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5-05 07:30:00  2048824
东姑阿比丁.论宪法失效
阿比丁思

“如果陛下的子孙先违反了协议,那么我的子孙也不会守约。”

这是《马来纪年》里众所周知的故事,当时的统治者(Seri Teri Buana)和酋长(Demang Lebar Daun)所订下的协议,形成了古代马来政府的基础:如果统治者是公平的,人民将以忠诚交换。当然,反之亦然。

我们的先贤所订下的合法协议必须得到尊重。如果今天我们可以简单地忽略这些协议,那么我们就开创了一个先例,明天我们的继任者就可以忽视我们今天达成的协议。这将让几代人的国家建设变成不可能的事:法治不复存在。

虽然古老的协议不再有效,但原始社会契约(其含义与当代流行的意思大不相同)的本质——仍然适用,主要通过我们的联邦和州宪法来表达。如果统治者,和执政者——两者不再属于同一人——遵守已经达成的协议,那么他们就有望得到人民的忠诚和情感。

我经常引用首任国家元首对联邦宪法的理解的言论。在森美兰习俗下成长,并较后在内殿律师学院(Inner Temple)接受法律知识时,他认为君主制宪制和议会民主制之间没有矛盾(事实上,世界上许多最好的民主国家都在持续证明这点)。

我们必须记住联邦宪法本身是协议的产物:首先,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协议,及其次,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要求修改现有马来亚联合邦的联邦宪法以成为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统治者签署了第一个协议并同意第二个协议。

因此,违反宪法的行为也违反了这些协议。不幸的是,几十年来宪法基本上已经变质,正如我经常写的那样,我们可以发现,大马人在理解宪法内容时完全可以互相矛盾。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厌其烦地重复说明,我们迫切需要通过学校来教导宪法、公民权利和责任、以及我们政府的运作。我很高兴看到有一些运动,尽管很慢,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与此同时,政府还必须履行另一项协议:其竞选宣言,其中大部分是关于恢复宪法的文字和精神。在他执政1年后,我们欢迎他们在加强国会和选举委员会方面取得的进展。希望新委任的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和全国总警长将让我们取得更大的信心并继续修复我们的联邦宪法。

另一方面,竞选宣言也涉及重新平衡联邦与州属的关系。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的杨淑雯的新书《重振联邦主义精神:新大马权利下放政策的选项》(其建议应该获得全面采纳),就权力下放工作的重点及其可能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论证。

我刚刚从一个成功的联邦制国家归来,其人口规模与我们大致相同,那里(加拿大)甚至没有一个联邦教育部长,我认为寻求权力下放不仅与我们始于森美兰的联邦制历史相称,而是还可以改善教育、交通、房屋、福利和其他服务方面的公共政策。当然,砂拉越人、沙巴人和槟城人都同意,但我对寻求权力下放是为了让州进一步掌握霸权的借口感到难过。我的回答是双面的:首先,你会发现霸权存在各个层面,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强大的宪法来先发制人;其次,更大程度的权力下放实际上可以保护人们免受霸权的联邦政府的过度侵犯。

事实上,让人担忧的是,首相最近写道,州宪法已经被联邦宪法“废除”。值得庆幸的是,许多知名律师澄清说,事实上,州宪法仍然有效:联邦宪法优先的事实并不等于州宪法“失效”。

它很好的反映了我们的民主,即首相可以被纠正,它也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人们记住,由于过去实施过度集权的霸权主义,实际上是我们的联邦宪法本身变得失效,因其没有制衡并限制首相的权力。

如同在此强调的古代马来苏丹王朝的寓言一样,政府应该从最近治理的失败中汲取教训。同意吗?

作者 : 东姑阿比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5-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