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08 07:00:00  2048757
华中教师教学研习营(一):同理心 修复师生或亲子关系
教育专题

报导背景:由马来西亚中学华文教师联谊会主办,2019中学华文教学研习营于3月份在马六甲圆满结束。在为期3天2夜的教学研习营当中,来自台湾的郭洪国雄博士和中国的邵薇老师不远千里来到大马,分享有关同理心和作文教学技巧,让一众华文教师获益匪浅。



主讲人:郭洪国雄博士 (台湾树德科技大学人类性学研究所助理教授)


在苏芮和潘玮柏合唱的〈我想更懂你〉里,有段副歌是这样唱的:

“每次我想更懂你,我们却更有距离,是不是都用错言语,也用错了表情。其实我想更懂你, 不是为了抓紧你,我只是怕你会忘记, 有人永远爱着你。”


歌曲MV中,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儿子热爱音乐和摄影,起初,儿子的嗜好被母亲看作是浪费生命,儿子对母亲的举动感到厌烦,两母子的对话就像仇人一样,不曾四目交接,关系越闹越疆,有如隔著一道厚厚的墙。随著MV画面一转,母亲改换成欣赏的态度看待儿子的爱好,儿子也热情地跟母亲分享自己的摄影作品和音乐,最后,母子俩获得和解,走出了墙外,抱在一起。


现实生活中,你和家人是否也像MV里的这对母子那样,隔着一道隐形的墙?


爱之深、责之切,是大部分父母师长的惯常动作,以至于自己常常忽略了孩子内心感受,而对于生命经验没那么丰厚的孩子们来说,他们往往无法理解,父母责之切的背后其实隐藏著深厚的关爱。其实,只要我们能够多花点心思在沟通上,或善用同理心去沟通,也许世代之间的关系就没那么恶劣了。



什么是同理心?


同理心,也叫换位思考,即交谈时设身处地地了解和尊重对方的经验和情感,也是辅导技巧里面的重要一环。


“不管你是老师、家长,还是有着其他身分的人士,学习辅导技巧,可说是受用无穷。于个人而言,可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情绪;于育儿或教学而言,用在孩子身上也会有很好的成果和很多的感动。”


从事辅导咨商多年的郭洪国雄博士告诉我们,辅导技巧可用于个人及其他生活层面,而更好的状态是,在学会了辅导技巧以后,尽可能把“技巧层次”提升至“态度层次”。


“没有人喜欢别人利用技巧来跟他说话,我自己都会觉得很假,学生也会觉得不舒服。更好的效果是把技巧变成态度,把它变成自身的人格特质、语言和思考的一部分。”


下来,【新教育】将透过郭洪国雄的分享,与读者们分享“拯救师生关系大作战”的一些技巧,帮助修复师生或亲子关系。


GetAttachment.jpg
郭洪国雄表示,不管是老师、家长,还是有着其他身份的人士,学习辅导技巧都能让人受用无穷。






(一)倾听与专注

与孩子对话的时候,必须做到专心聆听、四目交接。在聆听过程中,适时用低沉的声音发出“嗯,我懂”“我了解”“我明白”来回应,好让对方感受到你的认真和在乎。


(二)情绪反应

与孩子们对谈的时候,教师除了要听懂对话的字面上的意思之外,还得理解孩子讲话时的情绪和感受,以简短而较为准确的情绪字眼来表达对方的情绪表现。在此,同理心并没有标准答案,它在于有没有贴近孩子的心里。例如:

“听起来你好像有点愤怒(情绪字眼)。”

“我感觉你好像有一些失望(情绪字眼)。”


(三)简述语意

将对方所讲的话做个简单的摘要并反应出来,在此只需简述,切忌啰哩叭嗦,好让双方一同检查是否有鸡同鸭讲的情况。例如:

“你的意思是说……(摘要) ,不知道我有没有会错意。”

“我听到的是……(摘要),是这样子吗?”


