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04 07:10:00  2048344
玛丽安莫达.大马女佣的生命毫无价值
逆思流

我们知道司法系统的运作是非常缓慢的,但以下的情况是无法接受的。

回顾一下:在2018年2月,21岁的印尼女佣阿德丽娜(Adelina Lisao)被送往大山脚医院,她的头部和脸部都有严重的伤口和淤伤。她的四肢有化学灼伤和动物咬伤的伤痕。她入院一天后去世,解剖报告显示她贫血及死于多重器官衰竭。

她去世前两个月,她被迫与狗一起睡在停车房。她没有接受治疗,且两年没有获得工资。

阿德丽娜虐待致死案引起公愤。她的雇主,30多岁的兄妹和61岁的安碧嘉被拘留,但他们否认实施虐待。

安碧嘉被控谋杀,但据报道,上周高庭撤销她的控状且无罪释放。为什么?

那么,女佣的生命就不值得为之争取吗?阿德丽娜的生命是否毫无价值?虐待女佣是否就吸引媒体几天的关注,然后就此沉寂?

女佣的家属没有任何资源,且没有能力为她伸张正义。

安碧嘉在百利镇住家的邻居,每隔一天就听到叫喊声。他们联络记者,后者又联络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以调查此案。他指示市议员胡智胜和其同僚前往探望阿德丽娜,但她不敢与他们交谈。她的雇主也拒绝合作,并警告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胡智胜只好报警处理,警方下令让阿德丽娜的雇主带她前往警局,当他们看到她的情况时,警方告诉雇主将她送去医院。

阿德丽娜就救援行动为时已晚,因为她在入院后很快就去世,回家时已装在一付棺材内。

印尼驻槟领事妮妮古娜蒂的言论无补于事。她说阿德丽娜在那里工作3年期间,没有投诉过其雇主。

古娜蒂是与现实脱节吗?大多数女佣离乡背来到大马井住进雇主的家,一旦进了雇主的家门,她们犹如与外界隔离。

她可能不能使用电话,或者她的手机也被没收。她可能不被允许购买SIM卡,更别说要去邮政局寄信。

虽然雇主扣留女佣的护照是违法的,但许多人可能会这么做,因为他们认为这种非法行为是防止女佣逃跑的“保险”。

雇主经常威胁女佣,并恐吓说如果她们试图逃跑,警方将会逮捕她们并将她们送去扣留营。这些女佣害怕被驱逐出境,且在工作多年后在没有钱的情况下回家是一项耻辱。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胡智胜和警方无法从阿德丽娜口中获得任何讯息。她可能害怕被驱逐出境,或者失去未支付的工资。如果她继续为雇主工作,她害怕会被报复并得到更糟糕的待遇。

去年,大马妇女力量组织(Tenaganita)执行董事艾琳费南德斯对大马人冷待阿德丽娜的死感到遗憾。

答案很简单。许多大马人不在乎。大多数雇主只关心他们支付给代理的钱,以安排女佣做健康检查和获得各政府机构的准证。女佣只是一种商品,也许是抛弃式的商品。

去年,安碧嘉被控谋杀。上周,她被无罪释放。为什么?

安碧嘉是否有“通天”的本事?谁在保护她?

该释放带出很多讯息。它让虐待女佣的雇主更加肆无忌惮,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不会因此获罪。

无论是人力资源部长、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长、或印尼大使,都没有谴责这类残暴罪行。

在我们通过法律保护她们的权益之前,印尼当局应该停止输出女佣。

阿德丽娜不能白死。她的家属有获得伸张正义的权利,但我们的法院辜负了他们,就如同过去辜负的其他众多女佣一样。

作者 : 玛丽安莫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