭无理、夸张的行径,然而这个需要自律才能平衡的互利共生关系,难以猜想要花多少时间和努力,才能回到最基本的和平。


为何韩国演艺圈会有私生饭?


在香港、台湾、中国等华人演艺圈,艺人的最大罩门是无孔不入的狗仔队,他们按照三餐起居跟踪之外,还“有效分工”分别占领艺人住家、公司、机场等据点,跟车、拦截样样来,而粉丝们只要一机在手,随时接收狗仔队奉上的高清图片,便能轻易掌握自家偶像的一举一动。

反观韩国不盛行“狗仔队”的演艺生态,当某些艺人在结婚、减少活动而渐渐不和歌迷见面时,粉丝开始按捺不住想念之情,便只能靠一己之力追踪艺人所有行程。


而“志同道合”的私生饭们相遇后,群体逐渐壮大,便形成更有组织的饭圈文化。有人负责任职于旅行社搜集艺人航班情报,或在电讯公司上班掌握艺人个资,甚至进行买卖交易,衍生出各种违法、危险的行为。



0684TFN20194271749192376330.jpg
一名31岁中国女粉丝A某,跑到赵寅成位于首尔芳夷洞的住宅大吵大闹,要求见他一面,当赵寅成开门后,这名粉丝立即闯入家中引起骚动,让他怒得直接报警“请人”,而这名粉丝则以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遭逮捕调查。


0684TFN2019427174992376329.jpg
鹿晗通过自己有份填词的歌曲《敢(Roleplay)》,斥责私生饭过、怒怼私生饭、黄牛和造谣者,歌词中写道:“擅自侵入我的生活,音响开大耳膜都震破……别再来我家的地库,再被我们见到就不会饶恕,嘴里没一句是truth,再尝试这么做我就给你嘴巴上锁!”


0684TFN2019427174652376279.jpg
私生饭拍卖偶像私密物还公然说:“这是D.O.的内裤,我亲自潜入宿舍拿回来的,非常困难。不相信吗?内裤上还沾有几条毛,你自己去确认一下DNA吧。我下周会再去拿吴世勋的,现在接受预订。”


0684TFN20194271744552376260.jpg
少女时代队长太妍曾在Instagram上载手机来电纪录截图,全部都是未知电话号码,时间由早上至凌晨都有,最终忍不住哀号:“让我睡觉吧!”


0684TFN20194231728472295307.jpg
韩团GOT7成员Jackson王嘉尔一次前往机场途中被私生饭追车,造成车祸发生,其身边工作人员透露,事故发生当时他正在睡觉,因此在发生车祸时反应不及导致腰受伤。


cuttemp0684TFN20194231728472295308.jpeg
萧敬腾的疯狂日籍女粉丝荫山友纪(Yuki)因家境富裕,会以赞助商的名义投资萧敬腾的演唱会、专辑购买,从数十万至1000万台币(约1.3至133万令吉)不等,她的要求通常是出席发布会、庆功宴及合影。Yuki更曾砸下约533万令吉成为萧敬腾台北南港住家的楼下邻居,还曾端着汤疯狂地按他门铃,吓得萧敬腾请警卫出面将她带走。


0684TFN20194231728482295311.jpg
私生饭做出惊悚举动,以血书写下“Wonder Girls回来吧!”


cuttemp0684TFN20194231728482295310.jpg
韩国男团2PM成员玉泽演曾收到某位女粉丝用自己的经血写成的“血书”,上面写道:“你的生命中不能没有我”等内容,并附赠自己的几根毛发来表达爱意。


0684TFN20194231728482295313.jpg
WANNA ONE于解散前去年12月到香港出席《MAMA》颁奖典礼,回韩时机上竟有4名疑为他们的粉丝在见到偶像登机后,便以有紧要事为由要求下机,甚至要求退回机票费用,最终机组人员无奈让该4人下机,但基于保安问题,全机乘客要下机再重新接受安检,令飞机足足延迟了1小时起飞。


0684TFN20194231728482295314.jpg
香港私生饭“Duckie”在IG Story表明指知道偶像(韩国男团NU' EST成员黄旼炫)讨厌自己,仍会继续缠绕对方,更声称:“谢谢你让我知你有多讨厌我,不要紧,我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玩。”态度嚣张。


作者 : 游岚赧■综合报道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