(四)初层次同理心 +  高层次同理心

倾听时,教师要将心比心地了解对方感受,进一步地反应给对方知道。在此,初层次和高层次的差别在于,教师在表达高层次同理心时,能够将当事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绪或感受反映出来,表达出更多的孩子的情绪反应。高层次的效果,就好比把孩子喉咙的一根刺给拔出来,把心中的大石搬走,让孩子如释重负,甚至放声大哭。在此,高层次同理心是“可遇不可求”,教师必须充分了解学生的家庭背景和故事,才能派上用场。例如:

“因为同学们都笑你有一个哑巴的爸爸,所以你感到很生气,甚至好像有一点点的委屈。”


(五)共鸣式同理心 + 治疗性同理心

学生喜欢听教师的故事,所以教师在开导学生的时候,不妨自我坦露,分享自己的感觉、想法和经验,以引起共鸣。即便自己没有经验,也可分享身边亲戚朋友的,但切记不能杜撰,也不好分享过多,毕竟主角不是教师。假设前来咨商的学生因某某科目不及格而感到非常难过,这时教师可以共鸣式同理心的方式来回答:

“拿到成绩单,看见统计学不及格,想必你一定感到很挫败和难过,你的心情我真的能够体会。想当初老师在念大学的时候也不及格,当时我头脑一片空白,一想到还要和学弟妹一起上课,我的心就开始乱了,所以你的心情我真的能够体会。”


在分享自己的经验后,教师不妨顺带提出一些解决方法。在此,提供具体可行的中肯建议,也就是所谓的治疗性同理心:

“后来呀,我试著跟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下学期上统计学的时候,每一堂课都必须出席,而且不迟到早退,并且都坐在第一排,每堂课都要向老师提问至少一个问题……”


(六)正向同理心

同理心不一定要很悲情,并不是说,当事人生气,辅导员就同理他的生气,当事人难过委屈,辅导员就同理他的难过委屈。传统的同理心会直接去同理当事人的负面情绪,但正向同理心在同理当事人负面情绪的时候,会积极正向地把负面情绪转换成正向的情绪。举例:

★传统的同理心会直接同理当事人负向的情绪:

①我觉得你很生气,因为你的孩子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家。

②我觉得你很担心,因为你的先生常常酒后开车。


★正向同理心会转换当事人的情绪:

①我觉得你很希望孩子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回家。

②如果先生开车时不喝酒,你会比较安心。


(七)重新定义

转念,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习的人生功课,用在同理心亦然。对于负面的评价,只消换个角度思考、换句话说,就能让沉重的评价变得比较释怀。

示范例句:

①严肃或冷漠的父亲 —〉我觉得你只是一个比较不善表达情感的父亲。

②唠叨的母亲 —〉我相信你是一个很关心孩子或是不放心孩子的母亲。

③任性的儿子 —〉他只是一个很有个性或是比较固执的儿子。


态度转变,孩子的人生也会跟著改变。在台湾就有这样一则公益广告,把一句责骂的句子一字不漏地重新排列,立即变得不一样:

①这题你不是练好几遍?笨得喔。 —〉你不笨,是这题得练好几遍喔。

②什么都不能够跟人家比,谁像你一样没有用啊。 —〉没有谁能像你一样啊,不用什么都跟人家比。


(八)外化问句

每当咨商时,学生往往会认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因而没做到针对事情去解决问题。而外化问句的用意在于,帮助当事人跳脱自己的角色,客观地看待问题。例句:

①假如要你把问题画出来,你觉得那会是什么样子?

②如果要请你为自己的2018年打一个分数的话,你会给自己打几分?为何给这个分数?


(九)例外问句

即使是难过的人,也并非24小时里面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深陷在难过当中,总有一些时间不会感到难过,或没有那么难过的,而这些时刻就是一种“例外”经验。找到例外经验,就等于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教师在做辅导时不妨提多问些“例外问句”,从学生的“例外”经验当中,寻找线索,并联系其他人一同协助配合,帮助学生度过难关。例句:

①什么时候你的压力比较会比较小一些,那时你做了什么事情?

②什么时候是你独处却不觉得很难过的,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或你做了什么事情?


(十)关系问句

当学生的问题牵涉到性侵害、未婚怀孕、法律或精神疾患等状况的时候,往往都会要求老师为他保密,甚至以死相逼,让老师陷入学生的威胁与专业伦理的两难之中。倘若老师能够在学生点头之后,协助学生在家人与亲朋好友之间找到有利的人力资源,不但解决问题的功力可以倍增,老师肩上的重担也可以大大减轻。例句:

①如果偷窃这件事情一定要让家人知道的话,让谁知道你的恐惧与压力会最小?

②面对这一段不被接受和不被祝福的爱情,如果一定得让家人知道的话,谁的反对声浪会比较小?


作者 : 蒙慧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